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唐锦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二十章 出城抢人

[字数:5098 更新时间:2019/11/8 16:32:00]




  眼瞅着卫尉寺一行官员前呼后拥出城而去,有兵卒凑到侯莫陈麟身旁,小声道:“校尉,咱们大将军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今晚任何人都不能放出城去,尤其是卫尉寺的人……眼下可如何是好?大将军的脾气您也晓得,必然饶不了您。(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侯莫陈麟咬了咬牙,心里将独孤览的八辈祖宗被问候了一遍。

  你想出城干什么不关我事,可北边把守开远门的便是你独孤家的子侄,为何偏要舍易取难,来我这金光门?有黑锅不让你家子侄去背,偏偏要让老子背,欺负人呐?

  家中也尽是一些没骨头的,岂能答允独孤览这等欺人太甚的要求?

  他目光怨愤,对属下的提醒充耳不闻,既然放了独孤览出城,事后无论自家大将军亦或是兵部,都是要追究他的责任的,逃无可逃,他纵然心中不忿,可家主下令,如何敢拒绝?

  吐出口气,侯莫陈麟眼珠儿转转,觉得心里憋得难受,他不想让独孤览也畅快。

  将这个下属轰走,招招手将自己的亲兵叫到跟前,小声叮嘱几句。

  那亲兵连连点头,待到侯莫陈麟吩咐完,便转身快速跑开……

  侯莫陈麟看了看黑洞洞的城门,又抬头瞅了瞅灯火明亮的城门楼,颇有些心潮起伏。

  曾经同气连枝的关陇世家,如今已然是一盘散沙了啊……

  *****

  房俊是真的没料到,长孙家居然能够指使独孤览这样的人物半夜三更的出城去抢人,甚至面对拒不放行的守城兵卒用上了无赖手段……

  独孤览那是何等人物?

  别看平素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独孤家元老的身份即便在李二陛下面前也硬气得很,据说当年元贞皇后最是喜欢她这个娘家侄儿,一度想要将平阳公主嫁给他,最后还是为了笼络满门虎将的晋阳柴氏,这才选了柴绍。

  而后来平阳公主与柴绍夫妻不睦,最后郁郁而终,高祖皇帝与李二陛下尽皆扼腕叹息,觉得若是当年将平阳公主下嫁给独孤览,平阳公主必然不会早早死去……

  愈发对独孤览青睐有加。

  这样一个人物,即便长孙无忌身为关陇士族的首领,又如何能够轻易指使得动?就算指使得动,又如何能够舍下脸皮为了出城而做出“头撞城门”这等无赖行径?

  很显然,长孙无忌许给了独孤览天大的好处。

  而独孤览即便是得了好处,但是此番作为之后,颜面尽失是肯定的,彼此之间还如何保持以往同进同退、亲密无间的关系?

  看来,无论是独孤览,亦或是长孙无忌,都已经认识到如今的关陇集团早已濒临崩溃,分道扬镳乃是迟早的事,还不如趁着最后的亲密阶段,尽可能的给自己谋求一些利益。

  最重要的是,前来房府报讯的居然是金光门守门校尉侯莫陈麟的亲兵……

  ……

  房俊从床榻上起来,萧淑儿温柔小意的服侍他穿好衣裳,叮嘱道:“这黑灯瞎火的,要多带些人在身边,如今长安城解除宵禁,市井地痞满街乱窜,偷抢斗殴时有发生,可不是人人都识得你这个兵部尚书,万一有那没长眼的盯上你,少不了凶险。”

  房俊点头应承下来:“放心,此番出城乃是与卫尉寺那帮家伙打擂台,不多带些人怎么成?”

  宵禁的取消,在刺激经济的同时,也导致治安状况的糜烂。

  从京兆府到长安、万年两县,没有谁有这种处置夜间治安的经验,毕竟这么多年都是净街鼓一响,整个长安城安安静静屁事儿没有。如今陡然之间各路牛鬼蛇神都在入夜之后跳了出来,夜色笼罩出入不禁,简直就是犯罪的最好温床。

  这等情形还需要各级衙门略微适应之后,加大大理力度,才能够渐渐扭转。

  伸手摸了摸萧淑儿微微隆起的小腹,房俊宠溺着叮嘱道:“夜晚渐凉,你有孕在身,快快回到床上躺好,莫要染了风寒。”

  萧淑儿拢了一下鬓角散发,娇嗔着道:“哪里就那般娇弱了?”

  房俊哈哈一笑,搂过她的肩膀,在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道:“小心无大错,你现在可是重点保护,不要任性。”

  “嗯。”

  萧淑儿心里就好似藏了一窝蜜,甜丝丝的分外受用,伸手搂了一下夫君健硕的腰身,乖乖的回到床榻上躺好。

  房俊温柔的给她盖好被子,这才吹熄了蜡烛,出了卧房。

  卫鹰牵着马候在门口,亲兵部曲也尽皆整装待发,房俊上前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当先出了府门。

  身后亲兵部曲也个个上马,紧随其后驶出府门。

  已经接近半夜,街道上行人渐渐稀少,少有的一些行人见到这一队骑兵招摇过市,纷纷驻足观望,啧啧称奇。

  由于宵禁被暂时取消,导致治安状况有些混乱,故而各级衙门严禁城内骑马,即便是马车亦要保持行驶速度,所以以往这种纨绔子弟策马长街的景象等闲很难看到。

  一行人速度倒也不快,直至金光门下,早有兵卒迎了上来,远远的喊道:“城门已闭,不许通行!”

  房俊到了近前勒住战马,摆了摆手,身后有人将一张出城勘合递给兵卒,兵卒显然不认字,拿着勘合往回跑。

  须臾,一身甲胄的侯莫陈麟快步跑来,冲着马上的房俊施礼道:“末将守城校尉侯莫陈麟,见过房少保!”

  借着城头的灯火,房俊敲了敲这人的相貌,问道:“刚刚卫尉寺出城了?”

  侯莫陈麟道:“正是。”

  房俊又道:“可曾出示出城勘合文书?”

  侯莫陈麟摇头道:“不曾。”

  房俊仔细瞅着这人,倒也没发火,缓缓问道:“汝既然身为守城校尉,自当知晓若无文书凭证,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为何却又将其放出城去?”

  侯莫陈麟倒也光棍,也不辩解,只是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末将玩忽职守,甘愿领受刑罚。”

  “呵呵……”

  房俊在马上笑了笑,都是关陇一家,先是放了独孤览出城,一转头又向自己报讯……有意思。

  “行吧,既然认识到违反军规,那回头自己去兵部领受责罚。开门,本将要出城办事。”

  “喏!”

  侯莫陈麟赶紧起身,招呼兵卒打开城门。

  看着房俊带着亲兵部曲自城门洞呼啸而过,侯莫陈麟眉头紧蹙。

  他是军职,以往犯了错自当由卫尉寺审讯量刑,怎地房俊刚刚却让自己前往兵部领受责罚?

  兵部何时掌管军中法纪了?

  *****

  正逢月初,暗月无光。

  一行兵卒浩浩荡荡自西方官道逶迤而来,足足有将近五百人。

  队伍正中,长孙光以及一干属下尽皆解去甲胄,身穿寻常军装,被严密看管。

  事实上也用不着看管,唐军法纪森严,谁若是畏罪潜逃,不仅抓住之后枭首示众,全家也得跟着遭罪,流放几乎不可避免。似长孙光这等世家子弟,自然不会将其全家流放,但是由此而来的损失也绝对不小。

  更何况,长孙光才不认为自己会有性命之虞……

  自西域返回长安之时,定会有军中同族一起出发,将西域之事汇报家中,长孙光虽然不是嫡支子弟,但是血缘也并不远,犯下此等大罪更是收到家族命令,家族岂能不管?

  只要长孙无忌出头,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他……

  等到押送长孙光以及其所部一干兵卒的队伍抵达长安城外驿站,早有兵部右侍郎崔敦礼率领百余兵卒在此等候,人一到,即刻五花大绑关进囚车,打算连夜运入城中,关押进兵部大牢。

  直到这个时候,长孙光才发觉不对劲。

  兵部还真敢将他们压入大牢,越权审判?

  之前所有的镇定,都来自于他认定了卫尉寺不可能任由兵部将审判兵卒、掌军法的权力让出去,然而此刻见到来的都是兵部的人,长孙光顿时惊骇欲绝……

  进了兵部衙门,哪里还会有他的命在?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