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晚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章 耶律到来

[字数:6177 更新时间:2013-11-24 9:00:00]









(  一匹黄骠马山东滨州城外飞快的奔驰着,马上之人不停地抽打着战马,只见此人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道弯眉似刷漆。他正是完颜明珠口中的耶律信,李思业心中的耶律大哥。

  自从他在襄阳和主人萧西炎分手后,便陪着完颜明珠去邓州取了铁器押送到了南京,后来他也得知了主人身死的消息,暂无去处,就应完颜明珠之邀留在她身边当了一名侍卫,有一次完颜明珠外出遇匪,耶律信独自一人留下抵挡百匪,身中十三处刀伤不倒,从此后耶律信便开始感觉到完颜明珠对他有了异样,

  一月,耶律信护送着完颜明珠从真定府返回南京,随行的还有金国重臣崔立的儿子崔无伤,一路上崔无伤对完颜明珠大献殷勤,完颜明珠因不久前和耶律信闹过一次别扭,所以她也耍了性子,有时竟也下得车来,和崔无伤并马而骑,两人大声地说笑着。但耶律信只在最前面冷冷地走着,却从不回头看他们一眼。

  这一天,一行人过了郑州,天已经渐渐发生了变化,乌云低低地下沉着,很快便飘起了雪花来,风越来越大,灌进耳朵里,怒号着,呼啸着,好象传说中的雪妖突来。不一会儿,整个车队便没入暴雪之中。迷雾好象波浪,越来越浓,从东方滚滚而来。

  “前面有个小酒店!统领命大家暂歇。”一名士兵在耶律信耳边大声的吼道。

  “好!你们先护送公主进去,我去安置马。”

  这酒店外边看着不大,可进了屋却觉得十分宽敞,耶律信拉开厚厚的皮帘,用劲的跺了跺脚,抖掉身上的积雪,走了进来。

  屋子里几乎每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声鼎沸、十分热闹,几名小二在店里来回穿梭、送酒送菜,靠墙处还坐着几个卖唱的人。完颜明珠她们占据了酒店最大的一角,十几名原本在那里喝酒的人都被赶了出来,一群金兵侍卫环站在一旁,保卫着他们的主人。此时完颜明珠正和崔无伤面对面坐在一张两人的小桌前,她正好面对大门,和崔无伤一边谈笑着,眼睛却不时地向大门处瞟去,耶律信走了进来,正好和完颜明珠的目光一触,但她却迅速把眼光移开,就象根本没有看到他一般,又不知崔无伤给她说了什么,引得她咯咯直笑。崔无伤扭头看了看耶律信,随即挑衅似的起身给完颜明珠倒了一杯酒,完颜明珠端起酒杯看了看耶律信慢慢地一饮而尽,崔无伤大喜,他偷眼瞟了一下耶律信,眼中尽是得意之色。

  耶律信根本不加理会,他大步走到柜台前,低声喝道:“拿酒来!”

  “客倌用杯子还是用碗?”

  “拿大碗来!”

  掌柜取出几只大碗满满斟上了酒,耶律信一连喝了五大碗,这才一抹嘴。

  “痛快!”

  耶律信的豪爽引起了旁边一桌几个汉人的兴趣,一名大汉高声喊道:“那汉子,到我们这里来喝如何?”

  耶律信拎起一坛酒走了过去,几人连忙给他让了座位,耶律信也不推辞,径直便坐了进去。

  “刚才大哥好酒量!可愿再喝我这一碗?”一名年轻人双手端了一碗酒敬给耶律信。

  “好!我喝!”

  他接过大碗一饮而尽,那年轻人见了,高声叫好,自己也端一碗喝了。

  崔无伤远远见他们说得热闹,便冷冷一笑道:“粗人就是粗人,也就只配和那些下贱的汉人为伍!明珠小姐,你说是吧!”

  完颜明珠勉强地笑了笑,她见耶律信射来的怒色,赶紧低下了头。

  耶律信强忍住怒气不理会他们,他突见同桌的几人都带着刀,不由有些好奇。

  “几位朋友,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们是去山东从军!”

  “别人都是害怕去从军,你们却反而主动前往,这是为何?”

  “我们听说山东出了一名汉人英雄,短短半年便由五十人起家,占据了山东大部,此人治下军纪严明、有功必赏,我们便一起约了去投他。”

  “哦!此人叫什么名字,竟然如此了得?”

  “此人姓李名思业,听说也是和我们一般的年轻人。”

  “他叫什么!”耶律信失声叫道。

  “他姓李名思业”

  耶律信一下子呆住了,难道他竟是自己以前的那个兄弟李思业吗?一定是的!自己和故主都觉得他不同凡响,决非甘居人下之人,他怎么到了山东?突闻小兄弟的消息,耶律信不禁百感交集。

  店里卖唱的是祖孙三人,由一个独眼老者领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独眼老者还穿着夏天的长衫,两个孩子皆衣衫褴褛,那小男孩见耶律信衣服华贵,便动了念头,卖唱的小女孩一把抓住他低声责怪了几句,那男孩不服挣脱了小女孩的手,小女孩阻拦不住,眼睁睁地看着他向耶律信靠来。

  耶律信正在出神,突然觉得腰间有感,他一把便抓住一只骨瘦的小手,拖了上来,这是一个约十岁的男孩,眼睛里满是狡诈,却没有半点恐惧。

  那男孩见耶律信长得雄壮,立刻跪下大哭大喊道:

  “大爷!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

  耶律信不想和小孩计较,正要放他,不料那掌柜见了,冲出柜台一掌将小孩打倒。

  “狗改不了吃屎的性,给我滚出去!”

  旁边一人不忍连连劝道:“掌柜算了,外面下这么大的雪,就饶他一次吧!”

  “哼!我饶了他多少次了,不行!这次一定要赶他出去。”

  小男孩的祖父听到骂声,扶着小女孩颤巍巍地走了过来,一下子跪倒在掌柜和耶律信面前。

  “掌柜、老爷行行好,饶了他吧!我刘家就只剩下这一条根了!”

  “我说刘老爷子,你就是这样宠着他才害了他,昨天你是怎么对我说的,抓住一次三百文,拿来!”

  独眼老者为难的看了看掌柜又看了男孩,把琴递给小女孩,颤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破旧的钱袋,从里面倒出几个小钱数了数。

  “只有五十文了。”

  掌柜劈手便夺了过来,把小男孩用力往地上一掼。

  “暂且饶你这一次,下次还敢再偷看我打断你的腿!”

  男孩被放过,立刻胆怯地躲到老者身后,扯住他的衣服,老者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半块麦饼递了他。

  “吃吧!”

  男孩接过饼便狼吞虎咽地嚼了起来,突然被呛住,大声地咳嗽起来。

  小女孩见所有的钱都被掌柜抢走,眼睛不由一红,她跪在地上紧走几步,给耶律信猛磕了几个头。

  “大爷!你也没丢什么,求求你给掌柜说说吧!让他把钱还给我们,要不我们晚上就没饭吃了。”

  耶律信见她衣裳破烂,手上冻得通红,心中不忍,便从怀里掏出约五两重的一锭银子递给小女孩。

  “去买件棉衣穿吧!”

  小女孩迟疑着伸手来接,又抬头看了看耶律信,耶律信温和地对她笑了笑。

  “拿着吧!”

  小女孩接过,一把扔掉手中的琴拼命地给耶律信磕头。

  耶律信手一抬止住了她。

  突然他看见了地上的琴,“奚琴!”

  “你们可是契丹人?”

  “是的!大爷难道你也是吗?”

  慢慢地点了点头,偶然在小酒店遇到了落魄的族人,耶律信心里突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且说崔无伤刚才被耶律信瞪了一眼,心中一直忿忿不平,他见完颜明珠也慢慢地沉默下来,不再说话,心中更是郁闷,一个人端起酒杯喝着闷酒。

  突然崔无伤觉得完颜明珠有些异样,便抬起头来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不知何时竟已是满眼的泪水。

  完颜明珠这几天被耶律信冷落,便故意和崔无伤亲近,不料见他对自己更加冷漠,心中十分后悔,很是害怕他误会而看轻了自己,想去解释但又拉不下公主的架子,刚才她虽然在和崔无伤说话,可眼睛却关注着耶律信的一举一动,看他在那面喝酒吃肉,半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样子,她本就是从小被娇惯坏的人,皇宫里没人敢拂她半点之意,这次受了天大的委屈竟忍不住哭了起来。

  崔无伤心里自然明白完颜明珠不是为自己而哭,他心中不禁嫉妒万分,眼看耶律信认了族人,便恶狠狠地低骂一声:“一群契丹狗!”

  声音虽低,却清清楚楚传到了耶律信的耳中,他‘腾!’地回过头来,大步朝崔无伤走去。

  “你刚才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我在骂那那小偷是契丹狗!不是吗?契丹人真是天生的贼!哈!哈!哈!”

  “拔出你的刀来!我们到外边去!”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是看在明珠小姐的面上高看你一眼,你别以为自己就真成了主人,告诉你!你只是一只狗!是我们女真人灭掉的契丹狗!”

  耶律信慢慢地抽出刀来,完颜明珠知道他动了真怒,吓得大喊一声:“不要!”便挡在了崔无伤的面前。

  耶律信的瞳孔眯住了一条缝,他看着完颜明珠冷冷的问道:“你也认为我是一条契丹狗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样想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杀了他!”

  “为什么!”

  “因为他父亲手握重兵,你得罪不起的!”

  崔无伤的腰也直了起来,他傲慢的昂起脸,十几个护卫的士兵站在他身后,手中的刀都出了鞘。

  耶律信突然哈哈狂笑起来,笑声响撤整个酒馆,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惊讶的看着他。

  突然,他笑声一收,用比冰雪还要寒冷的声音说道:“好!好!或许你说得对!我现在真的是得罪不起他,不过我倒要看看,我耶律信是不是一辈子都会得罪不起!”

  他猛地将酒碗往地上一摔,大步向酒馆门外走去。

  “耶律大哥!”完颜明珠追了上去大声喊道。

  “你去哪里?”

  耶律信站住,他回头看了看她说道:“明珠,我只是一个低贱的契丹人,配不上你!”

  说完,他再也没有回头,消失在狂啸的暴风雪中,渐渐地和天地融成了一体。

  “金哀宗天兴二年元月,耶律信终至山东,太祖出城五里以迎!”

  —《北唐史.耶律信列传>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