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旌旗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五章 人中吕布3

[字数:2806 更新时间:2013-11-10 17:04:00]





  时间:2012-06-17

  吕布回到虎牢关,此次出击斩千余人,算是大胜而归,自然是杀猪宰羊,犒赏三军不提。

  到了夜间,吕布端坐大帐之,摆下酒宴,张辽、高顺两旁作陪。吕布满饮几杯,哈哈大笑道:“关东反贼真是不堪一击,明日某家再领兵出战,定要将这些联军杀的魂飞魄散。”

  张辽闻言摇了摇头,皱眉道:“奉先,此事不妥啊!”

  “远此话怎讲?”吕布疑问道。

  张辽心苦笑不已,要说到武艺,吕布天下无人能敌,但要说到阴谋诡计,吕布却不甚行,这不是吕布心思不够缜密,天生愚钝,能把武艺练到吕布这种地步的人,肯定聪慧异常。

  吕布只是过分相信自己的武勇,对阴谋诡计嗤之以鼻罢了,这种人物不少,比如说张飞就是典型的例子。

  他不是不会用计,而是不屑于用计,但真的被逼到一定程,张飞也会耍耍心眼的,蜀大将严颜,曹操手下的张合等人就是不相信这一点,才被张飞坑过。

  吕布和张飞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道奉先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成?”高顺冷冷的说道。

  “哦!”吕布被高顺噎的一愣,苦笑道:“我怎会忘了呢……只是只是……”

  “没什么只是的,明天你必须……败!”高顺冷着脸说道。

  对于高顺的态,吕布早就习以为常了,他们三人认识十余年了,高顺就没露过几次笑脸。

  吕布只能叹息道:“义谦(高顺的字,编的),我知道了,你不用一遍一遍的提醒我。”

  高顺哼了一声,端起面前的清水,慢慢说道:“奉先,你和远此次行事有些孟浪了,联军的兵力足以数万,你们人冲阵,万一有个闪失……”

  吕布大笑道:“义谦多虑了,关东联军都是乌合之众,那是我并州铁骑的对手。”

  张辽苦笑道:“这正是我和义谦担心的,关诸侯仓促整军,战力低下,而且各个诸侯太守勾心斗角,各怀心思,全都盼着别人出力,我怕你明天再要是胜了,这些人有可能一哄而散啊!”

  “不会!我已经杀了数十员战将,早就让这些诸侯和老贼结下深仇大恨!他们会逃跑?”吕布喃喃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明天奉先你必败逃,这让才能借关东联军之手逼迫老贼,让我们得到兵权,我去巡营。”高顺说完,也不等吕布答话,站起身来疾步而出。

  看到张辽一脸挪揄的样子,吕布叹道:“希望明天,我不要太丢脸啊。”

  第二天一早,袁绍便整军出战,由于昨日被吕布骑兵冲阵,损失惨重,袁绍心有余悸,所以今日袁绍排出了方圆之阵。

  这是一个极短防守的阵型,外层长枪林立,长枪兵之后是弓箭手,排列的密密麻麻,吕布今日要是再想帅军冲阵,不是被长枪串成糖葫芦,就是被乱箭射成筛子。大阵的两侧,是联军仅有的骑兵,这些诸侯为了保存实力,满打满算才凑够了万余骑兵。

  但也不要紧,攻城的时候,骑兵还没有步兵的作用大,这些骑兵的用处就是执行后一击。

  令袁绍喜出望外的是,今日吕布依然阵前挑战,要知道守城一方是轻易不会主动进攻的,吕布昨日一战已经将联军的士气打压下来,此消彼长之下,紧闭城门才是正理。

  曹操也有些奇怪吕布的做法,但是箭弦上不得不,昨日已经订好计策,如果李重劝降不成,就只能让夏侯惇,夏侯渊双战吕布了。

  看着吕布手持方天画戟,单人独骑站阵前,李重对吕布的胆气不由得暗暗心折,和袁绍、曹操打了声招呼,提马向吕布走去。

  昨日的大雪已经停了,虎牢关前的积雪很深,将战马的小腿都淹没起来,马蹄踩积雪上,出“吱吱”的声响。

  就像银装素裹的天地间散步,李重神情散漫的来到吕布身前。但李重的心里可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他不是怕吕布杀了自己,古代,很少有斩杀使者的事件生,而是吕布的眼神像刀锋一样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刻意装出一副悠闲的样子,就是为了不然吕布看轻自己,感谢后世的导演,李重的表演很成功。

  两个人相距一马的距离,李重停下脚步,仔细看着这位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第一猛将,吕布面容如利刀雕刻而成,棱角分明,浑身散着狂野的气息,一双锐利的眼睛就像草原上的野狼,散着冰冷的气息。

  “雁门李重、李子悔,见过温侯!”李重抱拳说道。

  “哦……”吕布感觉到李重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敌意,冰冷的面容稍微缓和下来,沉声问道问道:“你来干什么?莫非想要劝降吕布不成?”

  李重展颜笑道:“是也不是。”

  “此话怎讲?”吕布疑问道。

  李重回手指了指军袁绍,笑道:“对他们来说,我是来劝降将军的,而对我自己来说,我只是想看看武勇天下第一的吕奉先而已。”

  “哈哈……”吕布长笑一声,饶有趣味的问道:“武勇天下第一的吕奉先……有什么好看的?”

  李重轻轻一叹,慢慢的说道:“绝世武勇,岂不是看一眼,少一眼!”

  “嗯……”吕布冷哼一声,身上爆猛烈的杀机,紧盯着李重,沉声说道:“尔消遣吕某不成!莫非吕布手的方天画戟斩不得说客吗?”

  李重苦笑道:“岂敢戏弄温侯,只是下说的全是实话啊。”

  不等吕布动怒,李重幽幽的说道:“这世间,无论是字、书画、诗词、韵律乃至建筑等等,都能流传下来,供后人观赏品鉴,但惟有绝世武艺,只能听,却再也看不到了,难道温侯认为自己能长生不老吗?”

  吕布慢慢张开嘴巴,显然对李重的话非常震惊,良久才展颜笑道,:“不错,绝世武艺却是看一眼、少一眼,吕奉先终归是要死的。”

  李重心满意足的笑了笑,说道:“见到温侯一面足矣,李重告辞了。”

  吕布笑道:“不送。”

  清了清嗓子,李重忽然高声喝道:“吕奉先,那董贼霍乱朝纲,残暴不仁,你还不弃暗投明,归降义师……”

  吕布先是一愣,随即明白李重是演戏,于是呵呵一笑,厉声喝道:“关东反贼,兴兵犯上,无视朝廷旨意……太师英明仁德……”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