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之鬼神无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2525江东有鸟,一鸣惊人(14)

[字数:3905 更新时间:2019/3/15 7:14:00]




  贾诩在旁默不作声,眼下局势对于他们曹魏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这庞大的基业几乎是赌在孙权到底会不会出兵的几率上。而无论是曹操和贾诩都很清楚,若无意外的前提之下,孙权会出兵的几率将会是极其之高!!
  “魏王,倒也不必多虑。那孙仲谋自接领江东,多是在把守疆域,少有主动征伐。这些年来其辖下除了一些小打小闹的战事外,鲜有超过数万以上兵力厮杀的大战。孙仲谋的大战经验极其缺乏,加上以他这些年来的作风来看,不像是有如此庞大野心之辈。”夏侯惇忽然震色,向曹操谓道。曹操听了,却是一沉色,道:“元让可曾听过,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典故。那孙仲谋多年来在江东稳守局势,却暗中一直在积蓄实力,若然掉以轻心,孤将成为此鸟之猎食!!”
  “区区孙仲谋竟有此能耐!!?”夏侯惇听话,一脸地不可置信,毕竟自曹操建立势力至今,击败过无数强敌,就连孙仲谋之父孙文台也是死在了曹操的算计之下。而以孙仲谋这些年来的表现来看,充其量不过是个继承家业,独领一方的毛头小儿罢了。
  曹操深有含义地看了夏侯惇一眼,表情却是淡若自如,道:“小觑任何潜在的敌人,最终都会自食恶果。元让,此鸟之志恐怕非你之想象。”
  曹操话音一落,夏侯惇不由地神色一变,内心慌乱起来。毕竟正如曹操刚刚所分析的,荆州乃是曹魏的后院,若然有失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必定会极大的影响自军与鬼神军的决战。
  就在此时,忽然有飞鹰的细作传来消息。贾诩先是从那员飞鹰细作手中接过密信,打开看后,神色略有变化,遂是向那飞鹰细作投去目光。那飞鹰细作会意,遂是快速地转身离开。旋即贾诩便快步地走到了曹操身旁,嘀咕了一阵后,曹操忽然眯起了眼睛,神色肃穆,遂向夏侯惇道:“元让你且先出去指挥战局,一切皆以稳重为先。”
  夏侯惇听话,心里却也着急,投眼望向贾诩,很想知道贾诩刚刚与曹操所说的内容。曹操见状,面色一沉,又向夏侯惇喊了一声:“元让!!”
  夏侯惇闻言,这回不敢再有怠慢,遂是从贾诩身上收回目光,向曹操拱手作揖一拜后,转身离开。
  少时,夏侯惇刚是走出敌楼,曹操便是面色一冷道:“好个孙仲谋,看来孤依旧还是小觑了他。没想到他竟然会托病不往荆州,却教其老母亲自前往。”
  “那孙家老母素来性子刚烈,依臣下之见,很可能说那孙仲谋本就无心接回其父遗骸,但却因风声走漏,被其老母所知,其老母坚持要去,只能任由其老母前往。”贾诩听话,凝色谓道。却说此番他派使者前往江东,早就暗中吩咐,秘密将消息暗中传到孙家老太耳中,原本是想借孙家老太施压逼孙权亲自前往荆州,可没想到地是孙权竟然托病不往,但却把孙老太引到了荆州。
  这下倒是把难题抛给了曹操。若是曹操把孙老太俘虏作为人质,反而给了孙权一个攻打荆州的借口。可纵然将孙老太放回去,却也不见得孙权会念恩,白白放过眼下的大好时机。
  “所谓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抛弃,当年汉高祖刘邦,为了王图霸业,纵其父被项藉所擒,也可抛至亲而不顾。如今这孙仲谋为了征伐荆州,与孤和马贼争雄天下,竟也可把其老母作为牺牲品,送到孤的手上。如此看来,这孙仲谋实在是心狠呐,这般人物也足以称之为枭雄了。”曹操扶须,呐呐而道,面色沉凝。
  贾诩在旁听着,但却一脸深沉的思索之色,正是在想办法如何扭转眼下局势。
  一阵后,贾诩还是没有做声,曹操心知眼下局势难以扭转,长吁了一声后,道:“且不管那么多了。文和,待会你修书一封,传孤的命令,先将孙仲谋的老母扣下,另外再让子孝速速调集荆州的兵力,准备好应战孙仲谋的江东大军。”
  贾诩听话,面色一凝,犹豫了一阵后,忽向曹操喊道:“魏王,臣下有一计,或许能扭转局势,但却牺牲巨大。臣下不敢贸然自主,该如何抉择还凭魏王决策。”
  贾诩话音一落,曹操霎是神色一震,一对枭目乍是射出了两道精光,一把抓住了贾诩的手,道:“眼下还有何办法,还请文和教孤!!”
  贾诩闻言,向曹操颔首一点,然后探身过去,在曹操耳边疾言快语地嘀咕起来。
  少时,贾诩道罢,曹操听完后,神色连变,眉头紧锁,似乎一时拿不下主意。
  “魏王,眼下恐怕唯有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方能有扭转之机。孙仲谋此举若被孙伯符得知,孙伯符必然大怒,并即刻起兵杀往荆州,去救其老母。我等却可凭此要挟,让那孙伯符为我军拦下孙仲谋的大军。而曹大将军却在暗中积蓄实力,一旦机会来临,说不定会有莫大的良机出现,让我军一举歼灭孙家兄弟二人!!”贾诩眼里闪烁着骇人的幽冷之光,他对于孙伯符的脾性早就有深刻的分析。孙伯符为人孝义,极重感情,不像孙仲谋那般的冷酷无情。因此贾诩料定,只要消息一传到孙伯符的耳中,孙伯符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发兵去救其老母,并且憎恨孙仲谋的无情。兄弟二人势必会因此心生间隙,待时自军再以孙家老母作为人质,逼迫孙伯符拦截孙仲谋的大军。想必到时孙仲谋肯定会设法说服孙伯符,而以孙伯符刚烈而又孝义的脾性,定会反过来怒叱孙仲谋,兄弟两人间隙愈深,说不定会因此手足相残。而孙伯符的麾下大多数人皆是出自江东,两军相残,将士们身不由己,肯定会使两军士气一落千丈。待时正是自军一举将孙氏兄弟二人一举歼灭的最好良机!!
  “可若然孙氏联手,荆州恐怕将再无回转之力也。”曹操沉吟一阵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忧虑。贾诩听话,沉色颔首而点,肃穆道:“魏王所言是理,这也是最坏的结果。”
  曹操听话,走了几步,忽然脚步一停。贾诩这时跟了上去,又道:“若是魏王想要求稳,臣下还有一计,那就不如壮士断臂,放弃荆州,并让曹大将军暗中把孙家老母秘密押来,又把兵马撤回豫州,接应我军,与马贼一决高下!!而只要孙家老母在我军手中,纵然那孙仲谋能够弃其母而不顾,但孙伯符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待时我军借其之手,拦下孙仲谋,荆州则成为孙氏兄弟厮杀的战场。而孙氏兄弟皆有顾虑,孙伯符不愿同袍相争,孙仲谋也不愿在其兄手上损耗兵力,两军必然会陷入僵局之中。如此一来,我军便也有充足的时间来与马贼一决高下。”
  曹操闻言,缓缓地转过身子,双眸精光乍射,沉声道:“可若这般,还是会有隐患。一旦孤与马羲持战愈久,两败俱伤,难免孙氏兄弟二人生变,甚至联合起来。毕竟到那时候,摆在孙氏兄弟面前的便是江山霸业!!”
  贾诩听话,面色连变,所谓人心难测,更何况在江山霸业面前,纵是深透人心如他,也不敢担保。
  “尤其一旦被孙氏兄弟得知其父遗骸在孤的手中,那就无疑更加坐定当初是孤算计其父的传言。孙仲谋眼下虽然已经得知,尚且不见有太大的动静,可若让那孙伯符知道的话,定然会对孤恨之入骨。杀父之仇本就不共戴天,而孤还将其老母擒为人质,孙氏兄弟来日又岂会容得下孤呢?”曹操凝色沉声谓道,眼中更有几分冷厉之光一闪而过。
  “那魏王的意思是?”贾诩见曹操似乎已经有所抉择,肃色问道。
  “让子孝做好铲除孙氏兄弟的准备吧,就依照你先前料算的去办。”曹操沉声谓道,与其白白把荆州让与孙氏兄弟,他倒不如伺机将孙氏兄弟铲除,以绝后患,这正是曹操身为乱世枭雄的脾性。同时,他也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守下陈留,赢下与鬼神马羲最终的胜利!!
  到那时,在如此绝境之中,得已力挽狂澜的他,必然能够使得三军士气高涨,成为天下英才所瞻仰的贤君明主。
  “诺!!”对于曹操的豪气和信心,贾诩也是报以敬服,沉吟了一阵后,贾诩拱手领命,遂是转身退出。
  却说与此同时,鬼神军的轰雷车正不断地轰击着城外的土垒,鬼神军的工程队将士也在快速地填埋壕沟,似乎已经做好了持续作战的准备。马纵横在阵前仔细地观察着战况,面色沉凝严肃,但其实内心却不免有些忐忑。
  这时,忽然有人赶来禀报,说诸葛亮相请到阵后营帐说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