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子当如孙仲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334章 圣女的信心

[字数:3491 更新时间:2018/7/12 5:39:00]




  确定了山下敌人果然是在第一时间整兵进攻,同样,也就确定了山上内鬼的存在。孙权试图在脑海里回忆历史,可惜,他对这黄巾后期的首领真心不太了解,除开比较有名的黑山张燕和管亥外,孙权听过的,也就只有廖化,周仓,裴元绍几人,但这几个偏偏属于散人一类。

  管亥还在包围北海,基本可以排除。黑山张燕的嫌疑很大,如果山下就是张燕的人,那么张燕的目的就是使用武力,强行整合黄巾,他知道张宁召集这场聚会,肯定是能拿出一些东西来,于是张燕不得已,不愿意被张宁取得先机,只能选择走极端。

  想到这里,孙权一边往回赶,一边跟张宁交流起来,

  “初步判断,大概有三种可能。我记得你之前说过,目前还没到的,有黑山军首领张燕,跟汝南军首领龚都,这两人迟迟未到,自然拥有最大的嫌疑。如果下面的敌人是张燕,那么内鬼可能就是山上同属黑山军的杨凤。而如果敌人是龚都,内鬼则应该就是同样从汝南那边过来的何曼、刘辟。当然,我对你们内部的情况了解不多,或许私底下还有其他人跟这两股势力走得很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打一开始,发现这里所有人都对我那么友好,我就觉得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孙权的意思很明显,有人的善意是故意装出来的,越是反常的,越可能有问题。张宁事先还以为是别人给她面子,实在是太了很多,张宁始终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她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真相”吧,

  “第三种可能是什么?”张宁突然发问。

  孙权咧嘴笑了笑,他知道这是张宁潜意识在逃避,她希望会是第三种可能,她不愿相信自己的亲人会做出这种自相残杀之事来,

  “第三种可能啊,那可是最坏的一种可能哦。”孙权看着张宁说道。

  张宁猛地转过头来,咬着牙道,

  “你说!”

  孙权眼睛一翻,张宁不想死心,那就让她死心好了,直接说道,

  “第三种可能,下面的敌人是朝廷军,换句话说,山上有人彻底背叛了太平道!”

  黄巾内部火拼,是内斗没错,也可以说是清除异己,只要你愿意臣服,对方还可能留你一命,特别是像张宁这种有象征意义却无实权的人物,只要她自己不去作死,活下来的可能还是不小的。但如果来的是朝廷军,是真正的“外敌”的话,那么一些小喽啰,他们可能放过,有名有姓的黄巾高层,绝对一个都跑不掉。有内鬼帮忙,还怕出现漏网之鱼?

  听完这话,孙权突然发现,张宁竟然平静了下来。这是一种压抑到诡异的平静,反而更突出了张宁内心的波澜。

  这个时候,孙权才蓦然想起一件事,他也明白,张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原来在张角最初起义的时候,他的计划是十分完善的,各路黄巾秘密齐聚,甚至在宫中都有人作为内应,然而,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张角的一个门徒唐周,向朝廷告密,害得黄巾一大首领马元义被抓殉道,朝中内线也相继被铲除,于是张角不得已,只能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提前起义,要不然的话,最后的结果还真不好说呢。

  自那以后,叛徒在黄巾内部,在张宁心中,就成了一大禁忌。你内斗还没什么,你不听指挥,不服管教也没什么,但当叛徒投靠朝廷,出卖战友,那凌迟一万次都不足以解恨!

  “我有一个问题。”沉默许久的张宁突然开口,“如果是朝廷军,会是哪个诸侯的军队?袁术现在一心跟刘表交战,孔融自顾不暇,刘备派兵去了北海驰援,那么从地理位置上讲,剩下能出现在这边的,只有陶谦,曹操,公孙瓒,袁绍。这些诸侯,费力过来剿灭我们,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这一刻的张宁冷静得可怕,现今的有道理。从动机上讲,是朝廷军的可能性确实是最小的。曹操目前根本不可能在不知不觉当中行军到此,陶谦也不像是会主动出击之人,唯有袁绍,好大喜功,或许有做此事的可能,但袁绍阵营目前的重心应该还在北方,朝东边扩张的时候还早着呢,袁绍麾下那么多智囊,不会做出这种好高骛远的决策。师姐,看来你很清醒,那依你看,目前我们最可能的敌人是谁?”

  “张燕非常自傲,我相信,他迟迟未到,并不是在暗地里做什么,而是他根本就没打算过来。与之相比,何曼、刘辟已到,同属汝南的龚都却始终没出现,他才是最可疑的。这些年,汝南军跟我们来往不多,这一次却如此积极,现在想想,确实有些问题。”张宁冷静分析道。

  孙权眼睛一眯,

  “所以,内鬼是何曼跟刘辟?”

  张宁转向孙权,

  “现在内鬼是谁,真的很重要吗?山下马上就攻上来了,这一次各路首领都只带了些许亲信,加在一起估计也只能凑个几百号人。我不希望因为一时之私怨,去跟内鬼纠缠,而错过了最佳的逃跑时机。唯有人还在,才有东山再起的那一道。

  孙权心中一动,

  “所以,师姐你是想,待会儿让各路首领分头逃命?那不管谁是内鬼,至少他们也害不了其他人?”

  “没错。”张宁点头,“至于谁是内鬼,只要事后打探一下山下到底是哪一方人马,大家心里不就都有数了?”

  “可这样一来,你们之间也算是彻底翻脸了吧?”孙权不由说道。

  “不同心之人,要来何用?!最后剩下的,我相信才是我太平道真正需要的!”

  张宁果断止损,丝毫不拖泥带水,倒是让孙权高看不少。虎父无犬女,张角教了一个好女儿。

  “师姐确实是做大事的人。”孙权赞叹一声,“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包括其他首领,该如何在重兵包围之下逃脱?”

  张宁一愣,刚刚还非常冷静睿智的太平道圣女,愕然的望向孙权,

  “如何逃脱,师弟你没主意吗?”

  听到这话,孙权比张宁还要愕然,

  “我为什么会有主意?我们不是都没找到能通往山下的密道吗?”

  “那师弟你当初是如何从白马寺后山,在慈航静斋眼皮子底下逃脱的?”张宁问道。

  孙权白眼一翻,好家伙,感情这女人是把自己当成逃跑专家了。我说她怎么这么镇定,原来她的信心居然出自这么离谱的地方!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