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四十九章 先实现一个小目标!

[字数:2874 更新时间:2018/5/15 15:16:00]




  何灌这女婿姓张名诚,乃是西军张显的儿子,张达的侄儿。何灌在西北时候与张家兄弟交往甚密,张显更是从他麾下与西夏力战而死,于是两家便就有了这门亲事。

  只是这张诚远没他父亲的勇武,中人之才,这些年有着何灌照顾,现下也只是在步军司衙门做到提辖。这就仿佛是有个做高官的老丈人扶持着,自身却不堪用,爬了那么多年也才是个营团级一般。

  如今老泰山被贬去永州,张诚心里苦啊。

  这日他正在家中饮酒,忽听外面叫门。张诚不敢稳稳的待在房中,叫仆人出去接应,便略是整理了衣装,迎出来。只见一个汉子挑着一副大盒担,问道:“你们这里可是张提辖家么?”

  张诚上下打量着这汉子,却是寻常的京师人家,那身上带着一股东京城里的味道。答道:“不才正是张诚。”那汉便一直挑进来。张诚问道:“你打那里来的?”

  那汉回说:“小人是奉了李官人之命,教我挑到这里来。”张诚看那盒担里,都是鸡鹅鱼肉果品酒肴之类,正要再问,只见一个素不相识的官人进来,对那汉说道:“只顾挑进去。”

  张诚见礼,道:“什么道理,未曾谋面,却要官人襄送酒席!”

  那人说道:“小可李瑾,岷州人士,先父早年应熙湟弓箭手如无,后几番立下战功,方得以步入官途。此皆是老父母恩德。只不想不上攀附了。李瑾此来就是劝慰张诚的,不是所有人都没良心,今后但凡有用得着的,只需使人去他在京师的住处招呼一声,看他敢不效犬马之劳?

  那李瑾身后的亲随捧出的礼品,美酒十坛,锦缎彩绸十匹,上等的皮子十张,更有十锭明晃晃的纹银。礼物不是一般的厚重,至少对于现下的张诚是如此。

  张诚很是感激的将李瑾让入房中,方吃了五七杯酒,便见又有几个汉子挑着大盒担与酒水送上门来,这却是叫张诚府上的下人们受用的。(没写够三千字,但没时间写了)

  “怎的只管要贤弟坏钞!”张诚甚是要脸,看到眼下,颇有不好意思。

  李瑾道:“这值什么,今日特与提辖畅饮,休嫌轻微。”

  “怎好生受。”张诚面上推脱着,心底里却很是享受这等奉承。自从他那老泰山被贬了官后,张诚在这东京城里的地位就一落千丈。没有何灌在背后站着,他小小一提辖,在东京城里算鸟啊?现下李瑾这般的作为,只叫他瞬间里便‘爱’上了他这个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厮尚胆怯,非是相请自己去那樊楼耍处,而是在这家中。

  冬日里说谈谈,已是二更。李瑾要睡,对那张府的仆人说道:“我这里还有一瓶好酒,本留着畅饮用,却不想吃起酒来便就给忘了。已经开封,久留会失酒气,就请几位先来尝尝,给个评价。”说罢,他一随从便从一包裹里取出一瓷葫芦来,只把酒塞拔开,就满屋的酒香。待到烫热了,拿来酒盏斟满了,就见酒液如清水便透彻,散发着浓浓的酒香。几个张家仆人喜笑颜开,皆以为这酒水不凡,端起来一饮而尽,辣酒入口,仿佛一条火龙直冲心腹。

  如此之蒸馏酒,在现下的东京城中还极其少见。至少它不是大通商品,北宋是施行榷酒制度的,也就是官府专卖。早在宋初时候,田锡的《曲本草》就记述说,“暹罗酒以烧酒复烧二次,……能饮之人,三四杯即醉,价值比常数十倍”。这显然就是蒸馏酒。都已经至少存世百多年了,但这不表示宋朝市场上就有商品化的蒸馏白酒销售。

  张府的奴仆自然多是见过世面的,却也没几人有幸吃过烧酒,饮下后连称赞道:“好酒,真有力道,多吃两杯非醉倒不可。”

  可这般说着归说着,却没人原因少吃上两口。

  不多时,李瑾拍着手叫道:“倒也,倒也!”只见那几人,已口角流涎,东倒西歪的躺下去。李瑾大笑道:“恁地好赚,改叫张诚这厮受死!”转过头来,就只见随从已经拔出了解腕刀,奔来要杀了这些仆人。李瑾忙扯住道:“且慢下手,听我说来。梁山泊素来不殃及无辜,这些人只是在张家做奴做仆,凌头领之仇干他等何事?却不得动手。”

  这李瑾不是李瑾,乃杨志入伙梁山泊后,从关西老家寻来的世仆。那对关西的地利人情是知之甚详,不叫张诚起半点疑心。随从自然允了,一齐动手,把那几个仆人全都四马攒蹄,捆的紧紧。“李瑾”又做了五个麻核桃,塞在各人口里,俱用绳子往脑后箍了,防他吐出。再取出一封早就准备妥当的信来,放在仆人身边。这些人一个个人事不知,就像摆弄死尸一般。

  张诚仅仅是一个提辖,能摆的多大的款来?

  何灌吃了罪,早就吩咐张诚放出奴仆,今后低调做人,安稳做事,静待他东山再起。是以这张府中也就这几个仆人得闲。

  “李瑾”与随从先到张府墙边放出信号,那外头立刻便响起了乌鸦叫声,有李瑾和随从接应,外头的张三几个是轻易地便进了院子来。看那张脸,可不就是最初挑着一副大盒担的汉子么。

  没了那几个男仆碍事,张三引着众人轻易的就控制了整个张府。张诚倒是将门子弟出身,纵然武艺不精,也能轻易打到三五个壮汉,可惜他睡的比死猪都沉。那张何氏将门之女,却对刀弓是半丝儿不通,束手待毙。

  那府上的丫鬟婆子也全都不杀,反正明日一早,“李瑾”等人就都出了东京城。

  但张诚夫妇,却一个也不饶过。谁让何灌将凌振一门害得太凄惨?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