『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九十二章 魔涨道消【求订阅】

[字数:3199 更新时间:2018/8/2 8:56:00]




  “河北两路州府长官入陆王眼中者不多,李邈、张所为其首也。陆王使人暗中劝降,皆为其严词所拒。现今大名府破,张所殉死,依次便是真定了。”河北空虚至此,梁山军扫荡北地,已确切无疑。陈瓘有时也不得不感慨,儿子的这一搏,真是可搏出一似锦前程来。“陆王根基稳固,人心在握,纵使士心犹有反复,亦不过是细枝末节。”

  难得啊,士大夫自己把自己说成“细枝末节”,难能可贵的很。

  须知道士大夫口中的‘民心’更多时候是在指点自己,可是在梁山,这民心指的却是真正的百姓之心。

  陈瓘以‘民心’、‘士心’区分之,任伯雨自然懂得。

  “李彦思在其位谋其政。当今圣上继承大统以来,疏斥正士,狎近奸谀,任用蔡京、童贯一党奸佞,骄奢淫佚,虽屡失民心,却也不至叫一路疆臣都不战而降了梁山。”任伯雨看着陈瓘,他清楚这个时候陈瓘来真定的用意。

  都是经历仕途数十年的人物,此刻就不需要去说什么士林风骨,他暴虐凶残,为有史以来盖始皇帝第二!

  “哈哈,这般言语就未免过于偏颇。陆王所杀之人虽多,却皆是罪有应得之辈,从无滥杀无辜之举,岂能称得上暴虐二字?此以讹传讹也。”

  “昔年江公望有言:人君所以知时政之利病、人臣之忠邪,无若谏官、御史之为可信。若饰情肆诬,狭己私忿以罔上听,不可不察也。”即是说人君若要知道时政之利弊,人臣之忠邪,没有像谏官、御史那样可信的了。而若谏官、御史挟私情肆意诬言,为泄私愤而扰乱皇帝的视听,则此情不可不明察。

  “人处于世间,所听所闻所知,何尝不与上相似?德翁亦曾为亲民官,当知道今日道这,陈瓘也是觉得羞惭,这话说的他都脸红。

  “如此莹中今日来此又是为何?莫不是陆王以为,这真定府内外大户巨室,便就人人向善乎?”任伯雨语音中含着笑意。

  陈瓘哈哈笑来,任伯雨这番话叫他想起了当日儿子陈正汇所述的那番话。

  小地主【豪强】——大地主【士绅】——官宦世家。

  其由小到大之中,积累手段相差仿佛,都是田租盘剥,或是恰逢的太过详细,只是简单了说了四个字——立功赎罪,任伯雨自然秒懂。

  “再则,真定内外今名士云集,我拼着脸面,要为陆王留下几人,只求尽己之力,求一心安。否则,不及十年,北地士林必功利之说当道,群魔乱舞也。”陈瓘这句话中,更该将陆王换做他儿子陈正汇。但除此之外却是情真意切。

  陆谦厌恶周程道学,而好事功取利。那些士林败类,自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文人无耻起来,祖宗都会不要,何况是道学。

  “此般情形始于去岁秋冬时节。”陈瓘是好不叹气,却也无力阻挡。他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他一样不是?那样的话,他也就籍籍无名了,如何能在北宋末年的士林中搏得偌大声名?

  任伯雨看了陈瓘一眼,没有想到事情还有这般曲折。自从梁山军横扫齐鲁,后者的名儒名士或是被清算,或是落荒而逃,再有就是‘寂寂无声’。齐鲁之地与偌大中原汉土,实则是切割开来。内中消息、情形,少有人知晓,任伯雨也是如此。

  现下听到陈瓘如此说,纵使他年逾七旬,性格已渐平和,也瞬间气的面红耳赤。

  事功之学与北宋中期后逐渐兴起的道学,相差太甚,乃是根本上的偏颇。虽说后世的程朱理学在朱熹这位集大成者还未出世之前,尚没有彻底成型,更不似明清两朝那般成压倒性的优势。但理学的根基在北宋时期已经被夯实了。

  后世人说,理学是中国古代最为完备的理论体系,其“为中心,兼容佛道两家的哲学理论,论证了封建纲常名教的合理性和永恒性。

  后世人自然会说理学空谈误国,陆谦显然就是这一理念的受影响者。对于周敦颐和二程等十分之不屑。

  可在如今这士林当中,这种以‘伦理道德’为核心学说,影响力却是十分之广泛。若不是靖康之耻叫赵宋痛彻心扉,恐怕都不需要等到朱熹,理学就已经大成。更不用待到南宋末年,理学才会被官方定为官学。

  这种学说只用来‘修身养性’,规范自我,还是甚好的。陆谦就觉得理学的‘理’字,就是华夏民族自古传承的传统美德,就是广义上的华夏民族社会价值观。虽然那一个个张口闭口都是理学的道德先生,本身私下里并不能真就一一遵守。

  但作为一种广义上的道德理念,还是有一定的用处的。只是这玩意千万别跟政治结合在一块。

  从古到今,国家利益都是弱肉强食,可不会有那般多的温存谦和。

  陆谦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将学者和政治彻底的区分开,或许这是一个需要长时间去解决的问题。但他现在可以做到排斥道学先生。儒家如果真是一‘明智’的群体,他们自然会做出选择。

  事实证明,陆谦想的没有错。那‘明智’的儒家士子,果然是拿节操当饭吃的货色,在梁山军的优势确切显露之后,如是雨后春笋样儿层出不穷。

  陈瓘把这一切看在眼中,自然是痛心疾首。年至六旬的他,思想观念早就成熟,也早就巩固,想叫他忽然的改变理念,那是不可能之事。对他而言,这儿子做官归做官,他的学问是学问。

  贡川陈家可是福建最有名的世宦家族之一,族中有一个十六字的祖训世代相传,那就是“事亲以孝,事君以忠,为吏以廉,立身以学”。这种治家理念,叫陈瓘先客端的称职,始一见面,就说到此事,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不如说说那陆王治下,叫我这老朽之人亦开开眼界。去岁寒冬,河北遍地难民流离,陆王能纳而济之,活苍生无数,此是莫大功德,堪称万家生佛也。叫我亦是生出佩服。”

  陈瓘乐了,任伯雨这是答应了。当下说道:“自然是客随主便,依德翁之言。”他在齐鲁安居多时,对于陆谦治下民政多时了然。如此挑选几件说来,那是信手拈来。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