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晚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十九章 血战辽东(上)

[字数:3249 更新时间:2013-11-24 9:01:00]









(  到天亮时,依然没有耶律信的消息,李思业隐隐有些不安起来。突然一匹马飞驰而来,亲兵扶过满身是血的秦小乙赶来报告:他们在盖州神乡镇被数千蒙古军包围了,五百多名弟兄只剩不到二百人,耶律信现在被困在镇上的一处土堡里。

  李思业大惊,急对李思齐道:“我先率三千骑兵赶去,你随后带兵来援。”耶律信只剩不到二百人,要救他们就得分秒必争,火速驰援。

  铁骑兵于是风驰电掣,直扑神乡镇,神乡镇依山而建,部份建筑位于一座低缓的小山上,山下的民居早已被夷为白地。转眼间,那坐落在小山上的民居和土堡已然在望。小山上硝烟弥漫,云遮雾障,因为蒙古军已经开始焚镇了。正值清晨,天幕上满是红霞紫雾,以至李思业错以为是小镇已经是火光冲天。但借助这霞光,可以看见无数的蒙古军的士兵,只见一支二千余人的蒙古骑兵,密集地冲下小山,向振威军扑来,他们的脸上充满愤怒和不屑,他们不知道这支奇怪的军队是从哪里冒出来,但争服欧亚大陆的狂傲已经完全迷失了他们眼,来得只是一支三千骑的孤军,是解围而来的,可以轻而易举地收拾掉,他们就这样大刺刺地下山,一直来到平地,这才把阵势摆开,他们吹起号角,战鼓敲得雷响,拿足了架势。

  李思业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欢喜,轻敌,这必然是这支蒙古军覆亡的根本原因,他回头看去,三千振威军骑兵已经排开阵型,重甲骑军配置在中线,轻骑兵扎于两翼,用不着调遣,“鼓”一下子就敲到点子上。没有战马嘶鸣,没有战士挥舞刀枪,只有沉默,冷冰冰象刀一般沉默,和对面热闹的蒙古军形成鲜明的对比,就等主帅一声令下,战刀就将无情地杀向蒙古人。

  李思业手擎湛卢剑,奔驰于将士队列中,审视一切,检查一切,最后命令。朝霞映照着他的金盔。在战阵间,在黑色铁甲间,只有他俨如一道明丽的火焰在来回穿插。

  “弟兄们!这是考验你们勇气的时刻,为了振威军的荣耀,杀!”李思业清朗的声音在队列中响起,在振威军每一个战士的耳畔响起。

  “杀啊!”三千骑兵一声怒吼,气势如山崩地裂,向蒙古骑兵掩杀过去,蒙古军最前面的一千色目人,他们向振威骑兵兜头射出骤雨般的弩箭,但振威骑兵没有停滞,战马泼风般地卷杀向前,猛冲猛砍,长矛、战刀磕碰在铁甲上,直发出克啷克啷声响,于是,号哭、呻吟骤起,矛刺在密密麻麻的色目人中间挑开一条血路,暴烈的骑军队狂如风暴,在这血路上踹踏一切,压倒一切,披靡一切。宛如割草人,每前进一步,前面密集的草就会倒伏一路,正是这样,原来浩荡的色目人队列收缩了,变薄了,他们开始顶不住,开始乱了阵脚,如雷响般发喊,终于崩溃,整个色目人骑兵队扔下战刀、扔下弓弩、甚至扔下长枪,回过身来,急急惶惶对着身后蒙古人团队粗野地冲撞过去。蒙古骑兵怕逃命的色目人冲乱自己的阵脚,就霍地全亮出刀锋。色目人眼见逃路被堵,于是就在前后夹击下,绝望地呐喊,奔向两侧,可振威军两翼杀来的骑兵重新把他们截住。

  重骑军都尉晁雄这时催动坐骑,率领着重骑兵,率领着晁氏七雄,踏着色目人的尸体,一口气杀到蒙古军阵前,蒙古人骑兵也向振威军猛扑过来,兵对兵、将对将,鏖战起来。两军互相冲击,俨如两股顶头的恶浪,在对击对撞,撞得浪浪开花,撞成惊涛骇浪,晁雄这时已经认清,在他眼前搏斗的,已不在是那群乌合的色目人军队,而是训练精良的蒙古人战士。两线兵马扑在一处,互相撕杀,两线混作一线,在扭曲,谁也冲破不了谁的阵线,杀得难解难分,尸横遍地。

  李思业亲率一千铁骑,已经冲上小山,迎面卷来五百骑蒙古骑兵,夹着千军万马的气势,狂飙而来,李思业冷然一笑,这不正好给自己试验突火枪的实战吗?蒙古军渐渐迫近,三百步....二百步....黑洞洞的枪口已经举起,死亡之神已经到来,.....一百步。“预备,放!”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轰然响起,密集如雨点的铁丸从二百管黑洞中喷射而出,漫天地向蒙古骑兵射去,只听一阵惨呼声和战马的悲鸣传来,随即再无声响,待大片青烟在眼前散尽,看前面,蒙古骑兵已经全部在眼前消失,一个不剩,再望下看,地上横七竖八躺满蒙古战马和士兵,在他们脸上、身上无数的血洞汩汩地冒着鲜血,有的**还没有死,还在艰难蠕动,这只是生命的最后挣扎,数十道冷冷的刀锋闪过,未死的蒙古兵全部尸首分离。“这便是枪吗?”李思业抚摩着这噬血的利器,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欲横扫天下的雄心。

  浑身浴血的耶律信已经来到李思业的面前,眼睛里再没有激愤和冲动,只流露出一丝羞愧,经过血与火的洗礼,他突然明白了,眼前的李思业已不再是当年商从跟班,也不是转战山东的土匪头子,而是有着气吞万里的胸怀的一代雄主,将是他耶律信为之献出一切乃至生命的主人。

  李思业上前拍拍他肩膀,没有指责,只有不容抗拒的命令:“我给你三千人马和一万人的装备,攻下盖州以后,你便可以着手建立地方民团,记住!不管是汉人、女真人、契丹人、奚人都要一样的对待。”

  耶律信默默的点点头,用坚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主公,“啪!”行了个振威军的军礼:“我绝不负主公的期望!”言罢,翻身上马,一勒缰绳,战马一声长嘶,向复州方向飞驰而去。

  此时,在山下,鏖战依然在继续,晁雄已经杀得野性大发,他是个臂力非凡的大个头女真人,他的坐骑跟主人一样凶猛,原是彭义斌的坐骑,是他砍掉彭义斌的脑袋后,抢夺而来,是一匹黑色的玉麒麟,此时人马合一,更为可怕。不止一个蒙古兵放马过来,可来人的坐骑一见这匹要命夺魂的黑麒麟,立即吓得四蹄发软失去气势,来人便被晁雄一刀砍下马来。这时二名百夫长横杀过来,兜头就劈,但刀还没到。黑麒麟便一口咬住一人的战马,一脚将它踢倒在地,另一名百夫长一见,对准黑麒麟的头分中便是一刀劈下,说时迟,那是快,晁雄大刀一挥就从右首连肩带臂将他劈作两半。

  后面指挥作战的蒙军千夫长见了大怒,张弓搭箭,对准晁雄的脸便一箭射来,晁雄一侧头,箭射穿掉了他的半个耳朵,流了一脸的血,晁雄和他的战马同时暴怒起来,这人和马,黑如漆黑的夜;这人和马,又给血染得通红。两个家伙都瞪起狂暴的眼,大鼻孔直翕,势如狂飚吹掠,千夫长同样没逃得性命,晁雄纵马前冲,一刀便劈下了他的半个脑袋,他身后的重骑兵都狂涌上来,个个均杀得血染刀枪,就在这时,另一名蒙军千夫长突然发现远方敌军大队援军正朝这边飞驰而来,他急令退兵,振威军趁势掩杀,三千多蒙古军最后只剩数百人逃回了盖州,也不敢停留,随即向北边的辽阳府逃去。

  李思业随后领大军北上,二个月内,连克盖州、来远州、贵德州,他并不着急,他要等蒙古军汇集,再一战败之,镇守东京路的蒙军主将张柔见事急,急从澄州、沈州、婆速府路调集近二万军马,集结辽阳府迎战振威军。

  大战将至,风雨欲来。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