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寒门祸害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821章 王炸

[字数:3296 更新时间:2019/3/15 7:11:00]




  据后世史料记载:嘉靖三十九年五月,张琏在饶平和大埔边境的柏嵩关称帝,称“飞龙人主”,国号“飞龙”,并改元造历,开科署官,封罗袍等为王。

  这个时空并没有产生蝴蝶效应,张琏在看到江西等地的矿工暴动后,亦是选择在这个时候攻陷柏嵩关,效仿明太祖的行径。

  当然,张琏这个举动冒着极大的风险,同时亦需要很大的底气。

  如果说江西等地的矿工对抗官府的行为称为暴动,这种称帝建元的性质就完全变样了,矛头直指大明王朝的政权,已然是要被诛九族的大反贼了。

  面对这种称帝建元的反动势力,朝廷不管是出于颜面还是自身政权的考虑,自然是朝廷首要打击的目标,甚至还要排在倭寇的前面。

  倭寇想要的不过是钱财,张琏这个反贼要的却是大明的现在怎么办嘛?”

  “还能怎么办!即刻禀报皇上,让人核查军情,并对张琏进行清剿!”严嵩扶着椅把站了起来,作势就要朝万寿宫而去。

  这大明出了“新帝”,事情自然非同小可。张琏是必定要进行清剿的对象,万万不能被他以此坐大,更不能让他有机会划地而治。

  严世蕃扶着老爹向外面走去,又是询问道:“爹,汪柏和林晧然还查不查呢?”

  “你觉得呢!”严嵩恨恨地说道。

  严世蕃深知老爹的意思,但却忍不住道:“张臬这才初任两广总督,我们得多支持他!”

  “你还想着张臬?还想着你的势力?你知不知道,一旦真出了大乱子,咱们严家全族人都要掉脑袋!”严嵩气得脸色发青,口沫直飞到严世蕃那张胖脸上。

  却不是危言耸听,一旦王琏真成了气候,或者是割地而治的话,那肯定有人要为这个事情负责。严嵩作为当朝首辅,历来的名声又不好,必然会成为替罪羊。

  纵使圣上再恩宠于他,纵使圣上再独断专行,在面对着动摇大明基业的事情上,嘉靖亦要对官员进行妥协,而他严嵩自然成为泄恨的对象。

  严世蕃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显得很不甘愿地扶着老爹前往万寿宫。

  在得到通禀后,严世蕃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扶着老爹进了充斥着浓浓檀香的宫殿。

  身穿蓝色道袍的嘉靖从静室中出来,得知消息当即沉着脸道:“竟然怎么回事?”

  “张琏原是盘踞于广东边陲险地的山贼,由于当地山多林广,数次官兵围剿都无功而返!却不曾想,今攻陷柏嵩关称帝建元,实乃是罪大恶极!”严嵩强打着精神,坐在绣墩侃侃而谈道。

  嘉靖不置可否地拿起军报,却是眯起眼睛询问道:“那为何突然间称帝!”

  严世蕃咽了咽吐沫,担忧地望向了老爹,严嵩却很是镇定地回答道:“恰逢江西、福建等地矿工暴动,这便给了反贼张琏一个时机!不过广东的汪柏和林晧然对禁银令缓慢推进,致使广东矿工至今都没有造成大乱,故而张琏虽然选择了好时机,但其势力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提升。”

  尽管严嵩已经老迈,但在大事面前,却还能应付,回归他老狐狸的面目。他并没有隐瞒真相,但不着痕迹地减轻着事态的严重性,从而让嘉靖不至于怒火中烧。

  “如此说来,汪柏和林晧然二人不但没有过错,还算有功了?”嘉靖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却是不咸不淡地询问道。

  严嵩轻咳一声,脑袋究竟还是没有以后灵光了,经过思量后才回应道:“若是他们二人对朝廷法令公然违抗,这自然得恶惩于他们二人。只是他们上书言称是要缓慢施行禁银令,怕的正是这个急火攻心,他们二人的做法算不上有功,但亦没有过错!”

  严世蕃听到这话,心里却是微微地叹息,但却知晓这是老爹的高明之举。这不着痕迹间,已然将事情偏向了他处,从而削减了圣上的怒火。

  “惟中,那该如何处置此二人呢?”嘉靖的脸色微缓,却是询问道。

  严嵩定了定神,暗自捏一把汗才回答道:“两广总督张臬刚刚到任,并没有了解实情,从而弹劾了汪柏和林晧然二人!只是如今看来,这应该是一个误会,汪柏和林晧然二人的做法并无不妥,自然不会有贪赃枉法一说。今理应让其二人官复原职,并全权负责广东的矿事,切勿再生出事端!”

  “初到岭南地,不见珠江水,却谈山川银!”嘉靖却是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脸色显得很是不好看,却是话锋一转道:“那张臬呢?”

  严世蕃的额头顿时冒汗,这句话是出自于汪柏的奏本。敢情圣上已经是认可了汪柏的判断,无疑表达着对张臬的极大不满,已然有着惩罚张臬的意思。

  却是难怪,纵使张臬是刚到任不久,但在广东境内出现张琏这个大反贼,他如何都难辞其咎,偏偏还生出了这下事端。

  严嵩并没有顺从嘉靖的愿意,却是认真地说道:“张臬初到广东,却不该如此的莽撞。但今正是朝廷用人之致,且广东不易临阵易帅,臣以为对他告诫几句即可!”

  严世蕃咽了咽吐沫,抬头偷瞄了圣上一眼,同时担忧地望向老爹。却不知老爹是人老犯糊涂,还是跟以往般狡猾如狐。

  嘉靖板着那张清瘦脸,良久才冷哼一声道:“倒是便宜他了!那就让张臬在广东专心于军务,少要插手地方事务!”

  “是!”严嵩暗松一口气,连忙应承道。

  最终,主题还是要落到反贼张琏身上,毕竟这人公然建立新政权要跟朝廷唱对台戏,无论如何都要调集力量将他进行歼灭。

  只是对于张琏的实力并没有直观的认知,亦不可能有个小丑跳出来称帝建元就要派大军围剿,自然是要摸清对方实力的强弱。

  亦是如此,又一道旨意传达广东,让到两广的兵力直指反贼张琏,将其列为了首要打击对象。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