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二十七章 耀兵宣武展军威

[字数:4303 更新时间:2018/6/28 18:06:00]




  洞仙文荣只看名号就知晓,此人与耶律洞仙有着密切之联系。实则也确实如此。

  他是耶律洞仙帐下牧民出身,出入沙场数十年,不仅积功升做了将军,还历练出了一身武艺。如今名义上归属兀颜光统领,实则已经依耶律洞仙马首是瞻。

  兀颜延寿勃然大怒,双目看着洞仙文荣,恨不得拔刀砍杀了。

  耶律洞仙适时大喝一声,训斥洞仙文荣,“休得胡言乱语,还不与兀颜小郎君赔理。”这般虽有唱双簧之感,但洞仙文荣很顺从的向兀颜延寿拜了两拜,却也叫后者气消了不少。

  如此,一场眼看就又要争执起的‘战和’之论,便被洞仙文荣一番话给带偏了,耶律洞仙立刻了解这一话题。他从兀颜延寿的反应中即可看出,那强硬派还没到消磨念头之地步。“且不须再做争论,到了那泥沽寨,看南人兵马来,再做定夺。”

  如此辽国一干人物就尽数闭上了嘴,只打马向着泥沽寨奔来。现今辽军在泥沽寨对岸亦立下了一座营垒,设立关口,才月余光景,眼瞅着就如有一座小镇热闹。

  彼辈人抵到时候,乃是七月十八日黄昏。十九日,众人歇息于营垒中一日,同时耶律洞仙派出随从联络对岸,二十日便渡得河去。

  而陆谦此刻也已经准备齐备,整个贸易区人尽皆知,二十日当这么看有点丢分,毕竟辽国方面只出了一个兵部侍郎。但思之辽国在中原的百年积威,却是亦可接受。

  陆谦放下笔,再细细翻阅了前后,洋洋洒洒三千字,尽诉当日午宴之言。文采自是毫无,可贵在文意通畅,直抒胸臆。

  ……

  “此一轮回乃华夏之殇也。看看刘汉、李唐,看现下之赵宋……,莫不如此。”

  “然,会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丢下笔,陆谦叫道:“乐和。”

  “臣在。”

  “速送于首辅。”他相信这个疑惑会给宗泽、闻焕章等人带来颠覆性的震撼的。物竞就显得特别的有格调。这句话诞生于清末,在那个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为以“信、达、雅”做翻译标准的严复所译。其内中之基调与宋儒思想,根脚上便有着本质的不同。

  后世我兔给严复的盖棺定论,可是:清末极具影响的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翻译家和教育家,是中国近代史上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的“先进的中国人”之一,为近代中国开启民智的一代宗师。

  可惜陆谦前世不学无术,对于严复,就仅仅知道这八个字。

  泥沽寨中已经开始忙碌起来,扫地洒水铺黄土,因为陆谦派人向彼处传令:二十日时,当耀兵宣武!以展我军威。

  “不战屈敌虏,戢兵称贤良。”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时候曹丕的这一句话真正说到了陆谦的心底。

  他带着数千亲卫精甲前来泥沽寨,那就是要在辽国面前一展威风实力,彰显大齐军兵、振奋百姓精神,威慑敌对力量。

  可别以为契丹人向赵宋借道之事,他就丝毫不知。童贯身边早就成筛子了。

  他这种人依仗皇权而成事,周遭多趋炎附势之小,现今赵宋皇权不盛,且童贯宠幸有衰,那些宵小之辈自就在私下中另投门路。

  泥沽寨内的军民商户全都打起了精神,这种事情百年也不得一遇,何况这时机与因由又是那么独特。便是最蠢笨的商民也知晓,梁山军这番作为,乃是为打压辽人气焰,而辽人气焰若被压下,则于他们这些商户大有好处。

  辽人蛮横。

  两个现今虽互通有无,彼此开放了一地,却始终不见有商户渡河北上,原因便在于此。带着货物前往北地,被连骨头带肉一起吞掉的可能太大。

  利益所动,故而泥沽寨商民之热情陡然高涨了十倍、百倍。这一刻,梁山军仿佛真的成为了他们衷心热爱的子弟兵了。

  太阳初起,如洗的碧空几乎见不到几朵云彩。秋高气爽,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泥沽寨城南大门外,熙熙攘攘的商户百姓已经将两边围得结结实实,由城门往城内延去。直到城北贸易区。自然,内中还是以泥沽寨本处百姓居多。商贸区固然欣欣向荣,可时间到底尚少短,至今不过百户。算上伙计、仆人,方才几个人?

  泥沽寨的百姓才是主流。

  彼辈已经百多年不闻刀兵之声,现下梁山军若能再叫辽人知难,则他们又可过安生日子也。

  是以,人流纷至沓来,摩肩接踵,更在街道两旁,楼层屋檐顶上,比肩叠迹。

  而当地驻扎的守军,不同于怀着一颗感恩之心看待今日阅兵耀武之军队的商民百姓,他们眼中却是无比的羡慕。这种荣光实乃军兵之渴求也。

  但这些士兵又知晓,陆谦亲军究竟意味着什么。那是梁山军自当年大寨时候起,便无可动摇的军中第一精锐。

  便是当初与西军的一战,正面迎敌的亲军,厮杀至最后也没被兵力绝对占优的西军中军打垮。现下,能入选亲军者,当个个皆是久经沙场的悍勇老兵。有人曾言,其军中士卒,放到守备军中,人人都能做都头。

  两千重骑,三千步甲,五千精锐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就起身梳洗整容。刀兵战甲,都擦得蹭亮。用过早饭,更是全军最后一次整装束甲。

  当辰时正点来到,“轰轰轰”,战鼓声响起。全军列队,开出了城南五里处的营地。

  当五千步骑从营门鱼贯而出的那一刹那,陆谦嘴角挂起了灿烂的笑。他相信辽国的那些军将都当是识货之人,能看得出亲军步骑的厉害处。

  精骑先行,陆谦引众文武在后。卢俊义引两千骑做先,武松引三千步甲最后。一应将士尽是黑袍玄甲。

  却是陆谦称王后,为显示自我亲军之不同,同时亦是觉得黑色更能显示出亲军的威严,而下令更变装束。可不是因为受赵明诚的进言,赵宋得火德,大王当兴水德,才把亲军战袍变为玄色的。

  陆谦身边之亲军,也不知道是一路胜仗打下来,心性彻底的超然,亦或是因为他早前兑换的那个道具——陷阵之志【残】。可就是这一残缺道具,荣誉值已经叫他挤干榨干了。

  形容陷阵营的那句话陆谦也很欣赏——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很威猛。

  然问题是,他这支亲军早就体现出了这种‘沉寂’之倾向也。

  自从打败了呼延灼军后,他们就变得完全不同于其他军伍那副朝气蓬勃的高亢气象,而是更加的沉静,沉定。

  就仿佛是一个深深的水潭,深沉深邃不可测之。

  陆谦曾心中猜测着,是否是因为buff常年笼罩的原因。遮莫穿着绯色战袍也不激情燃烧。

  到了与童贯率的西军一战后,陆谦甚至都觉得这种色彩跳跃的军服与之都有一丝违和感。

  整支军队就像一片深沉大海,都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感觉了,还如何能与色彩鲜艳的红色相配?

  直到叫他们都换装玄色,那就真只能用‘相得益彰’四字来形容。太配了!与人观感,完全就是一片深邃无尽的汪洋大海。看似平静,内中却孕育着谁都可以感觉到的无穷力量。

  两面杏黄大旗高高打起,内中斗大的两个黑字,一“齐”字,一“梁”字。现下梁山军中各部军将,依旧爱过打梁字旗号,而胜过打齐字旗号。

  各将将旗,各营军旗,百多面呼呼招展。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