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七十一章 人不能立flag

[字数:3669 更新时间:2018/7/19 19:19:00]




  摩尼教方面亦不是糊涂人,今年方毫来的甚早。腊月初十,便经陆路,打马奔到益都。

  陆谦私宴请之,仅叫方金芝作陪。

  “岳父也恁地小看我了,陆谦对朋友且讲义气,兀的便要负心江南。”

  “我已经叫武松引兵南下,杨志引兵西进,定不会叫和州落于西军之手,庐江更不须多说。”陆谦当面说道,叫那方氏兄妹闻言大喜。

  方毫自不会以为陆谦会欺骗于他,这等事,眨眼就能查个清楚。如此他便心事尽去。“如此,某就代父兄多谢妹婿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二兄客气了。”陆谦半点不心虚气短,那刘玄德入西川时候,还能与刘璋亲热的兄弟相称,他为何不能与方氏一族虚情假意?

  “二兄心事既去,又早到益都,何不就趁此机会在城中安坐,闲玩些日子。看看我齐鲁北地风光与江南何异。”

  方毫满口应下。稍后又有田虎使臣来到,高丽使臣再次之,却是船舶直行淮南,寻海岸冬日无冰之地,转而上岸,行陆路赶赴益都。

  只有那辽国无人来到。道:“西军大举来犯,士气正锐。我等不可妄动,坚守城池,静待庐州兵马前来救援。”

  孔明、石勇纷纷称是。只是坚守,却不动作。

  西军一路兵临巢县城下,便列军挑战。城中朱仝三将,只是不出。西军没奈何,教兵马攻打,朱仝三人竭力防守。那巢县城池本就休得坚固,梁山军入手后又新做加固,西军纵然是战力强劲,急切间又如何能下?

  反是叫刘光国凭白折损数百军士,不能得手,是又气又急。

  那身侧参军郦琼说道:“贼军守的紧,急攻无益,不防暂退。”

  其手下猛将韩五亦道:“巢县城池甚是坚固,城内贼兵又多,一味强攻,只恐难下。”

  刘光国大怒,“某早在大种相公面前放了大言,不拿下巢县,叫俺如何收场?”却也只能暂且收兵安营,再作打算。

  之后两日,只是对峙。刘光国不由郁闷,可郦琼却是胸有成竹。

  这人与岳飞乃属同乡,悉数为彰德府人,但出身富户,虽习练击刺骑射,却是彼处官学学生。这是城北大道有一贼将引大队军马,自北方而来,现已到柘皋镇。

  刘光国愁道:“敌人援军已到,这巢县短期内怎的拿下?”

  郦琼却笑道:“将军休得说此,此正是破城之契机也。”当下就伏在刘光国耳边,如此如此一翻说……,“以学生之见,那贼寇必然中计。”刘光国大喜。

  那朱仝等三将只一味的严防死守,这夜四更,忽然得报一支宋军,越过城池向西进去。朱仝三将闻之,急急到西门,只见城外隐隐传来脚步声。

  孔明见了大喜,“这军马向西而去,必是去助庐州之战。那里有晁盖哥哥,更有栾将军所率的兵马,定叫他们得不了好。”

  石勇则说道:“大队往西,必是去庐州了,我巢县安矣。然则,我等手握重兵,如此就在此坐视么!”

  “以小弟之见,彼时城外营寨定是空虚,可先发城中精兵,出城击敌营寨;当一战而破,振作士气。”

  没有人想不发达。看看那插翅虎,再看看他们,石勇如何甘心?纵使他们的任务就是紧守巢县城池,纵使他们日后的前程已经不错,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近日里被陆谦派遣到淮南任兵马副总管的屠龙手,就叫他们很受伤。

  孔明的目光看向了朱仝,后者的心结他多少知道一些。可时局已经如此,他还能怎样?

  朱仝目光扫过孔明与石勇,二人眼睛里闪放精光,自己如何能拒?怕不要伤了彼此间的情分。

  美髯公道:“二位既然有心,就引两千人马前往,某在城门口接应。自教军士城头准备滚木弓箭,万一有失,可急急退回也。”石勇、孔明大喜。

  是石勇、孔明便分兵二路,从城中杀出,发声喊,直取西军大营。营门口有些许守军,一遭呐喊来,哄叫而散。便看营中几声锣鼓音响起,杀声大作,营寨中冲出一队军马,为首将领提一口大刀,烂铜盔甲,骑一匹黄骠马,大呼:“俺乃彰德郦琼是也,贼将速速受死!”

  “无名之辈。”石勇大笑,挺枪就引军冲杀上前,他手下兵多气胜,眨眼就占据了上风。然而郦琼武艺甚是不凡,与石勇在乱军中撞到,石将军挺枪上前厮杀,却只斗十余回合,那被郦琼一刀砍在胸膛,非是胸甲坚固,至此一击便要他性命了。石勇吓得肝胆俱裂,大叫一声:“厉害!”是掉头便跑。好在他手下兵多,却是胜了郦琼所率兵马,郦琼眨眼就落得自己落荒而逃了。

  石勇就待去追赶,但忽的见到营寨外有一大片火光升起,继而鼓声大作,旌旗飞扬,无数军马杀出,杀声震是好?

  这人啊,当真是不能立flag。打脸来的忒快!

  更重要的是,这消息传开后,叫那方毫怎么去想?会不会让人摩尼教以为,是陆谦言而无信,有意纵容的?

  两边若是生出了这般的猜测,可就是伤感情了。

  “大王,以臣之见,此事只能使力。”宗泽看到这战报后也半响无语,转而心中就生出同陆谦一样的担忧。

  闻焕章附议。这时候,梁山军只能以力破之,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叫摩尼教看到他们的态度,从而打消顾虑。

  陆谦目光再转向军方,自林冲以下,在场之人纷纷附议。

  “大王,此事宜快不宜迟。”早作早了,否则市井间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呢。梁山军早前丢掉了无为军,已经给市井街头的八卦党提供了好大的焦点。许贯忠说道。

  “即是如此,便着左军都督鲁智深会同山东兵马右副总管呼延灼,发兵两万,收复无为军。”

  陆谦话音落下,殿下就闪出了鲁智深与呼延灼来,二人领旨退下。

  呼延灼虽功劳立下的不多,但他身为武略院骑兵科的教授,这格调便高了,如此被受益山东行省兵马副总管位,倒也不事宜。但他自己却亦有自知之明,他的这副总管的分量,比起另一位在山东境内南征北讨,剪灭剪除掉一支支残兵游勇、山匪草寇的病尉迟孙立来,却是要差上不少。呼延灼亦急切的希望能立下功劳来,好夯实自己的地位。

  如今陆谦这等将令,叫他欣喜如狂。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