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冰风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BAD END

[字数:13068 更新时间:2016-8-13 7:43:00]




   BAD END只是结局之一,还有一个GOOD END

  ……

   “那么你怎么对付敌人的狙击手?”雷大明问道。

   “我问你,如果你现在正在一个固定阵地里面,有一群敌人正在朝你冲过来,而且他们知道你在哪里,那么,你是希望手里有一把狙击步枪,还是轻机枪?”

   “屁话,当然是轻机枪。”

   高远翔:“这就对了,当面对冲锋的时候,狙击步枪就是废物,但是敌人的狙击手对我方的压制火力射手会造成致命威胁。”

   雷大明:“照你这个意思……其实这种情况下狙击手并不可怕,只要我们能持续的输出压制火力,而且敌人的狙击手又无法转移阵地——这可是狙击手的大忌啊!”

   高远翔:“既然现在狙击手没什么可怕的,所以我们要担心的就是敌人的榴弹发射器了。敌人手里M32不少啊,要是来一阵齐射的话恐怕再大的冲锋都得被瓦解。”

   “榴弹发射器近距离无法使用。”雷大明提醒道。

   高远翔:“这种事情不是咱们现在该想的,怎么发起进攻是肖振邦的事,我们……”

  ……

   “大家听好了,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伍修集合了准备发起突击的队员,对他们讲解自己的计划。

   “前面的人由轻伤员装扮,把武器藏在抬重伤员的担架里,等他们接近敌人,然后我们再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

   “额……我有一个问题。”一名队员打断了伍修的话,“要是敌人不接受投降怎么办?”伍修:“不接受?现在这种情况下接受是他们的最佳选择,要是不接受的话,我们还有B计划。”

   “什么是B计划?”伍修:“这你就别问了。”

   “我咋觉得右眼皮直跳啊。”有人说道,“那是因为你的眼睛太疲劳了。”伍修说。“我觉得这也太冒险了吧,要是敌人不接受俘虏的话……”伍修:“如果对面的敌军指挥不是一个傻逼的话,就应该知道‘穷寇勿迫’,当然会接受。”突击队员:“照你这个意思,如果他们接受的话那么就不是傻逼,而是大傻逼。”

   伍修对另外的几名士兵说:“你们几个把坦克机枪抬到那边的窗子那里去,用军毯盖好,别让敌人看出破绽,待会儿等我们一发信号就把摊子掀开,然后向敌人的榴弹发射器开火,明白了吗》”“明白了。”

   伍修:“好了,现在大家都准备好了吗?”伍修问道,“都准备好了。”说话间肖振邦走来了,“我差点忘了一点,做戏也要做像一点。”说完他把一捆绳子递给了伍修,“首长,这是……”“把我捆起来,这样他们就会相信了。”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呆住了。

   伍修:“这也太冒险了吧……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捆着逃跑不便啊。”肖振邦:“逃什么?反正逃也逃不了。”伍修看见肖振邦再说这句话的时候面部表情有些……采光不好看不清楚,但是他从肖振邦的语气里面听出来,他这是让大家都变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是诈降,如果有人想要真投降的话,敌人是不会相信的。

   伍修:“……好吧……”说完他就接过绳子,把肖振邦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从腿部枪套里面掏出了一支92式9毫米手枪,卸掉弹匣,在枪膛里面压入一发空弹壳,然后再装上去。“现在差不多了。”伍修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取,毕竟他可是把自己的上级给绑了。

   枪膛里面压着一发弹壳的手枪是不可能快速反应的,于是伍修在教学楼里面的武器库里面找了一把9毫米警用左轮手枪,转满子弹,别在自己的武装带后面……这是一种非常愚蠢的带枪方式,美国有一个笨贼用这种办法带枪,还是把枪别在前面,结果把自己给废了。不过伍修也没办法,毕竟自己身上只有一个枪套。

   “大家都准备好没有?”伍修再次提问到,“都准备好了。”大家都不敢大声说,那样说起来虽然有气势,但是会被对面的敌人听到……又不是“西西踢威”的电视剧,用不着这样装模作样。

   一根铁管挑着一面白布,伸出了教学楼B栋的一面挂着帘子的窗户。

   “看!他们投降了!”亨德森指着对面的那面白布说道。

   “我说什么,他们果然投降了吧!”弗雷德指着那面白布,有些过度兴奋的叫喊道。就在这时候他注意到一个黑影扑到了他的面前,一看,原来是冈萨雷斯(如果天再黑一点的话真就的是“黑影”了)。

   “我找到你了,‘香蕉’。”冈萨雷斯冷冷的说道。

   “你干什么?哇!不要啊——”弗雷德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校区。

   马绍尔看着正在被冈萨雷斯连踢带打拖进教学楼内的弗雷德:“他这个家伙……到哪里都改不了那欠扁的习性……”

   亨德森:“这是外国人之间的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我们不要管。”

   马绍尔:“你刚才那句话真的有意思,记得我们来这里之前,部队里面对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的说法是什么吗?‘我们不是来侵略他们的,我们是来帮他们打内战的。’”

   亨德森:“打内战……呵呵真的有意思,不过帮他国打内战不就是山姆大叔的爱好之一吗。”

   马绍尔:“少废话了你,赶紧上去看一看。”亨德森:“还是小心为妙,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他们在里面抵抗了那么久,怎么现在突然就投降了?”马绍尔:“当然会,你觉得他们在那儿多次尝试突围都失败后,不会失去信心吗?这样他们投降不就是顺理成章的啦?”

   亨德森:“我恐怕不能赞同。”马绍尔指着远处:“你看那儿。”亨德森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看,只见一名似乎是敌方指挥官的人正被押着推出教学楼。

   亨德森:“毫无疑问,对面发生了兵变,他们把他们的长官当成了礼物送给我们。”马绍尔:“这样不就合理了吗。”亨德森注意到这时候鼻青脸肿,满头大包的弗雷德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他们身边,“他们投降了,对吧?”弗雷德问道,“那是当然。”亨德森说,不远处已经有十几名士兵举着枪小心翼翼的接近投降的队伍。

   弗雷德:“你们好像忘了一件大事儿。”马绍尔:“什么?”弗雷德:“投降的队伍应该双手……”

   “彭!彭!”接连两声枪响。“是Mk11,我们的枪在响!”亨德森大叫道。马绍尔一听便知是约翰逊在开枪——她刚才在另一边,没有看见白旗。

   操场上留下了两具眉心中弹的尸体,亨德森注意到楼上的一个窗口处,一名士兵正抓着约翰逊的MK11还冒着热气的枪管跟她说着什么。

   “要是早点叫他们双手抱头的话就不会发生了。”马绍尔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事情让他始料未及。

  ……

   两名突击队员就在伍修的眼前被打的脑袋开花。

   当时伍修的手指条件反射的扣动了指着肖振邦后脑上的92式手枪的扳机,要不是枪膛里面压着一发空弹壳,恐怕此时的伍修已经成了另一个叛徒了。

   伍修抓住肖振邦的肩膀,把他往后一拉,再往教学楼里一推,同时掏出别在后腰上的警用左轮,枪口朝天。

   “B计划!”伍修喊道。

   设置在窗口处的高射机枪组组员撤掉盖枪上的军毯,同时操纵重机枪对对面的敌人一阵扫射。与此同时,操场上的突击队员掀开担架上的坛子,扔掉放在担架上伪装伤员的人体模型,抓起上面的武器。

   本来准备受降的敌人猝不及防,被接连扫到了好几个。

   设置在教学楼内的火力组员大多是一些已经不能再走动的伤员组成,他们在信号发出后尽可能快的抓起自己身边的武器,大多是榴弹发射器和通用机枪,架在窗口上朝敌人一阵扫射。

   整个教学楼A东遭到了瓢泼大雨般的轻武器射击,面对着B栋得那一边几乎被打成了蜂窝。

   ……

  但是敌人的反映也是很快的。

   “……你疯了吗,他们已经投降了……”一名士兵抓住约翰逊手中的Mk11,向她吼道,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名士兵抓住她的Mk11的双手——照他这种抓法,她好不容易校好的这把枪又打不准了。

   突然间对面传来了爆豆般的枪响,军人接受的训练让她本能的趴下找掩体。那名抓着她的枪管的士兵非常的倒霉。约翰逊在找掩体时习惯性的推了他一下,背靠着窗户的他失去了平衡,就在他松手放开约翰逊的枪管去抓什么东西准备恢复平衡的时候,对面一阵由5.8毫米子弹组成的金属风暴把他推了回去。

   约翰逊刚趴倒在地,就有一枚35毫米榴弹打在她所在的窗口附近。

   “可恶!是谁说他们投降的!Son of Bitch!”约翰逊气的敲着地板大吼。

   高远翔说过,敌人的榴弹发射器会对他们的冲锋造成极大的威胁,此话果然不假。伍修手里拿着一挺88式通用机枪,一边开火一边猫着腰前进。在他的身边,突击队员们正冒着敌人还击的火力冲向教学楼A栋。

   不得不说敌人准备的还是很充分,在墙上掏了不少射击孔,使得肖振邦组织的第一轮火力打击没有将他们的火力完全压制住。

   架设在窗口上的高射机枪喷吐着火蛇,射手在射击的同时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眼受弹器旁边的弹链箱,那里面的弹链像一条小蛇一样正在慢慢的钻进高射机枪的机匣内,现在,小蛇的尾巴快要钻进去了。射手身边的装填守正拿着另一个弹链箱,准备装填。

   刚才还在欢快的吼叫着的高射机枪哑巴了,装填手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打开受弹器盖,准备装上另一条弹链。

   按照肖振邦的计划,所有的支援火力应该持续射击,不要节约子弹。但是这些担任火力射手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受过伤,行动不便。没多久,榴弹发射器,通用机枪这些压制火力开始缓了下来,连压轴的高射机枪也开始换弹链。

   敌人趁着这个压制火力的低潮期开始反击。

   约翰逊趁着这个机会抬起头来,用MK11狙击步枪对高射机枪火力点发起致命的一击。两发连射,第一发击中射手,第二发打中了装填手,高射机枪火力点哑掉了。

   由于空旷的操场上几乎没有什么掩体,进攻的的突击队不得不暴露在敌人榴弹发射器强大的火力下。好在就在第一批突击队员终于接近了A栋的入口时,后方的火力射手为他们打出了烟幕弹,掩护他们冲进了楼内。

   楼内的高远翔他们也没有闲着,当绝大多数敌人都到前方去抵抗肖振邦的冲锋的时候,高远翔他们溜出藏身的教室,去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去了。

   冈萨雷斯一边拿着M16A4朝窗外不断地打着三发点射(人家倒是想扫射来着,但是M6A4不允许这样做啊)一边慢慢后退,嘴里还喊着:“F*ck you!You son son bitches Killed Cook!”这样的大嗓门很快引起了正在寻找目标的高远翔他们的注意。

   冈萨雷斯在脱离战斗之后迅速往楼内的弹药库里面跑去。“我去找一些炸药,把你们这帮混蛋炸上天。”

   高远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猎物,与此同时,为了避免与冲进楼内的突击队员发生友军误伤,高远翔让张继业通过电台与肖振邦联系上。

   而这时候的肖振邦在被伍修推进楼内后并没有闲着,而是穿上防弹衣,拿着85式跟着队伍冲出了大楼,他们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如果连这次机会都失去的话,留给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这时候的肖振邦正好就和背着电台的通讯员在一起,高远翔让张继业和肖振邦先联系上,自己则带着霰弹枪尾随着冈萨雷斯。

   肖振邦正和通讯员冲过掩护冲锋队伍的烟幕,他刚靠上教学楼A栋的入口,通讯员就抓着他的手说:“是高远翔,他和咱们联系上了。”

   肖振邦:“高远翔,你们……”张继业:“不好意思,老高先走一步了现在我负责……”肖振邦:“什么……老高他……牺牲了”(噪音很大,说不清楚)张继业:“什么……不是……”

   迎接冲进A栋内的突击队员们的是一场灾难,入口处是一个大厅,也是非常的空旷,突击队员在迅速的消灭掉入口处的机枪堡后,一进去就遭到了一楼大厅内部和二楼走廊处敌人的火力压制,更加糟糕的是……

   两名手持AA12全自动霰弹枪的敌人一刻不停的向他们打着霰弹,将突入的突击队员死死的压制着,而且他们射击的非常有节奏,保证每一秒钟至少有一把AA12在开火,更可怕的是他们打的还有不少是FARG12霰弹,给突击队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掩护冲锋的烟幕也开始消散了,烟幕弹早已打光,而趁着掩护火力低潮期反击的敌人也渐渐的压制了掩护火力。

   约翰逊在干掉高射机枪组后,又接连干掉了几个通用机枪射手。从对面的教学楼内打出的掩护火力渐渐的弱了下来,烟幕也开始消散了。

   约翰逊发现现在自己的战友们也已经开始反击,一挺接着一挺的M240机枪架了起来,开始向对面的大楼射击。

   这里已经不再需要狙击手了,而且狙击手在同一个地方多次射击本来就是大忌。约翰逊心想着,于是她拿着自己的狙击步枪,离开了原狙击阵地,开始把目光转向大厅里。

   突入大厅的突击队由于遭到敌人的AA12火力压制,无法取得实质性突破。有好几次突击试图趁着敌人火力弱一些的时候跑到大厅内的几个柱子后面,但是敌人很快就用枪挂榴弹发射器把躲在柱子后面的他们炸死。

   约翰逊在二楼的走廊处选好了一个位置,在哪里趴下,安放好自己的狙击步枪。

   她的耳边充斥着各种枪声,尤其是AA12射击时那独特的“刷呼刷呼“的声音,还有各种喊叫声,子弹打进木头,砖块,水泥地时的响声。这里的战斗异常激烈,给她射击的机会并不多。

   瞄准镜已经套上了一个机枪手——目标是他吗》没等她下决定,砰地一声,他的头就在霰弹的打击下轰然爆裂,像一个西瓜一样的炸开了。

   换一个吧。

   接下来是一个手持95式自动步枪,正在向后面的人做着手势的人,看样子似乎是一个队伍指挥员,优先目标。

   轰!数发40×46毫米榴弹飞向了那里,然后炸开……笨蛋,这样明显的动作,简直就是插标卖首。

   接下来……

  ……肖振邦看着接连组织的几次冲锋都被打退了,而且冲上去的人几乎全部阵亡。急得双眼发红,“可恶……鼓动我们进攻,高远翔你个小子倒是先走一步了……难道你是在那边等我吗”,由于和张继业的联系总是断开,肖振邦气的抓起95式就要往上冲,伍修见状赶紧把他拉了回来。

   ……

   这个人看起来……约翰逊打量了一下瞄准镜内的肖振邦,举手投足间都透露这一分领导气质,而且那动作……身边还有一个人,把他给拦了下来,应该是他的警卫员之类的,那么他就应该是敌军的指挥官。

   约翰逊扣动了Mk11的扳机。

   肖振邦的肩膀上炸开了一团血花,鲜红的血液从肩部的伤口处不断的流出。

   约翰逊气得大骂:“Shit!”一定是刚才那个抓着她枪管的小子干的好事儿,现在枪需要校正,她明明瞄准了那个人的脑袋的。

   不行,一定要干掉他。约翰逊索性不用瞄准镜,直接拿着Mk11当半自动朝着肖振邦接连射击。没有准头的子弹四处乱飞,约翰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肖振邦被拖走。

   伍修在把受伤的肖振邦拖回来的时候注意了一下大厅内的敌人,他发现二楼走廊上有一把枪总是在朝着这里射击,一定就是那里。在送走了受伤的肖振邦后,伍修抓起肖振邦留下的,下挂35毫米榴弹发射器的95式,对准那里打了一发35毫米榴弹。

   榴弹的飞行速度很慢,伍修可以看见一坨金属拖着眼非常了自己瞄准的目标,然后……爆炸。

   ……

   高远翔尾随着冈萨雷斯,他不知道此时冲进楼内的突击队员已经被压制在了大厅,也不知道张继业几乎联系不上肖振邦(肖振邦挂彩了),他只是跟着冈萨雷斯,准备从他那里搞些有用的东西。

   手持M16A4的冈萨雷斯走到了被当做弹药库的房间门口他左手拿着M16A4,右手准备开门,这时候他注意到背后有人。冈萨雷斯迅速转身,但是M16A4那过长的枪管碰到了墙上,让他分神把眼光转移到了枪管上。

   高远翔抄起伊萨卡37,木制的枪托狠狠地砸到了冈萨雷斯的后颈上,冈萨雷斯的的身体在枪托强大的冲击力下倒下,但是是他没死也没晕倒。高远翔没有给他反击的机会,他把枪口对准了冈萨雷斯的脑袋,然后扣动了扳机。

   霰弹枪的枪声在小房间里面听起来就像是炮响,高远翔一脚把冈萨雷斯无头的尸体踢到了一边。张继业顺着高远翔的枪声找到了他,“你在这里干什么?现在战斗正吃紧呢……”高远翔走进弹药库,从里面拿出几块C4炸药:“我在找这个玩意儿!我要把他们炸上天!”

   ……

   大厅内的战斗早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游骑兵的AA12射手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因为他们手里的霰弹已经不多了,而且AA12这么长时间的射击也有些顶不住。伍修带领着的突击队已经在大厅内占领了几个据点,一楼已经是他们的了,敌人退守到二楼,火力封锁了楼梯并在走廊上拼命的输出压制火力。

   高远翔带着炸药,和组员一起来到了上二楼的楼梯附近,和进攻的突击队会合了。伍修正好也在那里,一看到高远翔就走过去要揍他,不过高远翔展示了一下他手里的C4炸药,他才作罢。

   “你们刚才在里面就是为了找这个玩意儿?”伍修问道,“没错,还能是什么?”高远翔答道,同时他把雷管接上炸药,“到时候我们把他们炸上天。”

   坦克发动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伍修:“该死!是二鬼子,他们来了。”

   战局就这样出现了180度大转弯。

   ……

   一辆M60A3,两辆装载着M2HB重机枪的M113装甲车,虽然都是些冷战时期的老式装备,但是对于此时已经失去了所有重火器的伍修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死神降临。

   那一辆M60A3坦克在距离教学楼将近100米左右的地方停下,然后用同轴机枪向远处中国军队的大概位置扫射着。坐在坦克车内的敌军指挥官试着和大楼内的美军联系上。

   “是马绍尔上尉吗?我们是USC陆军X装甲团的部队,我们已经赶来支援你们了。”此时的马绍尔和亨德森已经被压制到了二楼。

   马绍尔:“该死的,你们怎么才来……冈萨雷斯那个家伙去哪里了?”亨德森:“他说他去拿炸药……该死的,他一定是KIA了,真是一篮子的牛屎,我们所有的炸药都在他那里!”

  (经济学常识,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马绍尔:“你们来了……额,还真是及时啊,(亨德森:“你这情绪转换的有点快啊)我们现在在二楼,敌人占据了一楼,现在他们……”伪军军官:“我们知道了。但是请将你们的具体位置标定出来,我们不希望误伤。”

   亨德森:“这帮笨蛋!还真的不如我老家的条子。”于是他在一个面向援军的窗口那边,向他们挥手(信号弹什么的都没了……)

   伪军军官:“好了,我看见你们,现在让我们一起把这帮……”话还没说完,他就通过M60A3的炮瞄装置看到亨德森被一阵扫射击倒。

   派出所内。

   雷大明架着M240B通用机枪朝着教学楼从窗子里向外挥手的笨蛋扫射着,“居然做这么暴露的动作,真是个大白痴。”

   在他身边,李云,海涛已经用派出所内还剩下的几支M16A4干掉了M113装甲车上的机枪射手,那些笨蛋,居然在城市内作战不给M113的机枪塔装上全方位的防盾,连越南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时期南越的那帮垃圾兵都会做的事他们居然不会做。在接连干掉几名机枪射手后,剩下的那些伪军士兵都只敢龟缩在车内不敢动了,他们也试着向坦克内的军官报告,但是军官忙着和“大太君”说话,来不及听他们废话。

   海涛和李云二人人手一支M72LAW,各瞄准一辆M113。随着两发66毫米火箭弹的打击,两辆M113就这样报废了。

   但是那辆伪军的M60A3坦克却没事儿,并用105毫米主炮对准教学楼连续开炮。它瞄准的是突击队已经占领的区域,105毫米炮弹的连续射击对突击队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李云在派出所里面四处寻找AT4之类的反坦克武器,就在她左顾右盼之际,他发现远处一支车队正在向他们这里开进,在现在已经布满了各种残骸的市内公路上卷起了滚滚烟尘,李云向远处一望:“哦,卖糕的,居然还有这么多二鬼子,他们到底派了多少人!”

   增援的伪军车队以两辆M48坦克为先导,带着一长串V150装甲车向这里开进。

   雷大明:“这里真的是受不住了,我们得撤退,别忘了带上伤员。”

   李云:“别开玩笑了,敌人的那辆坦克还在那里,我们怎么撤退啊。”

   雷大明:“我们还有点炸药,炸掉它,把炸药放在引擎盖上,应该会有效地。好了,趁着现在敌人的援军还没有靠近,赶紧撤退吧!”

   二鬼子的M60A3坦克朝着已经被突击队占据的一楼机枪扫射,向教学楼B栋不断地开炮。B栋里面现在只剩下伤员了,能走的人都已经冲出去和敌人干上了。无法走动的伤员只能呆在那里任由敌人的炮火打击。

   雷大明拖着一条瘸腿,抱着炸药,以街上的车辆残骸为掩体,逐步接近那辆M60A3。现在离那辆坦克只有十几米远了,雷大明正靠着那辆严重受损的99式坦克为掩护,准备冲到那两M60的后面贴上炸药。

   坦克里面突然传出了什么动静,雷大明一看,一个人正从坦克底盘上的驾驶舱盖里面爬出来。

   当然是自己人了。雷大明心想,于是他赶紧上前把那人给拖了出来。

   那人看起来伤的很重,不过事实上他的伤并不致命,说不定就和雷大明一样,只需要再休息一下就能再走动了。

   时间紧迫,雷大明把那人拉到坦克残骸附近,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雷大明把他拖到那里后,一边检查自己组装的汽油炸弹一边跟他说:“你是那辆坦克的坦克手吧,全车人都死了你还活着真是个奇迹。”那名坦克手说:“你刚才说啥?我耳朵有些听不见。”

   听不见是当然的,还记得敌人在检查那辆坦克时往里面丢了一颗手榴弹吗?就算是没有被炸死,手榴弹爆炸时的巨响在金属的车体内一传播,也足够振聋了,起码是短时间的聋。

   雷大明一看实时间紧迫,没时间跟这个聋子废话了,于是他检查了一下,确定炸弹能够爆炸之后,抱着炸药就向敌人的坦克冲了过去。坦克手看着他:“你走什么……对了,你刚才问我啥……我叫鱼刚,我是……”

   教学楼内

   高远翔手里拿着已经装好了引信的C4炸药,准备扔进楼上,但是二楼楼梯间敌人强大的火力使得他没法扔上去。伍修冷冷的问道:“现在怎么办……”

   轰的一声,从外面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高远翔:“怎们回事儿?”张继业:“是李云,他和我们联系上了。”

  很快,李云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了过来:“哇喔——耶!你看到了吗?那辆坦克爆炸的场面真是壮观,现在你们那里怎么样?”

  高远翔:“你们几个跑哪里去了……我们正准备消灭楼上的敌人,但是这该死的炸药总是投不上去,敌人火力封锁了上楼的道路,我们……”

  李云:“别在那里浪费时间了,敌人的另一批援军就要来了,比这一批多得多,我劝你们马上走,不然的话又要被敌人包饺子啦!”

  伍修:“现在楼内的敌人已经被我们赶到了楼上去了,没必要再理他们。”高远翔:“不行,斩草除根,你带人先走,我设置炸弹,把楼炸塌。”

  伍修:“好了,就是这样,你们几个,把伤员组织起来,让他们撤退。”收到命令的几个战士迅速转身向B栋跑去。伍修则和几个人准备把受伤的肖振邦带走。

  然而那几个组织伤员的人没多久就哭着跑了回来。“怎么回事儿?”伍修问道,“楼塌了!他们全死了!”

  伍修:“……好了,能动换的快带上伤员,我们走!”

  ……

  布满着车辆与重武器残骸以及尸体的道路,,道路两旁燃烧着的,被摧毁的建筑,道路两边已经被烧毁,倒在地上的行道树。

  “一切都与几天前我们来到这里时一样。”看着道路两边的场景,伍修心里这样想到,“只是,这一次,我们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

  高远翔带着张继业几个人赶上了队伍,“炸药已经设置好,如果没有搞错的话,那么现在已经……”随着一连串爆炸,那栋教学楼轰然倒塌。

  “……爆炸了,我们走吧。”

  高远翔带着他的人在队伍的前面探路,伍修则带着还能战斗的人,扶着那些伤员跟在他们后面,瘸腿的雷大明和海涛一起扶着鱼刚走在队伍里面。走着走着,雷大明哼出了一首曲子。

  鱼刚:“你哼的是什么曲子……哦,我居然又听得见了!”

  海涛:“你那只是暂时性的失聪而已……对了,雷大明,你哼的是啥曲子啊。”

  雷大明:“我也不清楚,好像是《虎胆龙威3》里面的主题曲。”

  伍修:“这个我记得,它其实也是《奇爱博士》里的音乐。”

  海涛:“到底是啥啊?”

  伍修:“当约翰尼迈步回家时。”

  (注释:《当约翰尼迈步回家时》〔"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有时亦称为《当约翰尼再次迈步回家时》,是一首美国内战时人们表达渴望他们在战场上的亲戚朋友早日回家的歌曲。

   这首歌的旋律是以一首爱尔兰的反战歌曲——《Jonny I Hardly Knew Ye》(讽刺英格兰征兵的爱尔兰民歌)——为主。同样使用这个旋律的歌有儿童歌曲《蚂蚁一个接一个的前进》〔"The Ants Go Marching One By One"〕以及《动物们成双成对的进去》〔"The Animals Went in Two by Two"〕。此歌的歌词是由爱尔兰裔美国人派崔克·吉尔摩〔Patrick Gilmore〕所写的,他的歌词完全与原本的反战歌词相反。在原本的反战歌曲中,约翰尼回家时眼睛是瞎的、双脚是瘸的,而且他是回到一个他当初为了参加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而狠心抛弃的女人身边。

   使用同样旋律且也与美国内战有关的歌还有"For Bale",这是一首讽刺美联邦〔北方〕军队占领新奥尔良时的强盗行径(他们把新奥尔良烧成平地)。)

  ——That is bad end——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