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官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17.荆南飞轮船

[字数:3169 更新时间:2019/4/15 16:41:00]




  果然失败是成功之母的说法,古今通用。

  高岳便让李愬继续说下去。

  李愬便说:“之前我等是从葛陂处过来,蔡贼同样决开汝南东的鸿池陂,导致水势弥漫数十里,不得已才绕道去城南。这次西湖水之所以能冲灌淹没栗子洲,还是因汝南城地势高,各处湖泊围堰,都高出汝水、练水等五到六丈。这也正是我们无法筑堰,水淹汝南城的原因所在,然则汲公——我们可反其道攻取汝南!”

  “反其道?”高岳沉吟了小会儿,接着眼睛发亮,连说妙哉妙哉,“先前城池若被河川环绕,都是塞口决堤,靠水冲灌城垣得胜;今日符直的意思,是要我军把汝南湖泊的围堰决开,把湖水反着方向,居高临下决到汝水里?”

  “汲公英明,若将湖水决出泄入汝水里,湖泊见底,深水之阻隔不复存在,我军再背负苇草柴捆铺设其上,如履平地,即能直接攻击悬瓠城了。”李宪激动地补充说。

  “善,善。”这时候高岳觉得整盘棋都活起来。

  一边始终不言的周子平这时候也开口献策:“既然各处湖泊高,那便等荆南伊慎、王锷的飞轮船到来,先依托巨船夺取蔡贼城外的各砦栅,然后才可从容决堤泄水。”

  高岳当机立断:“自即日起,要求各线官军抽出三分一的士卒,沿汝南城方圆五十里内割草砍柴,每得柴草一围,赏钱五十文。”

  “节下,攻城突破口在哪?”三位一起请示。

  高岳指着地图说:“城东和东南,即鸿池陂、西湖栗子洲,都被蔡贼决水浸灌,不过我军近不得城垣,那蔡贼也无法自此地杀出来,所以这两处完全可不用兵马守御封锁了。符直,你速速回去,告知徐泗和苏浦的两千精兵,他们就是本道的攻城主力了,调到城西和城西北的断济河处来,马上本道要先泄此河的水,并攻占此地,让定武、义宁军和于允元的兵马连成一线。”

  这样,徐泗和苏浦的两千兵马,自出击颍州起就是机动兵力,结果鬼使神差,到了打汝南时,还是高岳袖中的一柄利刃。

  接着高岳让李宪回去,继续统领数千淮南镇兵,与严震武昌军围困南湖、柴潭处。

  至于周子平,高岳临时委任他为“刈草使”,任务就是督促各面官军,全面砍柴割草,“蔡人环绕汝南乡里的屋舍,也不必客气,统统拆毁为木材备用。”

  接下来数日,吴少阳稳不住了,他反复登上子城望楼,观看到:

  各处的官军,正在漫山遍野地,割草,砍柴,拆房子。

  然后把草扎成捆,把柴也扎成捆,将房子里的木梁同样竖起来,成排成列地搁在营垒前,太阳出来便晒烤,雨来了就覆上毡布,十分尽心。

  “高岳意欲何为,莫不是要用这些填没环城的湖水?”吴少阳问到。

  四周的将校无不哄然大笑。

  直到荆南军的五艘巨大飞轮船,越过了汶港栅,开始出现在城南的汝水河面上时,吴少阳才觉得有一丝压力。

  飞轮船即车船,一般为人熟知的是南宋时期杨幺在洞庭湖起义时所用的战船。可唐代其实已有车船,便是曹王皋创制的,当然最早曹王皋的飞轮船,是双轮的,船只体型也比较小,不过当时却备受赞誉:这种船不用风帆和摇橹,稳定性和适航性好,且减省人力。于是曹王皋再接再厉,又搞出四轮船来,这种船长四丈二尺,宽一丈三尺,船舷边各有一对轮,入水一尺,用人踩动,行进如飞,在昔日对淮西的战斗力多立功勋。

  曹王皋薨后,继任的荆南节度使樊泽也很专注飞轮船的改良,他的目标就是“更快更大更强”,并托付给有丰富实战经验的伊慎、王锷施行。

  现在伊慎和王锷开来的五艘飞轮船,各艘长有十二丈,高四丈,船底阔三丈,两侧各有五个转轴大轮,其甲板声设楼三层,载员三百人,前端左右各有拍杆,悬着巨石,破浪而来。

  很快,这五艘飞轮船便绕着汝水而行,直接穿过了汝南马面墙和堤坝的视线范围内。

  蔡兵们在各马面和营砦处,像蚂蚁般跑动着,弹射弩砲,发射火箭,乃至抛出绳钩,要对付飞轮船。

  然则飞轮船两侧和楼宇外的木板足有七寸厚,普通的箭簇根本射不进去,弩砲也因其闪电般的速度而先后失的,至于绳钩刚刚扔到船上,就被铁斧斩断......

  “怎么,这荆南的船要做什么?派人泅水过去,用麻绳绞住那轮子,它们就完了!”子城上观战的吴少阳跑跑跳跳,卖力指挥。

  可这时候飞轮船,却已顺着汝水,过了城北的大堤,直接往城西断济河而去了......

  在到。

  当日,入宫的灵虚公主告诉了皇帝:宣武军奏事官此来,暗中带着吴少诚首级,准备请求朝廷终止对蔡州讨伐的。

  先前皇帝正在翰林学士韦执谊、判度支裴延龄的伴同下,于蓬莱阁水亭处消遣,并听取国计方面的汇报,结果阁门使和监门大将军那边来报:

  秘书监刘太真、侍御史穆赞和集贤院学士梁肃等,在光顺门外,称有事要奏请。

  “若是淮西事,替朕去告诉他们,如果军队有伤亡,朕会征募补充,如果有将领不称职,朕会惩处替换——但要说让朕和蔡州罢战,还是让他们及早退去。”皇帝直接如此说到。

  然后他对韦执谊说:“朕专等第五守义回来,带回高郎的佳音就好,想必汝南城也已摇摇欲坠、朝不保夕了,既然蔡贼覆灭在即,朕岂可半途而废呢?”

  这时候,裴延龄忽然脸色悲戚,带着怒火对皇帝说:“臣延龄曾听到风言,全是对高中郎的猜忌污蔑之辞。”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