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二十四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91章 官复原职

[字数:3842 更新时间:2013/11/8 12:41:00]



  “那朕以后所说的党字,就是这个意思,以后会注解的,先生也别在这个事上计较了。”朱由校一听,这不也有褒义吗,还是用吧。

  “草民全听皇上吩咐。”皇上连造个字的权利都有,比如‘曌’字,就是武则天造的,传说她还想把國字里面的或改成武字,当今之国乃‘武’姓之国。不过最后这个框框是放个人字,就成了囚字,武氏被困,所以取消了,但还是把国字改成了“圀”,意喻四面八方都归武氏管辖 。历史上不仅武则天如此,许多的皇帝也是一样,如今朱由校只是选择了一个褒义词而已,不足为怪。

  “好,这全国教育之事,就是让先生把这所有已经致仕的东林党人,挑其中性情良善,为人正直之辈,组织到一起,团结起来,搞好这一盛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朕对此事看的很重,基本而言和军事、经济是一样的位置。钱财方面,朕会竭尽所能给先生充足的钱,去建校舍、请教习、印书籍等等所有开学校必办的事物。而先生一定要选择有职业道德的老师,前去任校长、教师,管理好校园,教好学生、、、、、、”

  朱由校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词语,其实也就是一句话,要钱有钱,只要黄尊素能组织好了东林党,把这个利国利民的教育大事,办好就可以。至于什么读书人的地位问题现在也不是问题了,因为读书人与贩夫走卒农民最大的待遇区别。就是税收问题,因为大明是皇上与士大夫同治天下,所以读书人的秀才也是免税阶层。但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大家都一样,都不需要去交税,所以就算是都读书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别的区别,什么见官的态度问题,那就全是小事了,好好的人见的哪门子官呢?这些都无所谓了。

  而东林党,这个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在野党’的命运。所以他们一直就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但结果弄得是读也没读好,国家也没管好。无论是在野还是在朝。他们注定了是个失败者。

  此次朱由校让他们再次组建起来。就是从这个全国建校,这样的实事入手,一切务实。不要再弄那些虚头八脑的事情。今天整这人,明天弄那人的,结果一事无成。就算是搞个宫变,也搞得是虎头蛇尾,要不是朱由校自己出手,福王系都有可能上位。可见办实事的能力到底有多差了。而为了一个‘国本’问题,竟然和齐楚等党争的是头破血流,结果给大明造成了二十三年的皇上不上朝局面。这样的问题真的对大明有意义吗?

  一个政党没有自己的党章、宗旨,这样的中心思想,那注定是一盘散沙,不能成什么气候。看看东林党在崇祯王朝的表现,就知道差的到底在哪里了。在整个朝廷一枝独秀的情况之下,明末所面临的事情十七年的时间,竟然没解决一件,而且还越帮越忙,最后让李自成轻意的破了北京城。如此成分复杂,空谈的腐儒居多,实心做事的人严重缺少,注定是成不了气候的,更不要说那些贪污受贿的腐化人了。

  而这次,朱由校给东林党一个机会,就是扎扎实实的把教育这件事情来做好,东林也有不少的人的确是正义之仕,气节高雅,不说别的,孙承宗不就一个吗?所以没有什么必然的坏党,主要是看起主张是不是空谈误国,还是扎实办事。别整个的嘴里喊着为民请命,手里却一个劲的捞钱,脚下一个劲的给别人使绊子,那这样的政党也基本上算是到头了。

  “皇上,草民已经领会了皇上的心思,会在挑选帮手之时,以务实为主,绝不要那些夸夸其谈的轻浮之人,而且凡事也只是就事论事,一切以全国的建校、教书育人为已任。”听完了皇上一番说辞之后,黄尊素这断时间也一直在思索着,虽然阉党如此的肆虐,但明眼人都知道,那是皇上的纵容,是东林党将朱由校抬到皇位上去的,为什么有如此的待遇?现在回头看看,东林党已经成了皇上中兴大明的绊脚石,皇上要想办实事,肯定要把东林党拿下去的。而到了他之时,就是斗争的结束。现在皇上再次给了机会,算是已经打完了,教训的够了,磨难的也可以了,再给个甜枣,接着用。但这次用,只有一个目的,也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办教育,只有把此事办好了,东林党才有可能复出。否则就只有在历史的尘埃里彻底的湮灭。

  黄尊素目前和皇上接触的不深,但从皇上出台的许多政策里也是可以看出一些倪端,皇上有志中兴大明,开创一个盛世。更有仁慈之心,让百姓们过着富足的生活。对那些碌碌无为尸位素餐的官员,根本就不重视。

  “嗯,此事事关大明的兴衰成败,朕许爱卿官复原职,”黄尊素以前就是个御使,他精敏强执,謇谔敢言,尤有深识远虑,但被辞两次官。如今要办教育了,不能无功再给个高官。

  “微臣谢皇上隆恩,必不负圣意。”此乃是题中应用之意,不过这个官职黄尊素仍然相当的珍惜。

  “但黄爱卿要知道,虽然名为御史,但以后,朕却不想看到爱卿为了什么疏请、弹劾、疏论、疏抗等事,而误了教育之事。要知道人的精力有限,教育之事又相当的繁重,与国与民又远比什么某一个人的言行,犯了什么错误,要重要的多的多。爱卿只有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件事里,才能使此事有所成就。明白吗?”这可是朱由校给其敲响了警钟了,别真把自己当成了御史了,你是有任务的,就是全身心的扑上去,都不一定能干好,还是各扫门前雪,先顾好你那一摊吧。

  “是皇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微臣一定谨守皇上的教训,不会分心别事之上。”听话听音,浇花浇根,黄尊素为官时间也不短了,本身又是玲珑之人,哪里不明白皇上的意思,立刻表达着决心。以前之所以今天弹劾这个,明天疏议那个,还不是党争的需要吗?

  “好,黄爱卿收拾一下,出宫去吧,先联系一下帮手,而朕这边还要和朝廷上下通一通气,制定一番相应的制度,特别是监管制度,这不是单纯的监督,这是对爱卿等实施此事的人的一种保护,明白吗?”这样的事,就算是单纯的为了尊重,也得和朝廷通通气,更何况,这种投资是一个长年累月的,还要让各地方的民间出一部分资金,并且长期的维持下去。这都需要一个长久的规划。

  而监管制度是肯定的,依照大明士大夫那种雁过拨毛的品性,投资建校的钱,他们能给黑个三层下去就算是手下留情了,那样的结果肯定是要废了一帮人的。所以监管的好,真的是从另一种意义上说是保护。

  “微臣明白,一定秉承皇上的意愿找一些愿意为大明教育之事踏实做事志同道合之人,办好此事。”黄尊素恭敬的回答着,然后行礼离开。

  回到京城里的第一天,基本上就是在处理天主教和教育这两个事了,而要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也真没办法一个个的见,不过有一个是不得不见的宋应星。

  因为宋应星在这个皇宫里,算是宦官们相当脸熟的人了,也是圣眷值高到了极点的人。所以刚刚从莱登办了交接,星夜兼程赶到京城,到了皇宫的他,宦官们理所当然的赶快去回报了皇上。

  一听是宋应星来了,朱由校也激动的让快宣,一别几个月了,这位亦臣亦友的大明功臣,可是给他出了大力了,没有他,屠弩神弓还不一定能这么多出现呢,现在又把水泥船加速问题初步解决了,可谓是功不可没。而且他还是自己说得上话的朋友,当然的在第一时间宣了进来。

  宋应星风尘仆仆的赶了进来,刚刚行礼就被皇上给拦住了,赐了座。君臣一诉别后的情境,恨不能立刻来个秉烛夜谈,当然如果能来个同榻而眠,那就把这事给做实了。

  虽然两人通信也没有停过,从建阻击弩到战车改造,一直到水泥船的回速,但仍然还有着谈不完的话题。

  晚上朱由校想留下宋应星一起用膳,但宋应星却提出了去同乐酒店消费一把,现在京城流行的最高级别的款待,那就是同乐酒店。现在去同乐,是必须得有预约了,没办法房间已经不够用的了,整个京城同乐酒店就算是独一份的高层消费了,一共就是二百来个房间,肯定是不够用的。就算是沿着北海又建了上百间,才三百来间,根本没法满足整个四九城的消费,特别是有一些王爷公主挤到了京城之后,更没办法了。没办法只能是提前预约,否则以能走另外一个门去卖‘零点’拿‘外卖’了。(未完待续……)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