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二和尚梁山斗武

[字数:4243 更新时间:2018/5/15 15:15:00]




  如放在鲁智深、林冲未上的山前,梁山头领当中实在是无拿得出手的人物来比花荣和邓元觉。但是现下,有了这两位水浒第一流的高手镇场子,大摆宴席,当中若是生起事端,陆谦也是一点都不怯。

  而事实上,这宴席上果然就有那事端生起。

  地域黑在21世纪都司空见惯,更无论是这时间了。那西北的看不起河北的,河北的看不起江南的,齐鲁也是北方,反正隔着一条长江,在江南人的眼中,以北的都是北方。

  从校场回来的鲁智深与邓元觉,两个胖大和尚第一眼见了,浑身上下就都冒出一股逼人战意。说来真真好笑,这事端来的甚是没缘由。俩光头对上的第一眼,就瞧着对手不舒服。

  却是两人高低一般,胖瘦一般,又尽是大光头,一般的僧衣,脖颈上还皆挂着一串小儿拳头大小的念珠。恍如一对沙门护法,同胞胎儿的兄弟。

  那鲁智深上山之后也经常穿着一身灰色僧衣,陆谦曾经劝他就此作罢,休管佛陀。只需心中有善意,和尚不和尚的有何区别?又不是留着光头做和尚就真得慈悲,那天底下的坏和尚多了去了。便是那五台山上的和尚,下山收租放债,都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冤孽。

  可鲁智深甚是坚持,就是舍不得这身僧衣。

  现如今他与这邓元觉只一眼就较上了劲。两边一个是关西大汉,另一个是江南英豪。

  双方各不把佛门清规戒律放在眼中,至于摩尼教吃素的戒条与邓元觉来说更是扯淡。从一开始两边就拼起了酒来。而其他人等,虽然也在吃酒说笑,目光却实是瞧着俩胖大和尚。

  “哥哥,这二人必然有一番好斗。鲁师兄武艺高强,邓元觉也不是弱手。这两虎相争,恐有一伤啊。到时就全仰仗哥哥挽救了。”

  鲁智深上山后,武器便换回了月牙方便铲,陆谦还叫汤隆精心打制了一杆禅杖,重达六十斤,毕竟是佛门中人嘛。是以这两人较量起来,但也不缺趁手的兵刃。

  这番较量是完全出乎陆谦意料的,一句相抵的话语都没有,只能说两人相似之处太多,叫他们彼此看了就犯触。

  林冲自然晓得陆谦的意思,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转动,眼神含着惊奇。听陆谦的话,这江南文秀之地来的和尚,竟是能抵得住鲁智深的。这可叫他没有料到。

  花荣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戏,之前倒是没有发觉邓元觉有多么的脾气暴躁。只是他见陆谦、林冲全都作壁上观;适才骂自己是白脸相公的黑厮,两只轱辘辘的牛眼,一会儿看那花和尚,一会儿去看宝光如来,脸上都要笑出花来了,也不知道那颗黑头里想的什么。甚至一个浑身麻点的汉子已在吆喝着要打赌了。很显然,梁山上一干头领并不介意这一战,或者说他们对花和尚甚有信心。

  如此他也正好瞧个热闹。

  花荣平日困居清风寨里,平日便是较量武艺,都没一个对手。青州军界的老大,霹雳火秦明倒是有一身好武艺,可人家是何等的人物?眼里可没有一个区区武知寨。

  现在走将出来,正好见识一番这江湖绿林角色的手段。

  正在花荣想着时候,鲁智深、邓元觉已经齐齐放下了手中酒碗。“洒家在江湖上走动些时日,今日好不容易撞到一位师兄,敢请较量一番。让我梁山人物见识一下江南好汉的手段。”

  邓元觉自不会让怯,适才梁山泊义气过人,他却也要显露手段来,省的叫人小瞧了摩尼教。

  一旁的喽啰,早抬出了月牙方便铲和水磨禅杖来。

  邓元觉先向陆谦一礼,“正要领教梁山好汉的厉害。”转头拎起禅杖,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外处站定,向鲁智深呼喊道:“速速出来,吃洒家一仗。”这边鲁智深也握起月牙方便铲,急匆匆的跳将去。

  陆谦起身对着一干人道:“诸位,且都去助个兴。”

  这酒席上的人等就没几个不爱凑热闹的,况且是高手在比斗。只是这花和尚与宝光如来的此番比斗,那地域较量的色彩来的太淡,在场人等更多是觉得这俩人在斗气斗殴。

  是的,斗气斗殴。

  俩个胖大和尚,彼此道了一声佛号,拉开架势,也不打话,轮起禅杖/方便铲便奔将来。两个一齐都使兵器相并。鲁智深忿怒,全无清净之心;邓元觉生嗔,岂有慈悲之念。便是好一通拼杀。

  转眼四五十回合过去,那兵器碰撞的巨鸣声震得陆谦耳朵生疼,他都要替二人的手疼了。

  两人斗到此处还是不分胜败。陆谦在上看了,与花荣、晁盖等人道:“先前是只说江南方腊手下有个宝光如来,为摩尼教的护教法王,武艺高强,打遍江南难逢敌手,不想真就如此了得,名不虚传,名不虚传。这斗了这许多时,不曾折半点儿便宜与鲁师兄。”鲁达能在小种经略相公帐前做上提辖,那靠的就是一身过人武艺。他这提辖与孙立的提辖可大有不一样,不领兵讨贼,更是小种的警卫军官,亲近随扈。可是这江南也是有英豪的,且这邓元觉的武艺在摩尼教中还算不得顶尖。这个陆谦却先不说了。

  林冲手中持着一杆点钢枪,人不知何时已是观战距离最近。只待有危险出来,便抢上去分开。

  花荣答道:“小弟却也看得呆了,不曾见这一对敌手!”这对花荣来说也是个惊醒,天下高手英豪何其之多啊。自己在青州放眼望去也只看到一个霹雳火,真真是坐井观天了,现在往济州走一趟,就一下遇到两个。那旁边还有一个豹子头!

  而一旁的晁盖更是满脸的失落,他常年打熬身体,也不曾娶妻纳妾,偌大的名头多半是他靠着一条棍棒打下来的,与宋江甚不同。是以平日里也对自身武艺颇是自诩。

  别的休说,只这济州府里,除了美髯公朱仝还能不弱于他,就是插翅虎雷横都弱了一筹。

  可现在看,却是不济这俩胖大和尚。

  而若是只如此也就罢了,晁盖再是号称天王,也不会以为自身武艺天下第一。这真叫他失落的是场上俩胖大和尚的身份也。鲁智深与邓元觉出身是有不同,成长经历也有不同,可两人却有一个相同的身份,那就是为人下属。

  而那陆谦的江湖名头可盖不过他晁盖,至于江南方腊,倒是比晁盖的名头稍微大上一筹。

  然而不管是这个名头只与他相当的陆谦,还是稍微强过他一线的方腊,手下却都有比晁盖自己都强的下属,那晁盖呢?对比之,他手下的庄客都是不济的很呐。况且摩尼教中显然不止一个宝光大和尚,梁山泊里除了花和尚还有那豹子头。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晁盖这一刻觉得很失落。

  而此时,场上比斗的二人已经战到了七十来合。无论是鲁智深还是邓元觉,都浑身暴起青筋,汗水淋漓中白雾在头顶蒸腾。

  “真是一场好斗。”却是旁边的这在陆谦眼中一样是‘黑色’的花荣,看到妙处,拍手叫好。他在清风寨困居数年,哪里见过这等好斗?手下不禁生痒。

  陆谦在旁看着,只做微笑。

  现在才七十来合,远不到俩和尚力竭的时候,待到百十合后依旧战平,陆谦自会要林冲将他们分散开。

  只不过这回陆谦却是多虑了。俩光头再战了三四十合,将将要破百后,彼此都收住了手,各跳将出圈子外来。

  却是两人已经知晓对方了得。再拼下去,也是如此。非是生死对决,再多拼打也是切磋,没甚意义。而两边又非生死仇敌,哪里会真做生死拼杀呢?

  是高手自有分寸,才不会等到力竭,控不住分寸时候才做停手呢。

  “两位师兄,端的好手段,两杆兵杖,神出鬼没,林冲佩服。”林冲攒枪在手,大笑着道。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