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风万里尽汉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十二章 万里长征第一步

[字数:3910 更新时间:2018/5/15 15:14:00]




  聚义厅排过次序,陆谦带着潘金莲与刘唐自先下去安置。王伦与众人众人说定,要在分金亭吃酒,为陆谦、刘唐接风洗尘。

  众人自做高兴。

  喽啰们带着陆谦等进了那房间,是一处不大的院子,正屋三间,左右带两厢房,后院有三分地大小,有着茅厕、马棚、灶房和一口水井。

  前后都有门,前院两分地大小,院子中只有一颗歪脖子枣树。

  “晓得虞侯带着家眷,大头领特意让小的们收拾出了这个院子来。”带路的喽啰还如此说道。在庭院中植枣树,喻早得贵子,凡事快人一步。是吉祥的用意!

  陆谦朗声一笑,“都是王头领的厚爱。如是如愿,陆谦请全寨的兄弟们吃酒。”

  “那小的们就等候着吃虞侯的喜酒了。”

  “哈哈,还叫什么虞侯,今日上的梁山,这世间就再无了陆虞侯。你当唤我声哥哥才是。”

  “呦哦,那就是小人的福气了。”

  如此的说笑着,庭院内笑声不绝。这房间已经被精心打扫过了,床榻窗帘杯盏,一应用品全都是新物,足可见山上的‘诚意’。

  陆谦打开那被搬到东屋里的一口箱子,里头有一个不大的包裹,解开看,全是那一小吊一小吊的铜钱。这一小吊钱就是一百个铜子。

  陆谦去了两串,抵到了那带头的喽啰手中,“这些钱让兄弟们下去多喝一碗酒。”

  “虞侯哥哥,这可使不得。”那人双手摇的如是风车。可陆谦执意要给他,他如何让的。

  “叫你拿着就是,让弟兄们都劳累了。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去多打两桶热水来。”

  200个铜钱,或许可以看做是200块。

  这在陆谦看来不值一提,他就是再落魄的时候,也没缺过这点小钱。他也没指望一到梁山就立刻撒钱收买人心,这么做太明显了。仗义疏财的含金量和技术含量都是很高的,撒钱太lo了。

  所以不用去考虑其他的方面,这只是陆谦的‘打赏’的小费。毕竟这些人抱着兵器包裹,抬着箱子都走这么远的路了。

  不过对于这些个小喽啰来说,这显然是很意外很高兴的。

  梁山好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整个水浒写的都是英雄,对于底下的喽啰,哪有多点上半字?

  他们这些人要么是在家乡犯了事的,要么是破了产丢了地的,甚至还有水泊周边的落魄渔民,跑来梁山入伙,那只是图一个吃饱肚子,有个落脚之地。至于钱财,呵呵,那就真的呵呵了。

  而且看那王伦的手笔,50两银子打发林冲,五锭大银子【最多二百五】打发晁盖一伙儿,可见经济也不是多么的宽裕。这次这伙喽啰忙活了一通,一人能分得二三十铜钱,怎不欢喜?

  听闻陆谦要热水,一个个欢快的就把热水打来。

  陆谦将这些喽啰打发了去,关上门,脱衣净身。看着低头不语,只是忙着自己该忙的事情的潘金莲,问道:“怎么不说话?”

  “婢子不知道官人就是那杀了高衙内的陆虞侯。”

  陆谦赤身躺在木质大水桶里,享受着潘金莲那纤柔的小手的伺候,“你也知晓高坎那鸟人?”

  “花花太岁的名号东京城里谁人不知道。婢子原先年岁可都在东京。”

  高坎死后没几天,就紧接着林冲辞官,搬家走人,那事情是闹的满城风雨。

  而小市民阶级是最最爱传播些八卦的。东京城里的的中产阶级家里,往往有两份报纸:一份是官府的“朝报”,相当于后世的党政刊物,一脸严肃;一份是私人办的“小报”,相当于后世的娱乐周刊,往往爆出“朝报”不愿报或者不敢报的宫廷秘史、名人八卦等,特别能博人眼球。

  市民中也猛人甚多,编排皇帝宫闱秘史和传播宫廷里的花边新闻,小道消息,是根本不怕掉脑袋的。甚至还有一些猛人会私下里刻印小报,行那打击报复之事。大观四年(1110年),他们就制造了一则惊天新闻。当时民间对奸臣蔡京的意见很大,为了满足社会舆论需求,“小报”假冒赵佶的口气发布了一则抨击蔡京的诏书,说“蔡京目不明而强视,耳不聪而强听,公行狡诈,行迹谄谀,内外不仁,上下无检”,还报道说,蔡京及其同伙已经被皇帝一网打尽。蔡京很无奈,连开N场新闻发布会,才澄清了事实。却最终也没查清楚此事究竟出于何人之手。

  那高坎被杀后,陆谦留下血字,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接下林冲的辞官,以及市井里传出的岳阳楼之事,那真真的是把一切都揭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小报已经有了专属于他们的‘狗仔队’。狗仔队员们各显神通:有专门找太监宫女打听皇帝和他的72妃之间的情感纠结的,即所谓的“内探”;也有到朝中各部打听官员任免情况、受贿与否、有没有养小老婆的,即所谓的“省探”;还有到各衙门特别是到监狱大牢打探凶杀案进展情况的,即所谓的“衙探”……

  高坎被杀一事是震惊开封府的大案,高俅根本掩不下来。而开封府和提点刑狱司的人在实打实的银子面前,那什么不敢往外吐啊。那林冲平安无事的辞官还乡,说起来与这些小报还有密切相关的联系呢。

  满城风雨,高俅就算恨极了林冲,也不敢随意牵连,下手报复。

  潘金莲生生的经历了那一场大戏,对于陆谦的名字是如雷贯耳。但她就好比那好龙的叶公,只愿意在看不见的时候去爱英雄,绝不愿意跟真英雄密切接触。

  可是现在潘金莲……,她就是那被真龙来光顾的叶公,心里只剩下害怕了。因为有了这等事,她自己的危险是大大的增加了。潘金莲从本心里说是不愿意如此的。一个不愿意当逃奴的人,自然也不愿意与朝廷必杀的罪犯处在一起。

  但她一个弱女子又能如何?还能打出这梁山水泊不曾?

  “那如今可是要怪我拐你进这贼窝?”

  “婢子不敢。”木已成舟说什么都完了,这就是命。潘金莲附到陆谦耳边道:“婢子只求官人日后能常常记挂着婢子,万万不要轻易犯险。”

  “在这山寨里,婢子能靠的就只有官人了。”

  一个有姿色的女人最怕的不是被山大王抢上山去,而是怕那个抢她的山大王紧接着就挂掉了。那才是霉星当头,惨上加惨呢。

  “哥哥,可齐全了?”

  门外传来了刘唐的声音,他那住处就挨着陆谦小院。

  “兄弟稍等。”

  陆谦起身穿衣,对那潘金莲道,“晚饭自有人给你送上门来。明日在开火不迟。”取下那解腕刀藏在束袖中,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他上梁山了。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