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替天行盗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零五章【黄土岗】(下)

[字数:4029 更新时间:2019/8/14 5:58:00]




  他向常柴了解了一下,黄土岗是位于奉是夜晚,今晚的打清朝那时候起就将死后无人认领的尸体送到这里安葬,后来渐渐延续下来成为一个传统,就连现在也经常看到有尸体被抛到这个地方。

  罗猎看到远处两道绿光,却是一只在乱葬岗觅食的野狗,野狗支棱着耳朵警惕地向他张望着,过了一会儿,转身跑远。

  罗猎利用手电筒照亮周围,看到雪地上有不少凌乱的足迹,花了一会儿功夫从凌乱的足迹中找出了一些规律,罗猎循着其中一行足迹向乱葬岗的深处走去,他的精神力向周围蔓延开来,这样冷寂的环境对他精神力的探察倒是一件好事,罗猎在一座残破的石碑后停下脚步,因为他察觉到前方有活跃的脑电波,利用这石碑,可以隐藏身体,避免对方发动袭击。

  罗猎冷静分辨了一下,潜藏在周围的共有五种不同的脑电波,而在其中他并没有发现熟悉的那一个,也就是说已经排除了家乐在这里的可能。罗猎的身体躲在石碑后,他扬声道:“我来了,你们不必躲着了。”罗猎的声音在旷野中回荡,并没有人回答他。

  罗猎短时间内已经判断出对方五人藏身的位置,他摘下自己的帽子,向一旁探伸出去,帽子刚刚露出一部分,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响,呯!一颗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在帽子上,将帽子射出一个破洞,罗猎幸亏及时缩回手去,他呼了口气,看来对方根本不是跟他做交易的,对方的目的就是要将他引到这里并将他杀死。

  罗猎掏出一把手枪,装上消音器和瞄准镜,这都是他自行改进和打造的,他拥有着太多关于未来武器的知识,只需利用其中的一部分就能够改造出准确率和杀伤力提升数倍的武器。

  利用墓碑的掩护,罗猎对准了刚才射击的地方,狙击者就藏身在距离他两点钟位置的大树之上,对方可以隐藏身形,却藏不住脑电波,罗猎在锁定目标位置之后,果断开了一枪。

  子弹通过消音器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轻微到敌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他开枪,直到树上发出一声惨叫,藏身在树冠内的狙击者从高处跌落下去,这声惨叫吸引了他同伴的注意力。

  罗猎在这个时候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右前方,当敌人回过神来,同时调转枪口开火的时候,罗猎已经躲藏在一座坟包的后方,子弹接连射中那座坟包,泥土和积雪漫刚才被他击中的那一人已经丧命。

  罗猎扬声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再不现身,我就不客气了。”

  突突突!一道道迅猛的火力射向罗猎藏身的地方,对方因为同伴的死而恼羞成怒,架起一挺轻机枪向目标扫射,迅猛的火力压制得罗猎一时间无法反击,而此时,他感觉到敌人又有了行动,在机枪火力压制自己的同时,有两道不同的脑电波分从左右绕向他的身后对他进行包抄。

  罗猎暗自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些人无异于主动送死,凭借着感知对方脑电波所在位置的能力,罗猎事实上已经拥有了比瞎子夜眼还要厉害的能力,夜眼必须在建立在看到的前提下,而罗猎不必亲眼看到,精神力就是他的眼睛,只要对方有脑电波的活动,罗猎就可以准确锁定对方的位置。

  罗猎之所以敢独自前来,正是建立在他不断壮大精神力的基础上。一道刀光从罗猎的手中飞了出去,飞刀飞行的轨迹完全背离了物理学的规律,飞刀似乎拥有了自己的生命。

  两名意图包抄罗猎的黑衣人先后听到了风声,当他们意识到这风声和刚才不同的时候,看到了耀眼夺目的刀光,此时方才意识到那声音是飞刀掠空的尖啸。

  当两人先后栽倒在雪地上,飞刀在射杀两名敌人之后,随即向机枪手的方向射去,快如流星逐月,刀锋刺入机枪手的咽喉。

  硝烟仍在,激烈的枪火声却已经平息。

  一位头戴毡帽的老者已经意识到局势急转直下,他马上就做出了离开的决定,在他仓促逃离交火现场约有半里的时候,方才回头去看是不是有人追来。他转身的时候,前方却传来一个声音道:“您找我?”

  老者一怔,不过出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手枪对准声音发出的方向就射,接连两发子弹射空,手腕被对方抓住,一柄冰冷的匕首抵住了他的咽喉。

  老者松开手,手枪掉落在地上,对方扯下他的毡帽。

  罗猎并不认识眼前的老者,他也不关心对方的身份,低声道:“家乐在哪里?”

  那老者冷哼一声道:“我怎么知道?”

  罗猎道:“你是谁?”

  老者道:“你杀了我的侄女,你会不知道我是谁?”

  罗猎根据他的话推断出他的身份,这名老者应当是索命门的门主骆长兴,在黄浦的时候,叶青虹遇袭住院,索命门顶级杀手骆红燕假扮护士前去行刺,被罗猎当场斩杀。此前岳广清就提醒过他,索命门骆长兴也来到满洲复仇,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

  罗猎道:“骆老先生为了杀我也算是煞费心机了。”

  骆长兴怒视罗猎道:“技不如人,我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罗猎道:“你只需要把那孩子交给我,我就放你一马。”

  骆长兴怒道:“我说了不知道!我们索命门只杀人不绑架。”

  罗猎看他的样子不像撒谎,心念一转,骆长兴应当没有撒谎,家乐失踪并非小事,徐北山到处寻找,这件事许多人都应当知道,索命门利用这次机会来将自己引入圈套,只是他们没想到啃到了一块硬骨头,非但没有吃下自己,反而硌坏了牙齿。

  骆长兴现在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他抱着为侄女复仇之心而来,可是一交手才发现,罗猎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这次非但没有铲除罗猎,反而折掉了四名得力手下,其实他为骆红燕复仇已经背离了索命门的传统规则,索命门以杀人为职业,这个古老的杀手组织向来以人命换酬金,如果任务失败被杀,只能怪他们技不如人,他们不会疯狂复仇,因为报复会让他们失去理智,会让他们背离职业的初衷,如果说复仇的话,被杀者更应该找他们复仇才对。

  罗猎道:“当初是谁雇佣你们谋杀我妻子的?”

  骆长兴惨然笑道:“罗猎,你的确很有本事,败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红燕之死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我们索命门有自己的规矩,从来都不会出卖雇主。”

  罗猎望着骆长兴笑道:“从来都不出卖?可你知不知道我因何会及时发现骆红燕谋杀我妻子的事情?因为你们的雇主提前出卖了她。”

  骆长兴因罗猎的这句话而心乱,他怒道:“你撒谎!”

  罗猎真正的意图在干扰骆长兴的心神,在骆长兴心神不定的时候,他就有了可趁之机:“是郑万仁让你来杀我的对不对?”

  骆长兴虽然是索命门的门主,可是其心智却无法和罗猎相提并论,在罗猎一系列的干扰下,突然听到这句话,他目光茫然道:“你怎么知道?”

  催眠不同的人要采用不同的方法,罗猎这次采用的先是欲擒故纵,趁着骆长兴陷入迷惘之时,猛然给出一个正确的问题,骆长兴的思路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所牵制。

  罗猎又道:“也是他让你派人暗杀我妻子?”

  骆长兴茫然摇了摇头道:“不是……”

  “那是谁?”

  骆长兴喃喃道:“穆天落……”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