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零六章 梁山泊英雄定职事

[字数:6043 更新时间:2018/5/15 15:16:00]




  不提那脱身的徐宁、秦明之后如何,且说那梁山泊大寨里,陆谦分点兵马,叫那鲁智深挂印,栾廷玉为先锋,向西杀奔三府联军。张叔夜老于算计,不是寻常之辈,可终究想不到呼延灼一万五千精锐败得这般凄惨,措手不及之下,六千联军被打崩了阵仗,败逃去中都后,清点兵马只剩了千人出头。

  而此时又有急报送到,却是府城告急。原来陆谦人在清河县,就已经点了一路兵马,叫豹子头林冲做主,急先锋索超开路,朝南杀奔去。

  那张叔夜虽然心忧府城安危,但却离开中都不得,盖因为梁山军马尾随而至,已经将中都县城团团围定。那中都县城中虽然只是一群残兵败将,可是张叔夜当日就串联了城中大户,招募人丁,又因为手下有着几员干将,无论是东昌府的张清,还是兖州府的高浩,都颇具能力,而他那两个儿子张伯奋、张仲熊也个个武艺高强,如此倒是打退了尾随杀来的花和尚鲁智深。

  后者恐怕损伤太多,却是不敢一味的强攻猛打。

  反倒是林冲所部,一路轻轻松松的砸开了巨野县城和济州府城。

  前者收获一般般,在梁山军抵到前夕,那巨野县的官吏和奸商劣绅,全都逃之夭夭了。梁山军又不是劫掠平民百姓的真正匪徒,自然所获不多。可是济州府就不一样了。

  这里没了主官,知府张叔夜正被围在中都县,通判自从逃离清河县后,就去了巨野县。紧接着逃离了巨野县之后,他却没再回府城。是以,偌大的济州府城能够当家做主的只剩下府治知县。

  后者是一文官,不通武事,更没经历过此等事儿。且城中兵力空虚,知县只知道派遣城中民壮登城守卫,却不知道那些民壮又有几分真正的为济州官府效力之心。当林冲引着大军杀到,城头的民壮当即就乱了。只是几艘小船,几具长梯,半个都的梁山军就顺顺利利的夺取了济州城西大门,而后整个济州城就被这般拿下了。

  消息传回梁山泊,山寨上下那是高兴非常。水军当即就全部发往了济州,将济州府库的钱粮物资,将济州城内抄没的贪官污吏之所得,将城内的奸商劣绅之产业,分出部分来赈济府城走在穷苦百姓人家,剩余的一股脑的都装回山寨。

  之后传令鲁智深回师。大军汇集山寨之后,众头领齐聚,聚义厅内好不热闹。

  梁山山寨本就兴旺了,再带上新入伙的扈家兄妹和扑天雕李应、鬼脸儿杜兴,那是更加热闹。陆谦下令奖赏全军,头领头目亦皆有份,撒出了小十万贯钱财,比之山寨的收获却也只是小儿科。再杀牛宰猪,大排庆功筵席,上下头领喽啰尽开怀畅饮,兴高采烈,好不热闹来。

  而时至今日里,梁山军就已经有大小三十九员头领,甚是兴旺。

  群雄聚义厅里坐定,按照座次,分别是:陆谦、林冲、鲁智深、杨志、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韩伯龙、杜迁、宋万、朱贵、樊瑞、薛永、索超、李逵、李衮、项充、杨林、汤隆、武松、裴宣、焦挺、栾廷玉、郭盛、吕方、时迁、邓飞、欧鹏、蒋敬、马麟、孟康、陶宗旺、朱富、王定六、李应、扈成、扈三娘、杜兴。

  陆谦叫梁山泊友好人士玉臂匠金大坚,用一块上好羊脂玉,雕刻了一颗玉印,却是只做自己的私印。上辈子他就是一个小职员,可没钱,也没时间,去玩玉弄印。这一世有了资本,也过来凑了个巧。此乃他私人信印。梁山泊的大印则是一份金印,由金大坚去制作,上面就印刻了两个大字,梁山。此方是梁山泊公文公印,再制作一虎型兵符。

  这日大设筵宴,吃喝进性后,他亲捧兵符印信,起身对在座众头领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山寨现如今易发广大,确是要订立章法,而不叫我辈自乱阵脚。现下,便就由我来宣读分调人员司职,望今后诸位兄弟,各各管领,悉宜遵守,毋得违误,有伤义气!如有故违不遵者,定依军法治之,决不轻恕!”

  计开:

  梁山泊总兵都头领一员:陆谦,左右护卫头领郭盛、吕方

  作训司正副都头领二员:林冲、杨志,下属枪棒教头薛永、拳脚教头焦挺

  演武堂正副都头领二员:鲁智深、索超

  支度司都头领一员:蒋敬

  考功司都头领一员:裴宣

  医护司正副都头领二员:樊瑞、扈三娘

  谍报司都头领一员:朱贵,下属四方情报头领四员:朱富、杨林、王定六、杜兴

  工程司都头领一员:陶宗旺

  船舶司都头领一员:孟康

  军器监都头领一员:汤隆

  转运司都头领一员:扈成

  陆谦一口气将个人职事分读完,厅中没有被念到名字的好汉还有许多,全都齐刷刷的望着他。而已经被念到名字的,一个个自然神采不一般。这内中不少人之前就已在位,倒不稀罕。可是飞天虎扈成,还有那鬼脸儿杜兴,就个个神采兴奋起来。这二人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谋得一席之地。

  扈成心里有了一抹滚烫。这陆谦却是个识人的,亦是敢用人的。

  那杜兴的职位还就一般般,扈成的职务是转运司都头领,只听名字就不得不叫人联想到朝廷方面的转运使。那职位在唐代仅是主管运输事务的中央或地方官职,可在老赵家,北宋前期转运使职掌就已经扩大了无数倍,实际上成为了一路之最高行政长官,真正的位高权重。

  扈成当然不会有无谓的野心,但转运司都头领之职务,再差也不会比前朝时候差劲,主管运输事务,这可是要职。

  自己刚刚上山,甚至便是这上山都不情不愿的。错非那另外的藏身地还有些不周全,他都不会上梁山入伙的。

  不过与扈成、杜兴一起,有幸成为在职头领中一份子的扈三娘,此刻的表情却不那么好看。

  医护司第二把手,更准确的说,她是医护司下属的护卫营的直接领导。虽然樊瑞表示让他一个大男人主管医疗,而叫扈三娘一个小女子带领护卫,那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可惜,他的武艺乘以二也不见得能比得上扈三娘。

  而于一丈青来说,她却是不喜欢这个躲在安全之地的去处。如果可以,她更愿意去主战部队。自负自己双刀,也不弱于人。但是她初来乍到,却也不会明了的表达异议。只把一双杏眼怒瞅着陆谦,明显这分职是他一手操办的。

  剩余头领大体分为五部分,其一是在亲卫部队中任职。陆谦的亲卫营扩充为左右营,人数翻增了一倍。毕竟梁山泊今非昔比,现如今只山寨里的青壮男丁就超越了两万人。如果把俘虏消化个七七八八,三万人也指日可待。

  再有就是,别忘了现在的月份,眼看着就入冬了。一个冬季过去,山寨里不知道还要多出多少人来呢。

  陆谦亲卫部队扩充,顺理成章。他自己的‘官’也升职为军司马了么,整好bff加成一千人。

  最重要的是,他的亲卫营看似名字在当保镖,实际上却是梁山军的拳头部队。看哪一次大战里少了他们的影子?论战功绝对是山寨诸多营头中的头一个。不信去看那韩伯龙的排位。

  韩伯龙为首,武松为辅;

  其二是常规步骑军营。大战之后,山寨里整顿营头,扩编部队是必须的。这常规部队就是山寨的主力军,总兵力多达三十个营,分做六个团。大伙儿别觉得‘团’这个称谓是西方人的,南北朝时期它就是军队中的一级组织了。隋朝军队出征时,以100人为队,步兵20队为团,骑兵10队为团。唐朝府兵每团300人。

  梁山军的主战团,不分步骑,皆下辖五营,一营五百人,以前后左中右称之。

  马军第一团,林冲为正,邓飞为辅;

  步军第一团,鲁智深为正,欧鹏为辅;

  步军第二团,杨志为正,马麟为辅;

  步军第三团,索超为正,薛永为辅;

  步军第四团,刘唐为正,李应为辅;

  步军第五团,李逵为正,项充、李衮为辅;

  早前,陆谦因为山寨人少,他自己根基亦有不稳,是以不敢轻易地将直属兵权教给诸多头领。你可以说他小人心肠,但他有他的顾虑。说服不了自己,那就是说服不了。

  现下的梁山泊不同于往日了,人马数万,声名大噪,他陆谦的名头也早早就深入人心,对于直属兵权一事,自就是另一个态度了。

  其三是水军。三个营头的水军,眼看着就不够用了。现下孟康来到山寨,虽然不声不响的,平日里亦没什么存在感,但过去一年当中,陆谦收拢来的船匠和木料正在一点点变成崭新的战船。

  水军要扩编做一个团。正将阮小二,副将阮小五、阮小七,没什么好说的。

  其四就是预备军,这也没什好说的。就是主战部队之余的人马,人员成分复杂,被刷下主战部队的原因也是复杂。以杜迁为正,宋万为副,以铁棒栾廷玉为总教头。这部分人马数量颇多。

  其五就是斥候部队。人数不多,却尽是细心认真又身手矫健之人,统带头领是鼓上蚤时迁。

  如此这聚义厅上人物,就是各有其职,各有其用。

  说真的,陆谦自己都没想到是这么的巧。他先前如此的安排一通,把山寨的头领打打算算,只觉的是不多不少,恰恰甚好。

  且对比原著,如今的梁山上多了他一个陆谦,多了个栾廷玉,多了个扈成。去掉后正好剩下三十六,算是原著上的三分之一了。

  而兵马亦有三两万,兵马武备也甚强,连呼延灼的连环马都怼过了。撇去被俘的那几个不提,还额外建立了与晁盖,与安道全,与金大坚、萧让的友好互助关系。陆谦下一步决定有选择的‘休养生息’,秣兵历马,好静待东京城的下一波讨伐。

  家大业大的老宋家,闻之呼延灼兵败之后,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就是不知道那高俅还会不会举荐关胜了。

  事实上,陆谦这点是记差了。关胜能露头并非是高俅所举荐的。老关能崭露头角,那是因为他得到了好基友丑郡马宣赞在蔡京面前的保举,后者要救自己的女婿么。当时梁山正在打大名府,宋江吴用俩阴毒货色害了卢俊义,要请他上山对付史文恭的。

  陆谦脑子里对水浒记忆的并不多么亲切,记错了也情有可原。

  但他这点上记错了,在这大事上脑子却很清醒,觉得那关胜应该是来不了了。毕竟他的身份太低,呼延灼都吃了败仗,京师受了震动,这赵宋要再遣兵马,当是选个朝中老将。比择关胜这个所谓的关二哥嫡派子孙的可能性更大。

  那邸报上都已经刊登了高俅的奏折。其中一段有说,“梁山罪大,王师进讨,此理之所至,法之所在也。……我皇朝养士百年,训练有素,谋臣如雨,猛将如云。以此铲除区区小寇,何向不济?若无故畏葸迁延,坐令滋蔓难图,养成巨患,必遗患无穷。”可见这二次征讨是在所难免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