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之惟我独尊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五十二章 长沙之变2

[字数:3836 更新时间:2013-11-17 19:11:00]





  第三五十二章 长沙之变2

  韩玄隐隐约约感觉有什么事情生,不由声音提高不少道:“怎么回事?”

  终于有一个将士开口道:“刘将军已经死了。”

  韩玄“啊”的一声,有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半喜半忧。一方面喜的是刘磐这个眼钉已去,黄忠自然手到擒来;忧的是没了刘磐的帮助。自己如何再坚守长沙呢?好半晌他才冲沉思回过神来,奇怪道:“你们怎么都完好无损,偏偏刘将军会出事?”

  那将士冷冷冰冰道:“那还要问太守了。”

  韩玄从没有碰见有人敢这样对自己说话。当然黄忠除外,不由又惊又怒道:“你不过小小偏将,胆敢如此与本将军说话,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来人啊,给我拉下去砍了。”

  “慢。”黄忠出声大喝。阻止刀斧手动手道。

  韩玄皱着眉头,冷声对黄忠道:“黄忠,你想干什么,以前有刘磐那小子给你撑腰,现他一死,你明则保身才是聪明之举,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黄忠淡淡道:“韩太守,刘磐将军一事,希望你能说个清楚。”

  韩玄根本就没细想其的究竟,只是狞笑道:“黄忠啊黄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这也怪不得本太守心狠手辣了。前帐后事一起算,你就是命怪猫也不够砍啊。来人啊。”韩玄大喝道:“把黄忠给我捆起来,推出去斩了。”

  黄忠冷笑看着韩玄,眼里没有一丝感情,精神就好象一把利剑,直接插穿韩玄的心脏。后者给看的全身汗毛直立,心里一片胆怯。就连刀斧手,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黄忠道:“刘将军一心助太守共守长沙,你怎么就忍心杀了他?”

  韩玄只感觉莫名其妙,争辩道:“满嘴胡言。刀斧手,还不快将此二人拉下去砍了。”

  黄忠终于愤怒了,但他的心还挣扎,以至于刀斧手只费一些力气,就把黄忠拉了下去。

  刘磐回来的士兵,敢怒不敢言。

  韩玄的嘴角上带起一丝胜利的微笑,虽然别人眼里是,如此的可恶。

  黄忠被推到台上,刀斧手已经准备完毕,就等韩玄一声令下,将他处死。这千钧一时刻,终于有人带头喝道:“韩玄无能,屡杀忠良,城破是早晚的事情,与其这样城破家亡,倒不如杀了他,投降江东,或许还得到一些礼待。再说刘将军平时是如何对待我们的,有良心的兄弟们仔细想想啊,他这样含冤而死,难道你们不想给将军报仇吗?给黄将军伸冤吗?”这种声音刚响起来的时候还没有几人响应,但是刘磐的士兵心气却开始不一样了。

  而韩玄的脸色已经从青变白,再从白变黑,他有些狂的吼道:“谁啊,谁煽动军心你们都反了啊,不想活了啊,都给我通通拉出去砍了。”

  那说话之人厉声道:“吾乃从军校尉杨浦是也。今日必拿你狗头。”

  韩玄已经怒急攻心,喝道:“来啊,把杨浦给我拉下去砍了,还有谁敢再为黄忠说话,也给我砍了。”刘磐的士兵不满的情绪开始弥漫所有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带了头密集个人冲向韩玄。

  韩玄忽然有些恐惧起来,歇斯底的大叫道:“士兵,士兵,把这帮叛贼通通拉下去杀了。”

  韩玄的话,终于激怒了刘磐所有的士兵。一帮人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冲了上去。

  韩玄魂飞魄散,只知道拼命的大喊:“士兵,士兵。”然而愤怒的士兵冲了上来,一下子包围了韩玄的亲卫队。稍有点反抗的人,就被乱刀砍死。场面十分的混乱。平日自己仗着位高权重的韩玄,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黄忠痛心疾的看着这副场面,他身上的绳早已被士兵解开,然而心里的斗争还远远未有结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是怎么办。

  长沙城士兵眼看就要赶来之时,刘磐的部下一片怒火愤怒火焰。韩玄早已剁成肉泥,而他的亲卫兵也逃不出乱刀砍死的命运。那个管事眼见事情不妙早已溜走,只有杨龄傻傻的那里,举着刀不知砍向哪里。黄忠见韩玄被杀,长沙又乱成一团,胸口长叹一声,眼神黯淡了许多。罢了罢了,一切听天由命。

  长沙城外五十里。

  刘磐坐张浪的营帐里,全身并没有任何枷锁。是的。当韩山一刀划过时,虽然重创刘磐,却没有要了他的命。随后被韩山一掌击晕,给捉了回来。

  张浪坐一边,慢悠悠的喝着茶,显然还不知道长沙城里的变故,刘磐那里低声不语,身上多处都缠着绷带;而黄叙也站一边,不时把眼睛嫖向张浪。脸色看起来十分焦急。

  张浪把双腿一翘,晃荡晃荡的摇起来,笑道:“刘磐你败的可服,如果不是黄叙我面前多方乞求,我早已拿了你的性命,你说现你要我怎么做?”

  刘磐深情的看了黄叙一眼,然后冷声对张浪道:“刘某人是败了,是败你的阴谋诡计之下,假如堂堂正正作战,只怕你未必能赢我。不过战场求生之道,就是不择手段,这一点我无话可说,既然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浪呵呵笑道:“你明知道我是不会杀你的,这样说不是显的你很有骨气?”

  刘磐为之一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感觉羞愧爬于心上。

  张浪接着道:“现我有两条路给不走,一条是归降于我;另一条是把你送回江东,解甲归田,从此以后好好的过着平淡的安稳日子。不知你要选择哪一条?”

  张浪点点头道:“如果你要归降于我,我十分高兴。但是话说回来,我不得不考虑你与刘表的关系。所以来说,就算你真的要归降于我,我也不会答应接受。只有让你找一个世外桃源之地,过着平民姓的生活,是好的选择。这样你又有生路,我也给黄忠、黄叙一个好的交待。不过你逃回荆州,再次与我为敌,那就不要怪我不给面子了。”

  刘磐只是静静的看着张浪,一声不吭。而黄叙则,满脸疑惑感激的看着张浪。

  这时,郭嘉爽朗的笑声从帐外响起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张浪站了起来:“主公英明啊。韩玄以为刘磐被杀,果然要拿黄忠人头,结果激起攸县上来的士兵不满,乱军被杨浦杀死。现杨浦已开城投降,只等主公接管。”

  张浪双掌用力一拍,喝声道:“好,长沙已定,巴丘可图也。”

  刘磐听到长沙叛变之时,忽然间一阵天晕地转,只感觉万念具灰,好半晌他才喃喃道:“天意不可为啊。张浪计谋出,看来荆州只是早晚都要易手。哎,我接受你的条件。”刘磐说这话时,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年。

  黄叙只感觉自己心酸无比,颤声道:“刘叔叔……”

  刘磐危颤的站了起来,走到黄叙面前,用满是老茧的手,颤抖着抚摸着他的脸颊,声音哽咽道:“你长大了,比叔叔当年还厉害,以后要好好份孝道啊。”

  黄叙拼命的点头,眼睛却有不争气的流出眼泪。

  张浪暗叹一声,与郭嘉走出大营。

  建安年,公元202年,张浪计夺长沙,兵不血刃,不但得猛将黄忠加盟,还为自己与刘表的荆楚战赢得重要主动权,开始四处调动刘表的兵力,让其疲于应付,同时大大减轻了夏口赤壁一带防线的压力。战略目的上,已经完全达到自己初衷。蔡瑁得知长沙失守,巴丘有危,不得不抽调汉阳三万士兵,亲自带队,急急南下支援,因为他知道一旦巴丘再有危险,长沙水陆江完全给切断,没有了水军的威力,如何能拿了夏口。同时间,他还书信刘表,希望能再得到大将支援,兵公安,重夺长沙。其,蔡瑁还幻想着能巴丘一带与张浪一决死战,从一口吃掉张浪主力作战部队,击破江东。

  而黄祖得到蔡瑁的命令后,也不敢轻举妄动强攻夏口,要知道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攻打夏口时,少损失五千以上的士兵的姓名,近万士兵负伤,而夏口依然稳如泰山,固若金汤。这其有很大一部分是田丰和程昱的功劳。其实黄祖并不知道,夏口虽然防线组织很好,但已经出现致命的缺陷,就是连续一个月的坚守后,军用物资基本已经处三无状态,特别是箭失。试想想,汗末时代,作为守方为重要的箭失不足,那以为着什么?好张浪及时长沙有所突破,牵制了蔡瑁的部队,给程昱他们有口喘气的机会,要不然黄祖以兵力之优,前仆后继,夏口还真的顶不住了呢。

  长沙得手的第二天,张浪马上北上与魏延回合,开始捉紧时间,密谋巴丘。

  蔡瑁虽然第一时间对长沙做出应变,但是短时间被不可能从沔阳飞到巴丘,所给张浪的时间是,但也不是很多。怎样拿下巴丘,又是一个大问题。云梦泽宽八里,湖有岛,岛有湖。水线四通八达,防守面积十分之广,所以但靠王威的两万部队是十分困难的,但王威的目的是守住长江的水上通道,那巴陵自是重兵屯住。王威倒有几分眼光,眼看云梦泽实难守,干脆把所有兵力集巴陵至巴丘一带,密集布防,云梦泽水路,随张浪走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