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三十三章 没羽箭呈威【求订阅】

[字数:3894 更新时间:2018/5/15 15:16:00]




  翌日清早,安道全、张顺就要拜别而去,却不想正撞上押解那汉子去州衙的赵郎君一行。

  嗯,是的。这家庄子就是赵家庄。老太公膝下只有这一个儿子。他们却是要押解贼人上州里请赏。那路径也是走水路前往淮阳军的州治。

  如此安道全与张顺也没推辞的道理。双方结伴而行,无有不可。

  此刻村坊上闹成一片,人都知赵家太公拿获一强盗,合村男女齐来观看。太公教提出强人来,把那汉子全身捆绑了,装在一辆车子里,上插一面小旗,旗上写着起解湖泽强人细作一名,那汉子带来的两口镔铁剑,便给当做凶器,教两个庄客抬着了。而小庄主身边还多了一个教头模样的人,却是那被连夜叫回之人。那教头全身紮束,骑着一匹高头劣马,手执大刀;身后三四十壮健汉子,各仗长枪短棍,簇拥着车辆。安道全与张顺跟在身后。如此出了庄子,直望淮阳军州治进发。

  如此一程赶过去,约莫二三十里光景,到一处码头,彼此这方才是分别。安道全与张顺自始至终都没听到那汉子吭过一声,这两人中一无心救那汉子,一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此拜别而去。

  二人在泗水码头雇得一脚船,把行李装好,两个艄公具是济州任县人,一阔脸身肥,一眉浓面削,一胖一瘦,却偏做了伙儿,叫人看了自有种喜感来,也皆小心服侍。

  如此一路风好,不消五日,船儿便进了济州地界。还差三五十里就到任县时候,水面上陡然转了正北风,掀着就跳上岸去。那阔脸身肥的艄公连忙道:“不消,若要买,我这里有银钱。”张顺也爽朗一笑,“无须推迟。只是我们一点心意,难道还怕我们没有银子?”不多时,安道全提了一只大公鸡,两只鸭子回来,张顺则抱来了一坛农家劣酒,还提了一条大鱼。如此自是那两个艄公来整治得停当,摆在舱里一同坐下,殷勤相劝。两艄公因风寒雪冷,连吃了十多碗,安道全与张顺更不客气,这般来四人皆吃的尽兴。船舱里暖暖和和,四人也不脱衣服,把被浑身卷了自睡。人人都有五六分酒意,容易睡熟。

  第二日醒来,就看外头雪下得深,风息了,两艄公忙驾桨掉船,向着任县划去。

  时间飞逝,这一眨眼安道全与张顺就来到了济州境内。

  六是对战林冲、方杰、王寅了,就是对战起杨志、索超、徐宁来,都不能占到上风。可是如此的武力,只用来遮掩下张清,给其做个肉盾,却是很够格。更不要说张清还带来了龚旺与丁得孙二将。

  青面兽在阵上第一次见到张清,那眼睛都泛起了血丝,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下两军是擂鼓摇旗,在阵里迭声呐喊。那边青面兽,挺一杆钢枪,立马当先;这边没羽箭张清,捻枪纵马横立。两人一见面,彼此都不打话,一个是捻枪拍马,直抢杨志,一个是挺矛,径直来都。两马相交,军器并举。斗十几合,张清就遮拦不住,卖个破绽,虚刺一枪,拨马望西便走。杨志纵马追赶。

  身后的林冲高声呐喊:“杨制使不可追赶,恐有暗算。”但杨志如何肯听。他自认手段高强,且已经知晓敌将手段,时刻都在提防,就是拍马紧紧赶将来。那绿茸茸草地上,八个马蹄翻盏撒钹般,勃喇喇地风团儿也似般走。

  张清一边打马回奔,一边留神杨志射箭。这青面兽的箭法还是颇有准头的。哪知道杨志竟然始终撮着钢枪,张清见他赶得至近,把左手虚提长枪,右手便向绣袋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觑定青面兽的面门较近,就一颗石子飞来。杨志已早有提防,眼明手快,将枪柄拨过了一颗。

  如此杨志绰了颗石子,便就放下心来,只顾去赶。却不知道这射箭的能放那连珠箭,这打石头的,自也能放连打。张清与梁山泊曾有厮杀,知道梁山泊有的是手段高强的战将,心下里便早有计算。右手向绣袋拿石子的时候,是一拿了两颗来。此刻再拈第二个石子,手起处,真似流星掣电;石子忽来,吓得青面兽一跳。杨志是急躲不迭,给石子正打在脸上,鲜血迸流,拖枪回阵。张清却勒马追来。

  这一来一回,情形急转直下,可称得上是莫大翻转,看的城头上的何灌心情如是坐了过山车。

  青面兽杨志乃是梁山泊有名号的大将,今日被张清打的败逃回去,可以说是官军这些日子里斗阵胜的第一战。叫何灌好不高兴。

  只是杨志的战败惹怒了梁山泊阵上的两员好汉,却一个是扑天雕李应,另一个是铁棒栾廷玉。

  毕竟张清本人的枪法称不上巧妙,能打败杨志靠的全是一手飞石本领。而这手飞石本事,不管用再多话语去赞扬,亦都不能抹掉它乃是暗器的本质。

  这战阵上靠暗器伤人,可不是甚光彩的。至少这叫人心中不服。就比如杨志,前后两次在张清手下吃了大亏,就是气急。盖因为他自负要论近战本领,他有信心三二十合刺张清于马下。

  这或许也就是原著上,梁山泊好汉一个个车轮似的送上门去给张清来打的原因吧。不服气啊。俺们一个个长枪大刀的真功夫了得,却在一个武艺二流都算不上的小辈面前,连连折损锐气,肚皮都要气炸了,谁能服气?以至于那没羽箭用飞石绝技先后打了水泊梁山十五员战将,成为水浒原著上梁山泊“男子单打”成绩最好的选手。

  这事实的结果却又证明了一个颠不破的真理——战场上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

  你呼延灼、双枪将、大刀关胜等等再牛逼,不也是要在我石子面前落荒而走么?

  李应、栾廷玉的武艺比起杨志也不差哪里,出阵时候,李应且高叫着:“这鸟厮一身本领全在飞石。一个不济事,我两个同去夹攻。”言罢与栾廷玉,一左一右,两条钢枪杀出阵前。没羽箭张清却是浑然不惧,还笑道:“一个不济,又添一个!由你十个,更待如何!”

  一震长枪就要接上厮杀,但后阵的张仲熊见了梁山泊二将其上,大骂一声:“无耻匪寇,岂敢以多欺少?”挺着铁棍就冲了上。还要先张清一步迎上栾廷玉,二人走马战做一团,酣斗二十合,不分胜败。

  而这边的李应与张清却有了胜负,没羽箭使枪的本领断不是扑天雕的敌手。接战不及数回合,就打马向官军阵上跑去。只是这回李应却不去追了。他本来是要同栾廷玉一起来战张清的,那里想到张仲熊横插一杠。如此只他一个,却是没把握能防得住那张清的飞石。所以,他直接就不追了。

  这一招甚是出乎张清的预料。于是没羽箭没跑多远就立住了马,继而转头回了来。那场面真的是荡漾着一股尴尬味道的。

  见到张清立了马,见到张清再度向他跑来,李应禁不住嗤笑他:“贪顽小儿,只以石子伤人,恁地下贱。你打得别人,能近得我么?”

  “区区草寇也敢辱没朝廷上将,卑贱之徒,何足惧哉?”张清勃然大怒,当下手舞长枪,飞马就要直取李应。可两个未曾交马,李应先就挨了一石头。却是那张清将马头兜转回来的时候,早暗藏石子在手,觑得李应双手持钢枪,自来厮杀,那是抬手一颗石子飞起,正中李应的鼻梁,叫扑天雕嗷嚎一声,丢了长枪,奔马回阵。那边铁棒栾廷玉唯恐受张清的夹击,亦拨回马便走。

  如此连胜两阵,叫范县的宋军是大涨了一遭士气。只是梁山泊大寨士气低沉,就是那素来以自身本领自傲的方杰,看了一遭后,也不敢放言去斩了张清。

  张清虽只有飞石打将的本事,枪法颇为一般。但就是林冲、鲁智深、方杰、王寅等高手,也不敢放言一合斩杀了张清。如此这厮飞石的本领就是真正的威胁了。

  当然,谁要是能拉下脸面,先给张清一箭,射不中人,只需先射了马,或是也能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