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之惟我独尊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百一十五章 离间计

[字数:3763 更新时间:2013-11-17 19:12:00]





  第五一十五章 离间计

  周善这几天满脑子都想的是如何诱张台、刘虎出战,此时听到徐宣竟关心起一个敌军的信使来,心不悦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军师怎么还有心思去管他啊?”

  徐宣笑道:“呵呵……可能是我没说清楚。将军是不是急糊涂了。这帐外的人可是咱们破敌的关键啊。”

  周善听到破敌这个词的时候,忽然来了兴趣问道:“哦,一个小小的喽罗怎么就成了破敌的关键了呢?”

  徐宣道:“此事容后再行解释,等下我让他进来的以后,将军饶行至其后,务必一击将他打晕。可千万别打死了。否则咱们又只有从头再商议了。”

  周善虽然还没搞清楚徐宣想搞什么鬼,但自己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做,徐宣道:“传那人进帐。”

  斥候应了声“是!”后把那人抓进帐来。一个身材等的小青年,被周善的近卫军扔地上,捆的像个粽子般结实。

  徐宣和周善递了个眼色后又对着那名信史道:“小子,今日落我军手上。你说,想怎么个死法?”徐宣本是一弱书生,但装起这地痞流氓的角色也丝毫不含糊。

  那名喽罗直呼道:“大人饶命!……”

  这时候周善已经悄悄的走了信使的身后,而徐宣则又冷笑道:“哼……你我立场不同,我又岂能饶你?”

  那名信使刚想开口,便被周善击后脑晕厥过去。徐宣笑道:“呵呵……将军好身手,一击即。”

  周善道:“先生,到底有何妙计?这时候可以说了?”

  徐宣站起身来,那喽罗身上了半天后,也不见有什么东西。徐宣自言自语道:“不对啊,应该会有的啊。”说完又其身上,片刻后徐宣现这喽罗身上的衣服有些古怪,胸部正前方的布料要比其他地方的要厚些,只见徐宣小心奕奕的找到其衣服的缝合处,用小匕一点一点的将缝合处的线挑开。片刻后徐宣站起身来兴奋道:“呵呵……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周善上前询问道:“军师,找到什么宝贝了,如此高兴?”

  徐宣道:“不枉我辛苦一番,终于其衣服的夹层内翻出一封书信。”

  周善脸上也流露出喜悦的表情道:“军师,怎么知道他衣服里有东西?”

  徐宣道:“我也是猜的。”

  周善惊讶道:“猜的?”说完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自言自语道:“我怎么猜不到啊?”

  徐宣笑道:“呵呵……可能是因为将军太急噪了。你想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两军正交战,连城门都不敢打开,又怎么会有人到处闲逛呢?除非他是有什么任务!”

  周善不好意思的笑道:“呵呵……是啊,其实真的挺简单的。”

  徐宣小心翼翼的用匕顺着信封的粘合处将信封割开。周善见状后道:“军师何必如此麻烦,直接打开不就行了吗?”

  徐宣忙阻拦道:“千万不可,若是直接打开的话,就无法还原了?”

  周善道:“难道军师还打算还给他吗?”

  徐宣道:“将军仔细的想想,若是我们不把信还给他,他又怎么能出城呢?”

  周善还是不明白徐宣到底想做什么,只是任由其一个人那里慢慢的将信封割开,片刻后徐宣叫道:“周将军来看,这果然是张台给刘虎的信。信说道:“刘虎吾兄可好,近日那周善已离开右北平,看来似乎要向兄处移动。愚弟知道兄不惧周善,但现曹丞相已经抛弃了我们,没有援军。只有与兄相互呼应。好城内粮草充足。尚可抵御一段时日。但长久下去亦不是办法,不知兄可有良计退敌?弟张台敬上。”

  徐宣看完信后叹出口气道:“幸亏我们没有围城,自青州出海于辽西登陆以来,我军粮草已经出现短缺现象,而张台、刘虎城内的粮草充足。现又值天寒地冻的时节,还下着大雪。若是我军围城的话,吃亏的只会是我们。”

  徐宣说完后便拿起笔开始纸上写了起来,周善见到后上前问道:“军师,你这是做什么?”

  徐宣道:“给刘虎写信啊。”

  周善糊涂了又问道:“给刘虎写信?”

  徐宣笑道:“呵呵……将军,你可别小看了眼前这人和这封信啊。这可是我军突破辽西、右北平的关键啊。”

  周善听了徐宣说完后,开始若有所思,片刻后兴奋道:“军师的意思是,再将这人放了。然后让他带着军师的信给刘虎,然后诱惑刘虎出城?”

  周善大笑道:“哈哈……军师高才啊。若是你再不说,我险些就将你依通敌罪名。给军法处置了。”

  徐宣郁闷道:“这事能让太多的人知道吗?”

  周善对徐宣抱拳客气道:“军师上,周善这给你赔罪了。”

  徐宣赶紧上前搀扶起周善道:“将军,不必介怀。”说完,赶紧拿出自己给刘虎写的信道:“将军来看。”

  周善拿起徐宣给刘虎的回信,只见上面写道:“刘虎吾兄上,前日周善率领其部下冒充兄部人马,诱我出城。待出城后我便觉其不对劲。对方所有的将士虽然着装和我军一样,但袖子上都绑有一块白布为记。弟识破其奸计后率领大军追杀。今弟已率领大军将周善全军围困于土垠口徐无山内,但逃做了小股余孽,不断骚扰我军,现我军正与周善展开激烈的交火,望兄火速派兵支援。现敌军为了混淆视听,已将袖口上的白布撤下,为了防止与兄部队误会,我下令我军将士看到兄部队后便绑上白布作记。兄切记!若现袖子上无白布的部队便格杀勿论!”周善看完后又道:“这刘虎是出城了,可张台怎么办?”

  徐宣道:“这就得麻烦斥候辽西城外守侯了。”

  周善道:“军师的意思是再将其信史捉拿?”

  徐宣道:“正是!到时候再给他来个偷梁换柱……嘿嘿……。”

  周善道:“来人啊,把这人拉出去扔了。”

  徐宣道:“且慢!”

  周善转身对徐宣道:“军师,还有何吩咐?”

  徐宣道:‘将军忘了,我刚才是怎么去出信笺的?“

  周善笑道:“呵呵……看我这记性。”说完把信再原封塞进那人的衣服里,然后又找人将衣服缝合。一切都做的是那么的完美。

  做好这一切后,徐宣派人将其扔捉住他的地方,然后再现场作出是他自己摔倒晕厥过去的假象。那人醒来后,现自己躺树林,醒来后头疼难当,摸摸自己的额头还有已经风干的血液,面前的大石上也有血液,赶紧摸摸信件,这才放心道:“还好信件没有丢失。”说完赶紧朝辽西方向行进。

  由于害怕树林内有野兽将那信使吃了,所以附近都安插了为数不少的周善的人马一直守侯至他醒来离开。待信史离开后,众人才匆匆回到大营内向周善复命。

  周善得知后便大笑不已。而刘虎得到信件后开始是震惊不已,自言自语道:“这张台素来胆小,今日怎敢独自围困周善大军?”但又想到‘这确实是张台的笔迹啊。难道他真的围困住了周善大军?’虽然怀疑以张台的胆子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举动,但一想这关键时刻,心知生死存亡间。兴许是他改变了也说不定,但军机大事怎可延误?随即回信道:“张台吾弟,一定要坚持住,吾立即带大军前来与弟会合。”回了张台(徐宣)的书信后,刘虎开始召集兵马,准备出战。

  而带着刘虎回信给张台的人又正是之前被斥候生擒之人,这时那名信史刚一出城,不过才走了数十里就被早已经埋伏好的周善斥候再次擒获。只不过这次比上次被擒要来得温柔些,斥候直接将其击晕后带回大营。

  周善见斥候把信史带回来的时候心里乐的跟小鹿乱撞似的。赶紧对斥候道:“快,请徐军师前来帐议事。”

  片刻后徐宣周善的邀请下,来到了周善的大营,待周善告诉了他信史已被擒回后,徐宣这才来了精神,道:“快,赶紧取出刘虎的回信。”

  取出刘虎的回信后,徐萱看了看便有了主意,提笔写到与送与刘虎之信一样的内容,但稍微作了些改动‘张台吾弟,前日周善率领其部下冒充兄部人马,诱我出城。待出城后我便觉其不对劲。对方所有的将士虽然着装和我军一样,但袖子上都绑有一块白布为记。弟识破其奸计后率领大军追杀。今我已率领大军将周善大军围困于土垠口徐无山内,但逃脱了小股余孽,不断骚扰我军,现我军正与周善展开激烈的交火,望兄火速派兵支援,为了防止与兄部队误会,兄切记!若现袖子有白布的部队便格杀勿论!’然后再原装进信史的衣内。再将他送回捉住他的地方,如法炮制又再信史的头上留下了些须痕迹,然后送他过来的侍卫不远处的地方隐蔽起来,等他醒来。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