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之北境之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378章 罗布归来

[字数:5684 更新时间:2018/9/14 13:47:00]




  别看韩湛在汉献帝面前,为臧洪求得了北海太守之职,但他的心里并不满足。他记得当初韩湛把自己扣在冀州之时,曾经向自己承诺,说会保荐自己担任青州刺史,如今却是一个区区的北海太守,这差别也未免太大了吧。臧洪带着一肚子怨气,来到了田丰的府邸,想找自己的这位老朋友诉诉苦。

  田丰得知他的到来,连忙出府相迎,口称:“不知子源前来,吾不曾远迎,还请多多恕罪。”

  “元皓,你我乃是相交多年的朋友,就用不着这些虚礼了。”臧洪牵着田丰的手,朝府内走去,嘴里说道:“走走走,你我今日一醉方休。”

  两人来到田府的会客厅里,田丰命下人去整治酒菜,随后朝臧洪拱拱手,说道:“今日主公保荐子源为北海太守,吾还不曾恭喜你呢。”

  “唉,别提了,”臧洪摆了摆手,说道:“当初韩府君把我强留在冀州,说是会保荐吾为青州刺史,谁知如今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北海太守。”

  “子源,此言差矣。”田丰听臧洪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对他说道:“主公非是不守信用,而是另有别的原因。”

  “什么原因?”这次轮到臧洪疑惑不解了。

  “子源,我来问你。”田丰望着臧洪问道:“如今青州在谁的手里,北海又在谁的手里?”

  “这还用说么,青州在公孙瓒的手里,刺史田畴是他的手下。北海原本属于孔融,如今却被韩府君巧取豪夺。”

  “这就对了,青州如今还在公孙瓒的手里,就算主公保荐你为青州刺史,你觉得田畴会乖乖为你让位吗?”田丰笑着说道:“以吾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你的北海太守。等将来主公取了青州之后,刺史之位是绝对少不了你的。”

  臧洪原本是个绝顶聪明之人,只不过在这件事上钻了牛角尖,经田丰这么一说,他立即意识到自己错怪了韩湛。他抬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巴掌,懊恼地说:“见鬼,是我错怪了韩府君。他取得了北海之后,立即就把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吾来治理,吾居然不领情,真是惭愧啊。”

  就在臧洪和田丰饮宴的时候,在州牧府内,陈到正在好奇地问韩湛:“主公,臧洪乃是张超的手下,他原本是奉命到幽州联络大司马刘虞,谁知被主公扣押,想必对主公心生怨恨。您让他去担任北海太守,这合适吗?”

  “臧洪善内政,又是忠义之辈。”对于陈到的担心,韩湛不以为然地说:“本侯任命他被北海太守,就是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至于他以后是忠于本侯,还是背叛本侯,都顺其自然吧。”

  韩湛说完这话,忽然想起了罗布那厮,觉得他不在自己的身边,感觉有诸多不便。总不能让陈到这个管理上千人的将军,给自己当贴身侍卫吧。于是他问陈到:“叔至,罗布回来没有?”

  陈到摇摇头,说道:“没有。主公不是说过,在八姑没有身孕之前,不准他回邺城,否则打断他的第三条腿吗?”

  “是吗?本侯说过这话吗?”韩湛否认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之后,又接着自言自语地说:“罗布这个白痴,你就不知道把八姑带回邺城吗?这样既可以留在自己身边护卫,又能有机会让八姑有身孕,一举两得之事,他居然不懂,真是气死本侯了。”

  韩湛的话刚说完,外面就急匆匆地跑进来一名护卫,情绪激动地禀报说:“启禀主公,罗侍卫回来了。”

  听说罗布回来了,韩湛顿时喜笑颜开。正准备起身相迎,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自己是主公,为何要出门迎接自己的部下,这成何体统。便重新坐下,板着脸对护卫说:“你出去把罗侍卫叫进来,本侯要见他。”

  过了片刻,罗布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跪下向韩湛行礼:“属下参见主公!多日不见,不知主公可一切安好?”

  “真是没想到,几日不见,罗布越发会说话了。”韩湛听到罗布这么说,便调侃地问:“是八姑教你的吧?”

  罗布没有说话,只是嘿嘿地傻笑着,等于是默认了韩湛所问的问题。

  “行了,别笑了。”韩湛故意板着脸问道:“本侯问你,八姑可曾有身孕?”

  “没,没有。”罗布听到韩湛的这个问题,有些为难地说道:“还不曾有身孕。”

  “本侯不是对你说过,”韩湛看到罗布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便想吓唬吓唬他,故意板着脸说:“假如在八姑有了身孕之前,让本侯再看到你的话,一定打断你的第三条腿。看来你是想进宫当小黄门,那本侯就成全你……”

  “主公,主公,”韩湛的话把罗布吓住了,他连忙辩解说:“属下不在主公的身边,担心主公的安危,所以在涉国县一:“罗布,你真是找了一个贤内助啊。有了她的帮助,你将来一定可以飞黄腾达的。”

  “主公,属下在回来的路上,听说蔡小姐有喜了。这可是出这个名词时,韩湛先是一愣,随后便想到了罗布口中的妻子,肯定是八姑。反正八姑和蔡琰之间比较熟悉,让她们见见面,也不是什么坏事,便点了点头,说:“好吧,待会儿你就带八姑过来,我让你们去见见昭姬。”

  看到韩湛同意自己带八姑去见蔡琰,罗布顿时喜出望外,他朝韩湛磕了一个头,恭恭敬敬地说:“主公,小人现在就回家把八姑领过去,让她去向蔡小姐道喜。”

  别看韩湛在汉献帝面前,为臧洪求得了北海太守之职,但他的心里并不满足。他记得当初韩湛把自己扣在冀州之时,曾经向自己承诺,说会保荐自己担任青州刺史,如今却是一个区区的北海太守,这差别也未免太大了吧。臧洪带着一肚子怨气,来到了田丰的府邸,想找自己的这位老朋友诉诉苦。

  田丰得知他的到来,连忙出府相迎,口称:“不知子源前来,吾不曾远迎,还请多多恕罪。”

  “元皓,你我乃是相交多年的朋友,就用不着这些虚礼了。”臧洪牵着田丰的手,朝府内走去,嘴里说道:“走走走,你我今日一醉方休。”

  两人来到田府的会客厅里,田丰命下人去整治酒菜,随后朝臧洪拱拱手,说道:“今日主公保荐子源为北海太守,吾还不曾恭喜你呢。”

  “唉,别提了,”臧洪摆了摆手,说道:“当初韩府君把我强留在冀州,说是会保荐吾为青州刺史,谁知如今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北海太守。”

  “子源,此言差矣。”田丰听臧洪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对他说道:“主公非是不守信用,而是另有别的原因。”

  “什么原因?”这次轮到臧洪疑惑不解了。

  “子源,我来问你。”田丰望着臧洪问道:“如今青州在谁的手里,北海又在谁的手里?”

  “这还用说么,青州在公孙瓒的手里,刺史田畴是他的手下。北海原本属于孔融,如今却被韩府君巧取豪夺。”

  “这就对了,青州如今还在公孙瓒的手里,就算主公保荐你为青州刺史,你觉得田畴会乖乖为你让位吗?”田丰笑着说道:“以吾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你的北海太守。等将来主公取了青州之后,刺史之位是绝对少不了你的。”

  臧洪原本是个绝顶聪明之人,只不过在这件事上钻了牛角尖,经田丰这么一说,他立即意识到自己错怪了韩湛。他抬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巴掌,懊恼地说:“见鬼,是我错怪了韩府君。他取得了北海之后,立即就把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吾来治理,吾居然不领情,真是惭愧啊。”

  就在臧洪和田丰饮宴的时候,在州牧府内,陈到正在好奇地问韩湛:“主公,臧洪乃是张超的手下,他原本是奉命到幽州联络大司马刘虞,谁知被主公扣押,想必对主公心生怨恨。您让他去担任北海太守,这合适吗?”

  “臧洪善内政,又是忠义之辈。”对于陈到的担心,韩湛不以为然地说:“本侯任命他被北海太守,就是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至于他以后是忠于本侯,还是背叛本侯,都顺其自然吧。”

  韩湛说完这话,忽然想起了罗布那厮,觉得他不在自己的身边,感觉有诸多不便。总不能让陈到这个管理上千人的将军,给自己当贴身侍卫吧。于是他问陈到:“叔至,罗布回来没有?”

  陈到摇摇头,说道:“没有。主公不是说过,在八姑没有身孕之前,不准他回邺城,否则打断他的第三条腿吗?”

  “是吗?本侯说过这话吗?”韩湛否认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之后,又接着自言自语地说:“罗布这个白痴,你就不知道把八姑带回邺城吗?这样既可以留在自己身边护卫,又能有机会让八姑有身孕,一举两得之事,他居然不懂,真是气死本侯了。”

  韩湛的话刚说完,外面就急匆匆地跑进来一名护卫,情绪激动地禀报说:“启禀主公,罗侍卫回来了。”

  听说罗布回来了,韩湛顿时喜笑颜开。正准备起身相迎,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自己是主公,为何要出门迎接自己的部下,这成何体统。便重新坐下,板着脸对护卫说:“你出去把罗侍卫叫进来,本侯要见他。”

  过了片刻,罗布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跪下向韩湛行礼:“属下参见主公!多日不见,不知主公可一切安好?”

  “真是没想到,几日不见,罗布越发会说话了。”韩湛听到罗布这么说,便调侃地问:“是八姑教你的吧?”

  罗布没有说话,只是嘿嘿地傻笑着,等于是默认了韩湛所问的问题。

  “行了,别笑了。”韩湛故意板着脸问道:“本侯问你,八姑可曾有身孕?”

  “没,没有。”罗布听到韩湛的这个问题,有些为难地说道:“还不曾有身孕。”

  “本侯不是对你说过,”韩湛看到罗布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便想吓唬吓唬他,故意板着脸说:“假如在八姑有了身孕之前,让本侯再看到你的话,一定打断你的第三条腿。看来你是想进宫当小黄门,那本侯就成全你……”

  “主公,主公,”韩湛的话把罗布吓住了,他连忙辩解说:“属下不在主公的身边,担心主公的安危,所以在涉国县一:“罗布,你真是找了一个贤内助啊。有了她的帮助,你将来一定可以飞黄腾达的。”

  “主公,属下在回来的路上,听说蔡小姐有喜了。这可是出这个名词时,韩湛先是一愣,随后便想到了罗布口中的妻子,肯定是八姑。反正八姑和蔡琰之间比较熟悉,让她们见见面,也不是什么坏事,便点了点头,说:“好吧,待会儿你就带八姑过来,我让你们去见见昭姬。”

  看到韩湛同意自己带八姑去见蔡琰,罗布顿时喜出望外,他朝韩湛磕了一个头,恭恭敬敬地说:“主公,小人现在就回家把八姑领过去,让她去向蔡小姐道喜。”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