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五哥忒不丈夫

[字数:3953 更新时间:2018/5/15 15:15:00]




  前文说了,武二对公家饭是心存羡艳的。这次受到知县抬举,在县中做个都头,那如何的是不愿意啊。当即拜谢道:“蒙恩相抬举,小人感激肺腑,愿效犬马之劳。”

  清河县当即大喜,左右随从也全做恭喜,贺他得一好汉效力。知县随即唤押司立了文案,当日便参武松做了步兵都头。众人都来与武松作贺庆喜,连连吃了三五日酒。

  武松这么一步登天,立刻是鸡犬升天。便是那素来被清河县人在背后瞧不起、嘲弄的武大郎,也不再沿街叫卖炊饼了,身份地位陡然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只是那等人却不知晓,武二背过众人去,便于自家亲哥哥说:“虽然蒙县尊抬举做了这都头,俺武二却不是那知恩不报之人。此事须与虞侯哥哥通报一声,今后俺武松是那官家人来,消息便通些许,当更易往来。”

  武松心中实不愿意落草,难得的是,陆谦与他结有大恩,却从没劝他投奔梁山,没让他做两难选择。即便是清河县受到梁山侵扰,陆谦派人两次与武松做勾连,为的也仅是知晓那清河地面上邻近水泊而居的土豪劣绅而已。如此‘厚爱’则让武松心中的歉疚更深,现如今愿与梁山通报消息,却也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自然,这当中也有‘梁山大义’的感染。自从清河县受到梁山侵扰之后,武松便密切关注之。这梁山人马确确是如传言中一样,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所杀之人,尽是劣迹斑斑者,从无滥杀无辜之举。叫武松胸膛中汹涌澎湃,床榻上都不晓得多出了几个未眠之夜。

  现如今,便是在那清河县民声里,梁山大名但凡是被人提起来,就少有不称赞者。与那县衙中的骂声,却是做两个天地。

  于是,这大喜的日子里,武松的一贴心人,便人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县城。照理说,这等事是武大最最可靠保险的。但是武大的身形过于明显,且他兄弟武二郎做了县衙的都头,手下掌管着三百多乡兵,映衬的武大也甚是显眼,哪里离得开?

  冷飕飕的北风呼呼地刮着,官道两旁光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受不住大风的摧残,在寒风中不停的摇晃,一条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虽然张聪人是在驴车上,车厢中还烧着红通通的碳炉,热气源源不断地送到他的背后,可他人在车头,当面的汉风像刀子似的猛刮进来,把张聪冻得鼻酸头疼,两脚就像两块冰。

  大雪天气叫张聪的行程慢了许多,用小三天的时间才赶到李家道口,然后被迅速送上山寨。

  听着张聪的诉说,陆谦都惊着了。这武松还没打虎呢,竟就坐上县里的都头了?还是统带三百余乡勇的都头?对武松的要求,自是一口应允下。虽然武松这都头的份量是小了一些,但清河县组建乡勇的目的就是来年好配合党世雄来征剿梁山,武松这儿保不准还真能有点用处呢。

  “这武二还算讲一分义气。”张聪退下后,陆谦散走了诸头领,只留朱贵。阮氏兄弟回到自己房中吃起酒来,说到起武二来,阮小七先是说道。

  这几日大雪茫茫,水军全变成了鹌鹑,他们兄弟是空闲了下来。

  每日里除了打熬身体,吃肉喝酒,就是到讲武堂里受累。那些个条条框框,叫三阮甚是烦恼。只是三兄弟也自知道,此乃强军强战之策,不可不习。

  大雪盖下前,讲武堂中已经开有兵场推演。陆谦拿出一个初步方案,这东西对于一个原住民来或许很难,但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虽然最初时期有不少bug,但在一次次的推演中逐个修缮,到现在来已经似模似样了。

  那一次次的兵场推演中,林冲、鲁智深的获胜次数最多,陆谦却是打和的次数最多,他能对薛永、韩伯龙、樊瑞平手,也能对林冲、鲁智深平手,而且对战鲁智深,还胜多平少负更少。盖因为鲁智深虽非真的粗鲁人,性格却烈,厮杀中只求破敌,不求保身,而陆谦却恰恰最最平握,风格上克制鲁智深。而这般表现对上谨慎持重的林冲就难有作为了,便是薛永几人,只需不是贪功冒进,面对陆谦都能‘全身而退’。真真是性格决定命运。

  薛永的表现再次之,而其他的头领,如刘唐、樊瑞、韩伯龙、杜迁、宋万都表现平平。而至于李逵、项充、李衮等人之表现,却是灾难级的。

  ‘灾难级’这个词还是出自陆谦之后,虽然于此时背景不相搭,衬托着李逵仨,却是有种非一般的融洽。以至于被诸头领们记下,很快就在山寨里流传开,被用以形容那表现惨目忍睹之人。

  项充、李衮这哥俩脑子到不似李逵那般的混沌,但他们先前根本无接触过军旅,自然少章法;且打起仗来,有进无退,那便是送死无疑。

  一场场兵场推演三阮都看在眼里,自然知晓那‘条条框框’在战场上的用处。三兄弟可没人愿学那李逵这不争气的黑厮,宁愿挨罚受惩也不愿坐在讲武堂中听课,纵使想到讲武堂就头晕,也强打起精神来学习。

  如此日子还不如水上作训时候舒坦,那武松之事于三人来说就是一小插曲。听阮小七说话后,那阮小二和阮小五可都没精神去搭理他。

  “管他作甚。后日又是我们兄弟的演战……”阮小二饮了一碗温酒,自觉的这心头沉甸甸的。

  兵场推演里,那队伍的指挥调度,全是依靠鼓角旗号来指挥,李逵那脑子一团浆糊的人,懂得狗屁的鼓角旗号,几次到他时候,都是一窝蜂的杀上去,休说是对上鲁智深、林冲、陆谦了,就是一样没脑子的项充李衮都能虐他,后两者现在还晓得包抄了呢,是有胜无败。但阮小二想到自己,他上次在诸多头领的注视下,站在兵场台前的时候,脑子不也是一团浆糊么?

  他可是三阮的老大啊。

  阮小五的性子是三兄弟中最闷的一个,这个时候只是喝酒,一碗接着一碗。他当初上山时候,想到了富贵,想到了死,想到了可能发生的一切。却唯独没有想到这讲武堂。

  阮氏兄弟自幼家贫,大字不识一箩筐,年龄都三十上下,现在却要计着条条框框,生生艰难。只是山寨外还有官军虎视眈眈,有高俅这个大奸臣在高处压着,谁也不能说陆谦的搞法是错的。

  梁山上没人是傻的。便是李逵那个浑人,现下里也晓得打仗不是一窝蜂的乱冲,那是地痞流氓斗殴。是以,梁山不想灭亡就只能如此。喽啰们都在辛苦作训,他们做头领的也不能扯后腿。

  只是阮小五上兵场台两次,都是一塌糊涂,比阮小二、阮小七都差。

  “听哥哥说,来年要在海边购进大船,先在近海捕捞海鱼,熟悉了海情海况后,再与海商结伙搭伴,前去高丽、日本贸易。”阮小五放下酒碗,终是开口了。

  “哥哥说那海上有大鲸,只一条,便是山寨几千人也吃不下。”阮小七显然还记得陆谦对大海的描述,比之广阔的梁山泊还大无数倍,无边无垠。还有那大的叫他无法想象的大鲸!

  嗯,阮小七记这玩意比记贸易更印象深刻。

  “老五,你……”阮小二却想得比阮小七更深一些,皱眉说道。

  “海上宽广,怕是比江湖更乱。自要有头领去压阵。俺是想去。水军里的条条框框,搅的俺头疼发胀,实在耐不下了。”

  “老五——”阮小二语气严厉了起来,作为三兄弟的老大,他可不能沉默,阮小五这是要‘临阵脱逃’啊。..

  “二哥勿恼。俺还只是一想……”

  “五哥忒不丈夫。”阮小七惊得一呆,反应来后便大叫道。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