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拼命三郎做马倌儿【求订阅】

[字数:3667 更新时间:2018/5/15 15:15:00]




  且不说杨林经由表亲姚琛的引荐与那刘二相会,最终在田大官人门下管事吴奎处挂上了名号。就说那从吉祥客栈奔出的汉子,此人姓石名秀,当日听得杨林在背后一喝,扭头看是与那姚琛一伙儿之人,不置一言,掉头就奔出了客栈去。

  他向姚琛脱手了营生,手里倒是有了点银钱,返回老家建康府自然是够了的。可石秀万万不敢回去的。这在北地倒卖羊马的营生钱本丰厚,本钱可不止是他叔父一人的。他若今日这般回去了,伙儿人都来寻他叔父家要本钱,只凭叔父家的底蕴,就是能赔偿的了,也须家徒四壁了。叫他叔母和弟妹还如何度日?

  反倒是不会去,外人多会以为他们叔侄路途生了意外,那合伙儿人倒没脸再逼他叔母偿钱了。否则乡邻诽议,口舌中饶不了他们。

  再说,如是想回家去,当年他叔父刚刚病逝时候,他就已经扶棺回乡了,何苦再去奔走南北,重拾那本家买卖?不就是他那心气高,一心要把赔掉的本钱再挣回来,如此回乡了光耀。也报答了他叔父这些年的恩情。

  落得现今这般狼狈落魄,石秀却是死也不会回乡的。

  这就是那楚霸王无颜见江东父老的心情。在如今的时代里,这般出门做生意折了本钱,不愿回乡的人多了去。石秀只是其中之一!

  但是人可以不回乡,但却要继续的生存啊。石秀有一身武艺,过人的气力,几年来奔走南北,也可以说是有点见识的,且他在羊马上也多知道一些皮毛,比如能看出是否有病,会瞧马口。

  只是石秀是要脸面的人,他昨儿还是个小老板,现在就要沦落为打工仔,如何拉的下面皮来?

  筹措了几日,石秀几番打马市外经过,却还是没有跨进去一步。直到这日他从路人口中听到一个消息,却是有那新到的南面豪客,要招揽通熟马匹之人,也就是俗称的马倌儿。

  这个职业很适合石秀。凭着石秀这几年积累下的经验,还有他能力挽一马的力气,毫无疑问的被收纳了下,彼此签了字据,订下了六月之期。

  如此石秀便寻到了新路,开启了自己的新生活。先是随那管事的,在城外租了块地,做马场。接下半月时间,就见一匹匹马儿被送来。以石秀的眼光也能看出,这些马儿,全是一等一的健马。且数量超出想象的多。

  本以为东家共招揽了三五十人做马倌儿,是要贩运一二百匹马儿南下,可眼下场地里储备的马儿怕是有三百匹了。

  杨林今日才彻底走通了那田大官人的门路,拿到凭据,这才有空闲亲自来马场看一看。结果他发现,自己竟在马倌儿中看到了那日吉祥客栈里掉头离去的汉子了。

  石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也是万想不到自己竟然给一……,卖力。他心里呕火,可一时间却也寻不出一个恰当的词句来定位杨林。

  首先他晓得这杨林是新到蓟州城的南面大贾,甚至可能都是南面军将手下的大都管。看看他手底下的人物,眼神如刀,精悍有力,举止坐卧与常人有着明显差异,怕不是那幕后军将打军中选拔出来的健卒。

  那这显然与姚琛不是一路人了,更多是有生意寻到那姚琛的头上。如果眼前的这笔交易落到姚琛的手中,这厮可就要发大利市了。

  石秀想到这儿,心里也是哀叹,自己的命怎的没这般好?

  “小可杨林,江湖人称锦豹子。早年也曾在蓟州厮混,现已在南面寻了去处。听闻石秀兄弟武艺高强,最好打抱不平,人唤作拚命三郎。如此义气,叫小可闻之而心神往之。都怪小可当日有眼不识真好汉,叫那姚琛赚了个大,今日特请壮士来酌饮几杯,到此相会,结义则个,亦是赔罪!”

  石秀是个好颜面的人,一听杨林如此说话,真真是礼遇他,心中的怨气立马便消了去。盖因此事儿本就不碍杨林的罪过:“哥哥大名小弟亦有耳闻,只是近年不听哥哥名号传扬,原来是有了归处,此大幸。今日得见尊容,这般礼待,又蒙赐酒相款,实是不当。”

  杨林本不怎么把石秀放在心上,盖因为这江湖传言多有不实,这石秀只走商路,从未现身绿林当中,现虽是落魄,却也没到走投无路之地儿。而他自身上担负着山寨的重任,却不敢因小失大。当日错过了就也是错过,只不曾想两人这般有缘,竟在手下做个马倌儿。可如此他却更不会泄露半点有关梁山泊的言语了。

  彼时人马到了济州,有梁山泊大队人马接应,这石秀如果愿意上山,那就一同带了去么。这期间有的是时间观察他,如真的义气,真的武艺高强,届时做个引荐,也是自当。

  看了马场后,杨林就带着两名亲卫直奔饮马川。那地儿处在辽宋边界,环山绕水,也是个逍遥的好去处。那邓飞见了杨林,大喜过望;听了杨林来意,自把刚刚上山的玉幡竿寻了来。这孟康自从杀了提调官,便逃走在江湖上绿林中安身,已得年久。却也是刚刚入伙饮马川,聚集起了二三百喽啰快活!

  众人吃酒中间,杨林就在筵上说起陆谦豪义无双,梁山泊仗义而行,除暴安良,许多好处来;众头领同心协力,八百里梁山泊如此雄壮,中间宛子城、蓼儿洼,四下里都是茫茫烟水;更有许多军马,何愁官兵到来。只管把言语说他两个。最后叫那火眼狻猊说的心头火热,直言愿意上那大寨入伙。

  如此那杨林缺欠的人手就也自是全了。偌大的饮马川,也有三百来人马,财赋有十余辆车子,粮食草料不算。这般来,两相一加,人物皆便齐全了。

  五月里那秦桧就是这一年被取中的,且名次很高。

  在宋神宗时,赵宋朝定第一、二等为赐进士及第,三等为赐进士出身,四等为赐同进士出身,五等为赐同学究出身。那第三甲就可试衔知县【不是七品。在唐宋,七品官挺大了】,第四甲试衔薄尉,第五甲判司薄尉。这老赵家这般大方,可以想象北宋为何会冗官了。

  大名府不少家族在今年时候掺和进生辰纲来,显然是事出有因。那李四在大名府早听了满耳朵的科举之事,是人就知道原因何在。

  此等不义之财,取了自然无碍!

  十万贯金银珠宝,可不是个小数目。够山寨三五月耗用了。而且谁又敢保证那真就是十万贯?放做陆谦是那家主,为了叫后人里有的出身,多少钱也舍得去。就像后世的“学区房”,这不都一个道理么。

  更重要的是,这钱财来的容易啊。

  那梁世杰使人打着幌子要暗走生辰纲,实际上却悄悄派心腹以马车运出了大名府,而后走水路前往东京。李四早吩咐人盯紧了四门,拿到了确切消息,报到陆谦的手中。这简直就是他做了两年生意,将他叔父剩下的本钱尽数赔光,还开罪了不少人。

  陆谦笑说石秀绰号,拼命三郎么,脾气自然不好,能做的好生意才怪。所以说,性格真能决定命运。而他叔父既然去北地贩卖牛羊,本钱必然不小,不可能因为他叔父一死,就本钱全光蛋了,沦落到打柴为生……

  问题就在于这拼命三郎愿不愿意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