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我的军阀生涯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第三百五十六章 找场子

[字数:5024 更新时间:2013-11-15 12:22:00]




  第三百五十六章 找场子

  第七战区司令部

  苏童和蒋百里正在一起喝茶聊天,“建明啊,这次你去南京有什么收获啊?”

  苏童送了耸肩膀,“能有什么收获,无非就是打了几仗,歼灭了几个鬼子而已。www.Fhzww.cOm(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不对吧?”蒋百里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可是把人家几所大学都给搬空了,连老师到学生都全给掳了过来,现在人家都盛传你是个强盗将军呢。”

  “抢来咱们这里总比留给日本人的好!”苏童xiao声嘀咕了一声。随即又开心起来,这次从南京城里撤出来的包括金陵大学、金陵女子大学等学校的师生足有上万人,这些人再过几年那可就是察哈尔各行业的主力军了。

  说实话,现在察哈尔正在疯狂的从世界各国引进了各种人才,尤其是近百万犹太人的到来使得察哈尔对于人才的需求已经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但是苏童却总是感觉心里不太踏实,他决不允许把国家的命脉掌握在外族人的手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你呀!”蒋百里不禁失声笑了出来,不过他在心里还是比较赞成这么做的,华夏人自古都有爱才传统,蒋百里也不例外,刚才他这么一说也就是长辈对所喜爱的后辈的一种唠叨而已。

  “对了,从南京撤回来的那些部队你打算怎么般?总不能让他们在咱们这里吃白食吧?”对着自己喜欢的后辈蒋百里也xiaoxiao的幽默了一把。

  苏童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还能怎么般?委员长的那些铁杆咱们就把他们送回去,但是有些人我是比较喜欢的,我打算试试看能不能把他们拉过来。”

  蒋百里沉yín了一下,慎重的说道:“这倒是可以,不过在人选方面可要慎重,我们可不能养了个白眼狼出来!”

  “那是!”苏童想了想笑道:“不过这点我倒是不担心,有您这杆大旗在谁敢1uan来啊。”

  蒋百里笑了“你啊,就会当甩手掌柜!”

  蒋百里对于这个干女婿在这方面的手段倒是很放心的,别的不说,就单说他的干闺女夏雨欣领导下的调查局就不是吃素的,有异心的人是逃不出她眼睛的。www.syzww.net

  这时,一名参谋进来报告“苏长官、蒋总座,七十一军王敬久军长在外求见苏长官。”

  “哦?”苏童和蒋百里对视了一眼,“现在都快到晚上吃饭的点了,这个王敬久怎么会跑到司令部来了?难道有什么急事吗?”

  “请他进来吧!”来的都是客,这点面子还是给人家的。

  不一会,王敬久大步走了进来,大声报告道“苏长官好,澹宁公好!”

  “哦,是又平兄来了,快请坐!王参谋,快上茶。”在sī下的场合苏童还是很给这些人面子的。

  “不啦,卑职知道两位长官贵人事多,但是卑职此次来还是想讨个人情,请两位长官放卑职一马。”王敬久板着脸,并没有落座。

  “哦!”苏童和蒋百里奇怪望着王敬久,“又平兄,此话从何说起啊?”

  “卑职有几个不成器的下属,今天在上街时被宪兵给扣了,卑职到宪兵队去要人,可他们就是不放,还说要jiao给军事法庭处理。卑职也是没有办法,只好登门请长官高抬贵手了?”

  王敬久心里确实很生气,当今天手下八十七师的师长沈藻跑来报告说手下的一个营长在张家口被宪兵队给扣下人家不肯放人时,王敬久原以为只是一个xiao事,就派了沈藻亲自去宪兵队司令部去领人,但是人家非但不给面子反而说要把人送上军事法庭。

  沈藻当场就火冒三丈,他们这些中央军啥时候吃过这种亏啊,带来的一个连的卫兵当场就亮了家伙。没想到对方只是冷冷的一笑,轻蔑的说道:“沈师长,你确定要动家伙吗?别到时候人没救出来,再把您给搭进去那就不好意思了。”

  “你......”沈藻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什么时候一个xiaoxiao的中校也敢对他这么说话了。

  当时就要飙的沈藻正要命令部队动手时,旁边传来了一阵阵坦克的轰鸣声,不一会就有四辆‘西北虎’虎式坦克开到了宪兵队司令部的门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们,炮口也在来回转动,分明就是一言不合就打算开炮了。

  沈藻看到占不了便宜,只好悻悻的带着人马撤回了驻地,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王敬久,王敬久一听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军座,我看那个苏童分明是想给咱们来个下马威啊,这次咱们要是软了以后咱们可就连头都抬不起来了!”沈藻在一旁愤愤的说道。

  “你闭嘴,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王敬久思索了一会后才决定登门拜访苏长官和蒋百里两位长官。

  苏童掏出了一包烟散给了王敬久一根后把烟点着,吐出了一个烟圈后缓缓的说“又平兄,你别着急,你先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贵属下又是怎么被扣下的。”

  “这个!”听到这里后王敬久老脸一红才说道:“他们是在城里的饭馆吃饭时和饭馆的老板吵了几句嘴,就被宪兵队的人给扣下了。”

  “不对吧?”苏童摇摇头:“如果只是这样宪兵队没有理由把他们扣下,其中肯定另有隐情。”

  “这个....”王敬久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他们也只是和酒馆的女服务员开了个玩笑后,双方吵了起来,然后我那位下属就掏出了枪,然后就被酒馆的人给扣下了,后来宪兵队的人就把他们带走了。”

  说到这里,王敬久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苏长官,他们在南京城外和日本人拼命,现在可以说是捡回了一条命回来,只是和一个娘们开个玩笑又怎么啦?难道我们就是这么对待抗日的有功之臣的?”

  “恩!”苏童听到这里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王军长,说到这里我倒要问问你了,你平日里就是这么教手下的吗?不错,上了战场他们是条汉子,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下了战场就可以在大街上欺男霸女。我们在战场上和日本人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让后方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吗?怎么下了战场反而干起了日本强盗才干的勾当呢?”

  苏童说着脸色渐渐变黑了,“你不要以为调戏个女人是件xiao事,我们现在身上穿的,手里拿的哪一样不是老百姓给咱们的,说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也不为过,他们缩衣节食的来供养我们,可我们就是这么回报他们的吗?你说那几个人该不该抓?”

  你还别说,苏大长官说起大道理起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这一番话下来把王敬久说得是面红耳赤,最后恼羞成怒之下忍不住拍桌子吼了起来:“苏童,我敬你是我的长官,可是我王敬久也不是软柿子让人想捏就捏的,你今天给我句痛快话,这人你到底放还是不放!”

  苏童一听就冷笑起来:“好啊,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敢在我的司令部里对着我拍桌子的人,这次我就不追究你藐视长官的罪责了。但是我告诉你王敬久,人我是不会放的,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下一次我可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脾气了!”

  一旁的蒋百里看到双方起了冲突,赶紧对着王敬久喝道,“又平!你这是在干什么?还不快给苏长官道歉!”

  “哼!想让我道歉没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是不放人我就告到蒋委员长,告到军政部那里去!”王敬久好歹也是黄埔一期的毕业生,一向都是以天子门生自居,何曾受过这种闷气。今天一急之下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气就作了出来。

  “王敬久!”以蒋百里的好脾气看到他这副兵痞样也不禁生了气,“你别拿委员长来压我们,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就是委员长亲自来这里我们也是这么说。你可以现在就去电报,我倒要看看委员长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这里是察哈尔,不是你王敬久耍威风的地方,要是你实在想耍威风我可以给你找个地方,北平和热河随便你挑。只要你能在那里耍一把威风我蒋方震二话不说立马把你的人放出来,并且还给你们当场道歉,否则你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

  蒋百里这是在下逐客令了,看到讨不了便宜的王敬久愤愤的夺门而出,苏童不禁哼了一声“这些天子门生啊,一个个都把眼睛长到了天上去,先前在南京有日本人大兵压境时还看不出来,现在一回到了后方就本相毕1ù了。这些人不能留,过几天就让他们滚蛋!我们察哈尔庙xiao,留不住这些大神。一会我就给委员长电报去.....”

  愤愤而归的王敬久回到营地后心里愤愤难平,但并没有给委员长电报,他也知道刚才蒋百里说的是实话,委员长要是肯为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少校和几个丘八来训示苏童那才是见了鬼了呢。真是不甘心啊,只是现在自己是寄人篱下,不得不忍气吞声的过日子,真是憋屈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