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旌旗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四章 全军覆没

[字数:2733 更新时间:2013-11-10 17:04:00]





  曹纯和张颌的两军交锋之处如同两股海浪一样相互撞击,由于密度不同,却不能融合到一起,两方兵卒舍生忘死的搏杀,期望能冲破对方的阵线,由于实力相当,暂时僵持在一起。

  但这种情况注定不会长久,世界上就没有真正势均力敌的队伍,所以只有过了一段时间,必然有一支队伍会抵挡不住敌军的攻势,而一点一方抵挡不自方的攻势,必定就是溃败的结果,这种溃败一定是灾难性的,几乎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颌的大戟士仿佛占据了一丝上风,这一丝上风极为微弱,在视觉上都体现不出来,只有精神极为敏锐的人,才能感觉到大戟士兵卒的士气更胜一分。原因是这样的,虎豹骑的兵卒却是战斗力强悍,就算对上大戟士的兵卒都可以以一敌二,但这并不是说大戟士的兵卒能奋战一个时辰,虎豹骑的将士也能奋战两个时辰,爆发力和耐久力是两个概念。

  随着时间的流逝,虎豹骑将士的体力慢慢下降,战斗力也在下降,而大戟士的兵卒毕竟人数超过虎豹骑很多,所以体力上要占据很大的优势。

  曹纯和张颌都能感觉到这种这种状况,所以两个人的心态也随之改变。

  前文说过,武将的战斗力并不是单纯的招式、力量的对比,精神状态占据很重要的一部分,要不然也不会有激将法这个词语了。

  现在的情况是张颌心态转好,而曹纯的心态变坏,这很正常,任谁知道自己的兵卒落败了,也保持不住绝佳的心理状态,心如磐石这个词只是说说而已,人不可能变成真正的石头,就算神仙也不行。

  曹纯顿时变得有些心慌意乱,被张颌抓?会,一阵急攻,身上顿时添了好几处伤口。

  远处的甘宁也看到了这种状况,但甘宁只是冷笑一声,却没有一点上前支援曹纯的意思。对于甘宁来说,曹纯只是盟友,不是战友,不出卖战友已经算是人品爆发了,指望甘宁来个火中取栗,救援曹纯,未免太不现实了。

  事态渐渐按着客观规律发展着,不到半个时辰,曹纯的虎豹骑已经全面落到下风,此时的虎豹骑只剩下五百余人,而张颌的大戟士则剩下两千余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拉大到到四比一,这个比例比较悬殊了,也基本上注定了这场战斗的结局,曹纯的虎豹骑败局已定,注定无力回天。

  “全军自行突围……”曹纯心中长叹一声,终于下定决心,厉声怒喝。

  而为了喊出这句话,曹纯的身上又增添了两道伤口。

  如同四处激散的水流,虎豹骑的兵卒开始四处突围,战场上顿时响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这声音里饱含着悲壮、苍凉的气息。

  虎豹骑兵卒的战斗力陡增,如同磕了半斤春药的匪徒一般,这很正常,这都不是哀兵必胜的问题了,现在就是九死一生的突围,跑不出去就是一个字……“死!”

  最强的军队从来就不是什么魏武卒,也不是戚家军,不是白袍军,而是拼命的军队。

  一群战斗力极为强横的骑兵突围,而且人人带着鱼死网破的精神,会给敌军造成多么大的杀伤力可想而知,几乎在一瞬间,张颌的包围圈就出现数百道血线,这都是虎豹骑兵卒突击留下的痕迹。

  而一直按兵不动的甘宁也开始策动攻势,在侧面杀了过去,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

  此时大戟士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到突围的虎豹骑身上,就连张颌都没有精力顾及甘宁的动作,所以被甘宁在外围一杀,大戟士的包围圈立即就有些松动的迹象。

  甘宁并没有在一个地方骚扰大戟士的包围圈,而是四处游走,尽量扩大战线。

  必须要说明的是,这个游走战术是李重指定的,这不是李重害怕大戟士兵卒的战斗力,说句诛心的话,李重是害怕甘宁冲的太厉害,让虎豹骑的兵卒借机冲出包围圈。

  李重的账是这么算的,虎豹骑再厉害那都是别人的,李重就是再眼馋也没法收到麾下,对于这种潜在的强敌,那还不如死光了的好,能逼着他们和大戟士同归于尽,李重做梦都会笑醒。而且现在这么做曹操也挑不出自己的不是来,最起码前一天虎豹骑可是一人未损,和张颌硬拼的都是自己的军队,甘宁还来了一次百骑冲阵,任谁都不能说李重未战,保存实力。

  骚扰一下大戟士的阵型只是为了让大戟士的阵型松散一些,增加虎豹骑的杀伤力而已。

  这个设想的前提条件是曹纯独立对抗大戟士,还有冲入敌阵,而现实上,种种原因加到一起,也确实造成了这种状况。

  拼命想要冲出重围的虎豹骑兵卒确实给张颌的大戟士造成极大的损失,几乎每个虎豹骑的兵卒都能斩杀一名敌人,战场上血流成河,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双方死伤的兵卒。

  曹纯也借机会杀出重围,张颌追杀了几步,就被乱兵挡住去路,只能无奈的停下脚步,眼睁睁的看着曹纯逃之夭夭。

  看到张颌渐渐的稳住了散乱的阵型,甘宁也带着骑兵逃回大营,战场上的砍杀声也渐渐沉寂下来,只剩下北风呼啸的声音,“呜呜……”的风声充满凄凉的感觉。

  风声凄凉,事实上张颌和曹纯都更感凄凉,作为战胜一方,张颌的大戟士兵卒只剩下一千余人,损失惨重,基本上丧失了对李重的绝对优势,没有了王牌军队压阵,张颌在没有把握能够攻下李重的大营。

  胜利一方都这么凄惨了,作为失败一方的曹纯则更加凄惨,一千虎豹骑只剩下百人上下,还有一大半伤员,要不是运气比较好,军旗都差点被张颌夺取。

  古往今来,被夺取军旗的军队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取消番号,这对一支军队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当然,也有一些极不要脸的军队被夺取了军旗,也不取消番号,具体情况请参照棒子军。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