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最牛锦衣卫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655章 柔弱的犯人

[字数:3621 更新时间:2019/6/12 6:13:00]




  第655章柔弱的犯人

  接到案子后,严继攀就派人暗中走访,经过详查这才知道死去的和尚居然是一名花和尚,花和尚法名圆通。当夜圆通和尚与杜三的老婆胡秀儿厮混,被杜三发现后,狼狈逃窜,杜三紧追不舍。而那把斧头最后遗落在龙王井旁边,衙门迅速将目标锁定在杜三身上,将其抓捕归案。

  严继攀认准杜三是嫌疑犯也无可厚非,杜三身上的疑点太多了,杀人动机有,杀人时间有,杀人能力更有,那把斧头更是有力的证据。杜三除了喊冤枉,丝毫没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严继攀判刑,似乎也没什么大错,哪个杀人犯不喊冤。痛痛快快承认自己杀人的,世上还没几个。

  可案子在结案三曾经有人见到那名和尚跟县城云家云员外起过争执,而云员外当夜去过龙王井。

  如果严继攀这个时候进行补救,还是有机会的,可刑部突然插手此案,让严继攀措手不及。邰正耀接手此案后,直接将云员外抓了起来,最让人怀疑的是,云员外对当夜的事情三缄其口,到了后来,云员外居然承认自己杀了人。

  这下子严继攀误判的罪名算是坐实了,邰正耀直接将案子翻了过来,疑犯杜三被放出来,云员外成了真正的杀人犯。

  案件发展,真有点玄妙,就连苏瞻也忍不住啧啧称奇。要想不牵连到佀钟,并不容易啊,只要内阁六部死咬着严继攀不放,那佀钟识人不明的罪就免不了,想不受牵连都难。

  苏瞻带着人赶到昌平城,并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昌平并不大,找一家酒馆休息一下,几乎全在议论圆通和尚的案子,这件案子也成了昌平几十年来的最奇特的案子。一个和尚穿着新娘子的喜服,死在城中龙王井内。最奇怪的是,前前后后冒出来两个杀人嫌犯。

  “依我看啊,这个云员外未必是凶手,云员外年过花甲,身子骨又不好,平日里多走两步都喘。那个花和尚却长得五大三粗的,云员外能把他杀了?嘿,搞不好是这个花和尚不守戒律,惹怒了上苍,龙王爷发威,收了他的命呢......”

  “话不能这么说,圆通那厮确实该死,可这毕竟是一桩凶杀案,律法不可违啊。倒是那云员外,没想到啊,倒真看不出来他还有胆子杀人!”

  酒馆内议论纷纷,大家都很关心这件案子。苏瞻静静地听着,顺口插了一句,“几位,你们说云员外身子骨弱?杀不了圆通和尚?可是那云员外亲口承认了啊!”

  之前说话的青衣汉子看了苏瞻一眼,叹息道:“哎,一看你就是外来的吧?云员外可是,云员外自打娘胎里就带着病,小时候随便摔一跤就能把胳膊摔断了.....现在年纪大了,更是大不如前,提个水壶都提不起来,你说他能杀得了健壮如牛的花和尚?依我看啊,之前严知县判的没错,这人八成是那个杜三杀的!”

  苏瞻越听越有趣,之前得到的消息里可没提云员外身子骨有问题。如果按照青衣汉子所说,云员外估计骨质问题很大,像这种人想要暴力杀人,着实有些不现实。在酒馆休息一会儿,顺便吃了些东西后,便带着人去了昌平县衙。

  刑部主事邰正耀似乎早有准备,对此,苏瞻并不觉得意外,估计自己一出京城,昌平这边就得到讯息了。苏瞻对这位邰正耀还是有些印象的,当初太和殿想要把刑部郎中给别人的时候,这位邰正耀大人可是当了回缩头乌龟。

  邰正耀戒备心很重,苏立言自从到了昌平县城后,就派人多方打探圆通被杀案的情况,这让他非常生气。不过,他还是忍着心头闷气,施了一礼,“什么风把苏大人吹到昌平来了?”

  “邰大人,苏某此来,是为圆通一案来的,不知邰大人可否行个方便?”苏瞻也没有多隐瞒,直接开门见山。邰正耀眉头一皱,心里似乎藏着一团火,他没想到苏瞻会如此直接。你苏立言虽然背景深厚,但还没到想干嘛就干嘛的地步吧,开口就要接手案子,是不是太不把别人当人看了?

  邰正耀寒着脸,皮笑肉不笑的抿了抿嘴,“苏大人,你虽然乃我刑部郎中,但你负责浙江清吏司,顺着话,不怀好意的冲着邰正耀眨了眨眼。邰正耀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偏偏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苏瞻如果以刑部郎中的身份插手此案,他邰某人有千百个理由挡回去,可人家以锦衣卫的身份插手逆党案,邰正耀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眉头越皱越深,脸色极为难看,“苏大人,圆通还跟逆党有关系?下官怎么没接到这方面的消息呢?”

  这时,随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铁虎冷哼道:“怎么?锦衣卫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向刑部报备了?走漏了风声,跑了逆党,你邰大人负责得起?亦或者,邰大人还有其他想法?”

  “你....邰某人有什么想法?”邰正耀心头一惊,他喘了几口粗气,心中暗骂几声晦气。既然挡不住,那就让苏立言查吧,看他能查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任凭苏立言本事再大,还能把这件案子翻个说具体的杀人经过!”苏瞻笑眯眯的回过了头,云员外倒也没有隐瞒,神情萎靡道,“那夜,老夫随圆通去了龙王井,可是想起一直被圆通勒索钱财,心中不快,一怒之下,捡起一块石头砸死了他。”

  “砸中了什么位置?砸了几下?那块石头在哪里?”苏瞻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却将云员外问的愣了愣神,他回忆了下,很确定道,“一下,砸中了后脑勺,圆通那厮当场倒在了地上,老夫将那块石头连同圆通的尸体一起扔到了龙王井中!”

  “一下?云中河,你再仔细想想,真的是一下?”苏瞻有些玩味的笑着,云员外仔细想了想,认真的点了点头,“就是一下!”

  苏瞻再没理会云员外,带着人快步离开了大牢。来到外边,靠在一处阴凉的地方,苏瞻笑问道:“丫头,看出什么来了么?”

  “嗯,看出一点来,那把椅子撑死了也就十五斤,一个成年男子可以轻松举起来。可是那云中河却根本举不起来,看他的样子,连提起椅子都费劲。看来关于他对了一半,云中河不是凶手,但他保护的那个人也未必是真凶。”

  萦袖蹙着眉头,满是疑惑,“为何?公子为何说那个人也可能不是凶手呢?”

  “你忽略了一点,云中河斩钉截铁的说过,就砸了一下,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他所说,圆通头上的伤口应该只有一处才对。但仵作尸格记录上却明明写着两处,这就太奇怪了。偏偏云中河将作案经过描述的非常详细,仿佛亲手做的案子一般,要么那个他需要保护的人告诉他的,要么是他亲眼所见。如果,云员外所说之经过是错的,他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保护的那个人骗了他,但这种可能性很小。云中河宁愿一死也要保护的那个人,骗他的概率又有多少?既然云中河甘愿赴死承担罪名,那么那个人为什么还要撒谎骗云中河呢,直接告诉他真正的犯案经过不就好了?”

  抬头看看圆通勒索他,这事儿挺有趣的。”

  昌平县敛房离着衙门有些远,到了敛房门前,铁虎就捏着鼻子迎了上来。瞧铁虎那脸色,就知道敛房的情况不会太好。如今,尸体保存不完善,尤其是盛夏时节,尸体很容易腐烂发臭,而圆通和尚已经死去一段时间。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